<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五十八 权贵受气记在心
    盘蜒道:“神海剑派?不错,不错,他确是神海剑派之人。”那是苏修阳、庆美等人异想天开,于万仙之中另立新派,就如鲲鹏的山海门一般。

    那转译者笑道:“这群少年可着实勇猛,立下不少功劳。虽数目不过三、四十....”

    盘蜒奇道:“竟有这许多人?”数月之前,尚只有庆家三姐妹、江苑、索酒、苏修阳等,怎地短短一会儿工夫,规模壮大不少。

    译者摇头道:“这我可不明白,兄台可是要去找索酒小兄弟?他离此应当不远。”于是指点方向,就在那瓦勒伦城的隼堡中。

    原来陆扬明大军四处出击,势如破竹,进展奇快,可如此非得留人守备后方才行,一众万仙少年武功高明,张千峰也有意护着他们,于是便被留下,以防城中变乱,而且在后方也安全许多。

    盘蜒谢过众人,又赶往那“隼堡”,约莫行了百里路,只见平原之上,两座奇峰陡升入空,甚是巍峨雄伟,一峰山势平缓,建有一城,城中最高处有一孤悬城堡,城头雕刻有石鹰像,石墙厚重,漆黑得宛如乌云,有凌厉之威,亦有超脱之势。

    盘蜒沿山路向上,走入城中,只因身为中原人,又倍受礼遇。他提起要见江苑、索酒,立时被人引入那“隼堡”,又有一护卫相送,不久来到一大院,院中有四十个少年人围绕成圈,正听江苑讲述“箭矢学说”与那“八莲之道”。江苑言辞热忱,侃侃而谈,声情并茂,与当夜洁泽教导“龙血教众”颇为相似,众少年极为专注,目光认真。

    盘蜒暗暗好笑:“这些少男少女,都快被劝成邪教教徒了。”忽然心中一惊,见远处伏着盘秀,兀自安睡,但它嗅觉何等敏锐,自己虽扮作吴奇,非得被它识破不可。他急将幻灵真气扩出,变幻气味儿,不露破绽。

    索酒站在江苑身后,一见盘蜒,喜出望外,跑来问道:“吴奇前辈,你怎地来了?”

    盘蜒哈哈一笑,说道:“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已然来的晚了。不过听城民说起你们这‘神海剑派’,名声委实不错。”

    索酒道:“此地百姓战后余生,忆苦思甜,故而加倍容易感动,并非咱们如何了不起。只不过乱世之中,多有贼盗流匪,咱们应付起来,倒也正好。”

    盘蜒竖起大拇指,点了点头,道:“少年人谦逊有礼,难得,难得。”又指着众少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贵派今日兴旺,与往昔实有天壤之别。”

    索酒笑道:“是苏修阳、庆美出的主意。将苦朝派的修武院弟子拉来不少,成立分支,传授万仙‘深奥’剑法。”说到“深奥”二字,他神色颇不以为然。

    盘蜒道:“对他们而言,确是深奥剑法,对你则平平无奇了。然则若内力深湛,气力过人,便是寻常招式,临敌之际,亦有超凡威力。这些小娃娃本就资质不错,若教导得法,将来必有所成。”

    索酒甚是赞同,笑道:“我这人有时太过狂妄,常常出言不逊,当真不该。即便我身上功夫,也并非如何了不起。”

    盘蜒肃然道:“小兄弟,我知你为人有闲云野鹤之志,然则肩负重任,承担拖累,虽然麻烦,却也愈发有趣。值此兵荒马乱之时,正是你大显身手之机,一旦遇上危难,还盼你能当仁不让,大显身手。”

    索酒稍稍一愣,只觉这话大合心意,点头道:“大哥教训的是。”

    台上江苑说完了话,苏修阳、庆参、索酒传授众孩童武艺。庆美、庆虹、江苑则围了过来,庆美皱眉道:“这位老....老前辈,你总跟着咱们做什么?为何又跟到这儿来了?”

    盘蜒笑道:“鄙人这些时日囊中羞涩,来此混几碗饭吃。不知此城守将何在?可否替我引荐一番,求个职务?”

    庆美道:“你来的倒也巧,咱们城中正缺人手,您老见识不差,只要不添麻烦,当能得马大人赏识。”

    盘蜒露出感激神色,道:“这可劳烦诸位了。”

    江苑自当了这神海剑派掌门之后,言辞间颇为郑重,点头道:“既然前辈有意相助,我等自也感激。”于是引盘蜒走向“隼堡”大殿,恰好殿门敞开,一大群身穿铁甲的汉子走了出来,又有许多甲士汇入队列,很快便聚集近千人。

    为首一悍勇将领见到江苑,朗声笑道:“江苑仙家,你找我何事?”这马将军乃是此城驻扎首领,但对万仙门人却十分客气。江苑又是神海剑派“掌门人”,虽年纪轻轻,众将士也不敢怠慢。

    江苑本想举荐盘蜒,但见这架势,倒也不忙于一时,问道:“马大人,您这是要去哪儿?”

    马将军道:“我得了军情,说玛珥湖镇遭大群强盗围攻,哼,一群杂碎,好不让人安生。我这便去将贼人杀个干净。”

    盘蜒劝道:“将军不可贸然出击,当刺探清楚,谋后而定。晚生总觉得此事还是慎重为妙。”

    马将军白他一眼,干笑着问道:“你又是何人?是江苑小仙家的....长辈么?”

    盘蜒道:“晚生乃‘煞气书生’吴奇,与这几位万仙仙家颇有交情,近来有心报国,听闻将军威名,特来投靠。”

    马将军急着去杀敌,不耐烦起来,喝道:“军情紧急,你啰嗦什么?若跑了贼人,我唯你是问!”推开盘蜒,率大军骑马出城而去。

    盘蜒长叹一声,想起雪岭国圣哲谷一事,喃喃道:“可莫要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

    江苑道:“吴奇前辈,您大可安心,定出不了事。那龙木兵败如山倒,怎会有余力来扰咱们后方城池?况且咱们城中倚仗山势,仍有重兵把守。”

    盘蜒也不多说,只是愁眉不展,庆美笑道:“老先生,你总是这般忧心忡忡,让旁人也快活不起来啦。”

    盘蜒道:“鄙人忧国忧民,自然苦多乐少。只是世人愚昧无知,鲜信鄙人之言。”

    庆美娇笑道:“之乎者也,呜呼哀哉,你们一群傻蛋,为何信不过我这老穷光蛋啊?”

    庆虹道:“姐姐,你莫取笑老先生啦。”

    三个少女领盘蜒来到隼堡中万仙居所,摆宴款待,一众“神海剑派”少年全数在场,孩童生性活泼,不一会儿功夫,场面便极为热闹。盘蜒身处万仙群中,心中一会儿喜悦,一会儿痛恨,好在他此时已能应对有方,平息胸中烦乱,神色悠闲自若。

    宴至晚间,他问索酒:“这隼堡真是天险,你们是如何攻占此城的?”

    索酒笑道:“说来倒也不难,这隼堡当时正在金银国那秋风公主手里,这女子纵然奸猾,又如何是千峰仙长的对手?”

    盘蜒想问:“庆仲这小子怎么样了?”但他此时扮作吴奇,可不认得那庆仲,只问:“听说金银国人法宝厉害,这女子后来可逮住没有?”

    庆美捂嘴偷笑,说道:“可惜被她逃了,哼,这隼堡中满是密道,这婆娘又全不要脸,在身上抹了....抹了尿,连盘秀师姐....也追不上她。”

    盘蜒心中一惊,道:“她在身上涂着秽物,这才逃脱的?”

    索酒见他神情焦急,问道:“这女子向来不择手段,这举动又有何危险么?”

    盘蜒道:“素闻金银国皇族心气高傲,锱铢必较,她受此奇耻大辱,岂能甘心?定有极厉害的手段报复。况且....况且这金银国相助龙木,偏偏要占据这地势崎岖的山城,足见此城另有玄机,她留守在此,图谋非小,绝不会轻易放手。”

    庆美打了个呵欠,道:“又来危言耸听这一套啦。”

    苏修阳此时与庆美已极为亲昵,加上对这老书生素来不满,遂笑道:“可不是么?阁下总是报丧道险,招摇撞骗,自个儿不厌么?

    盘蜒不理二人,又问道:“那玛珥湖镇离此多远?”

    索酒道:“约莫四十里路。”

    盘蜒算算时候,说道:“四十里路,以骑兵脚力,最多不过小半个时辰便能抵达,如今已过四个时辰,他至今未归,更无消息传来,只怕局面不妙。”

    索酒霍地起身,急问:“你是说.....那玛珥湖是秋风公主的埋伏?”

    盘蜒道:“正是!”说罢就往外走,索酒说道:“等等,吴大哥,我与你同去。”

    他说出此言,江苑也道:“我也要去。”

    苏修阳道:“掌门,索师弟,你们不会真信了此人胡言么?那不过是盗匪作乱罢了。我猜马将军定是在镇上扎营休息,这才回来迟了。”

    索酒道:“若玛珥湖出事,此地少了一半兵力,也岌岌可危,师兄,你立时命全军戒严,派出哨探,防备奇袭。”

    苏修阳犹豫片刻,道:“好,就听师弟所言。”

    索酒找来三匹骏马,与盘蜒、江苑冲出城去,盘蜒若独身一人,自可上天入地,眼下与徒儿一起,故而不显本领。奔了不久,背后马蹄声响,索酒一看,见是盘秀撒腿奔来,又跟着十来个神海剑派的少年。

    索酒奇道:“师姐,你这是....”

    盘秀道:“放心不下,跟来瞧。这些弟子也想长长见识。”

    盘蜒暗赞:“这狗徒儿人话说的愈发精熟了,莫非即将成精?”

    江苑道:“胡闹!若真有危险,咱们这几人也不顶用,不过去刺探军情罢了。”

    有一少年越众而出,神色雀跃,精力振奋,道:“掌门人,若真是如此,咱们去了也无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