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四十七 太乙轩辕与伏羲
    忽然间,盘蜒似从万丈高空急坠而下,耳旁风啸如雷,一颗心吊了起来,他困惑问道:“师弟?你....叫我师弟?”

    他记得轩辕师承伏羲,自己怎会是他师弟?

    他眼前又隐隐约约浮现出怪诞的景象,那景象是在他那数千年梦境之前,在蚩尤降临之前,在阎王苏醒之前。

    那时,空中有黑蛇降下。

    盘蜒面对轩辕,本打算死命不退,可迷茫与恐惧结盟,无形的利刃扼杀了勇气,盘蜒忽觉自己何等懦弱,何等可笑。

    他听见有人道:“逃啊?逃啊?脚在你身上,你最擅长逃了,不是么?”

    “太乙,逃啊,太乙,莫让那黑蛇吃掉你。”

    说话的人,一人是爹爹,一人是娘亲。

    声音渐渐远去,盘蜒见到空旷的、无边无际的荒原。漫天乌云中,两颗星星闪着不祥的光,像是一对蛇眼一般。血腥气好像从千里之外传来,天地成了个大血池,或是个乱葬岗。

    这是梦境之前的梦境,幻觉之中的幻觉。

    一神色悲凉,目光深远,身上似散发着星光的汉子走向盘蜒,在那汉子身边,跟着个十岁的少年。

    盘蜒听那少年道:“你叫甚么名字?”

    盘蜒哭道:“太乙,太乙,爹、娘他们...都被蛇怪吃了,逃啊,逃啊!”

    少年被他所感,也险些哭泣,他道:“我也是....我叫轩辕,你莫怕,有师父在,他能....护住咱们。”说着伸出手,将盘蜒搀扶起来。

    盘蜒又望向那汉子,那人神色愤恨急躁,惊魂不定,显然他自个儿境况也糟糕至极。这“师父”叹了口气,道:“走吧,一切已无可挽回。”

    盘蜒仍有些畏惧,轩辕见他这般,劝道:“师父叫做伏羲,你听说过伏羲么?”

    盘蜒想起在部族聚会的“阿布汗山脉”中,隐居着一位先知,爹爹说那人曾很了不起,但后来鼓吹末日,又说的不准,没人再尊敬他。

    但现在末日真降临了,照此看来,这位先知本领倒也不假。

    盘蜒道:“伏羲,什么都知道的先知。”

    伏羲摇头道:“我本事差劲,明知这黑蛇要来,却甚么都做不到。孩子,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那黑蛇追人很紧,辨别的乃是魂魄。”

    盘蜒道:“我....我逃跑,我逃跑的本事很大,我见到空中有....有龙须般的线,照着线跑,那黑蛇就追不上啦。”

    轩辕惊呼道:“这是灵虚脉,你能瞧见灵虚脉?师父,即便是我,也只能推算出来呢。”

    伏羲也颇为喜悦,喃喃道:“这又是什么道理?莫非除了天道之外,另有玄虚学说?”他嘟囔几句,又道:“太乙,你随我走吧,你与轩辕年纪相当,正好做个伴。”

    轩辕欢呼一声,拉住盘蜒的手,道:“小兄弟,你快拜师父,以后我就是你师兄啦。”

    盘蜒很是警觉,像是害怕的小兔,他道:“咱们去哪儿?到处都是....都是黑蛇。”

    伏羲道:“我生平从不骗人,我有法子逃脱,等到了那好去处,我给你好吃的,好喝的,黑蛇找不过来,我应当....应当没有算错。”

    他声音中全无把握,但盘蜒听他说“好吃的,好喝的。”肚子咕咕叫唤,饿得无法思索,怕的不愿独处。他怯生生的说道:“好啊,伏羲师父,轩辕师兄。”

    饥饿,恐惧,这两位阴魂般的恶魔,从那时起,一直潜藏在盘蜒不灭的魂魄中,伴随他学艺,伴随他逃窜,伴随他撒谎骗人,伴随他成为那疯狂的蛇妖盘蜒,伴随他被剖开肚子,肚肠流出,伴随他坠入恒远的梦,伴随他醒来,伴随他杀阎王,伴随他吞噬炼魂,伴随他进入万仙,伴随他......与轩辕重逢。

    数以亿计的景象在他脑中残忍的撞击,迸出血水,冲击神经,他惊骇之下,幻灵真气化作锋锐密集的铁网,裹在他灵魂外部,将一众景象切割的支离破碎。

    脑海中的太乙遍体鳞伤,站在血泊中,享受遗忘,享受无知,享受饥饿与恐惧,他迈开脚步,开始逃跑,逃离往事,逃离罪孽,逃离真相。

    ....

    盘蜒身子稍稍摇晃,漠然道:“太乙是什么意思?你为何叫我师弟?”

    轩辕皱眉道:“你....与师父失踪,我不知你二人去了何处。后来....蚩尤....阎王来了,世上都是杀戮,就像....那时的黑蛇雨一样。我去找师父,去找你这胆小鬼,后来....后来....”

    盘蜒道:“你找到了么?”

    轩辕茫然道:“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魂魄投胎成了....归鹏,在木龙寨长大,难怪我一见到你,便加倍亲切。”他说到“亲切”二字,由衷的欢笑起来,仿佛近乎灭绝的野兽,终于见着了同胞。

    盘蜒神色陌生,似全不信轩辕所说,他又问道:“你既然真是轩辕,为何要杀那百举?”

    轩辕“啊”地一声,双手发颤,仿佛癫疯发作,他道:“我要杀....杀百举?这是....这是....谁捣的鬼?”

    突然间,他死死撑大眼睛,望着天空,他道:“黑雨。”

    空中是下着雨,但那与并非黑色,他说的黑雨,当是聚魂山的黑雨老人。

    盘蜒问道:“你找到黑雨老怪了?他与伏羲有关联么?”

    轩辕急促道:“黑雨....正是....,只是他自己不知。我不知他为何这般,却也....绝不能让他明白。百举她没死么?那就好,那...那就好,如此一来,我仍能.....清醒....”他扬起手,砰地一声,打在脑门上,只打得半个脑袋不翼而飞,露出血淋淋的脑子。他受这等重伤,却仍未死去,身子跪倒在地。

    他对盘蜒道:“师弟,杀了我!吞了我的脑子。”

    盘蜒厉声道:“我不是你师弟,我也不想杀你!你以为死了便能摆脱黑雨诅咒?我为何要吞你脑子,我....可不是什么妖怪。”

    你怎能说你不是?你还在否认甚么?吃了他,吃了他,为了他,为了大局,吃下他那不灭的魂魄,再找法子让他复生。

    轩辕道:“快,快,只有...只有这法子....”

    他说到一半,只听身上窸窸窣窣,响声刺耳,令人毛骨悚然,随后撕拉一声,轩辕肌肤碎裂,千万条黑蛇从他眼眶、嘴唇、喉咙、腹部钻出,轩辕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他喊道:“你.....你果然....果然....”

    黑雨老怪的声音从轩辕口中传来,他道:“你虽未杀了妻子,却有杀她之心,令她垂死,足以为我化身。”

    盘蜒心想:“是啊,是啊,轩辕去找伏羲,却被黑雨老怪击败,黑雨老怪欲降临凡间,轩辕正是最好的化身之选。所以他令轩辕魂魄进入轮回。只需他亲手杀了最亲爱之人,既功德圆满,足以将黑雨老怪招来。他本身便已强横至极,可容纳黑雨老怪魂魄,届时他法力之强,不逊蚩尤。难怪他见了百举,犹犹豫豫,想走又走不了。他良知暗觉不妥,可黑雨邪法却迫他动手。”

    这黑雨正是伏羲么?如此一来,他已知自己身份?

    盘蜒周身黑气氤氲,化作黑蛇灵气,绕过层层黑蛇,穿入轩辕脑子,他感受到黑雨已探出神识,留存在轩辕心意中,时间推移,这神识也愈发庞大。

    盘蜒问道:“你是谁?”

    黑雨道:“我是黑雨。”

    盘蜒又问:“我不知黑雨,只知道伏羲。”

    黑雨老怪奇道:“你说什么?你只知道什么?”

    盘蜒清清楚楚,极为缓慢的说道:“伏羲?”

    黑雨反而高声问道:“你有话便说,何必吞吞吐吐?你到底知道什么?”

    黑雨无法记住伏羲二字,似乎天地间有规矩制约黑雨,令他神识遗忘这姓名,更无法听清这词语。

    黑雨稍显急躁,注入法力,挤压轩辕魂魄,将其封存起来。但百举并未死去,这化身之法并未圆满,黑雨想蒙混过关么?凭他手段,料来有十足把握。

    但有盘蜒在,有太乙术法在。

    逃跑,轩辕,逃吧,就像你我儿时捉迷藏一般;就像你躲着师父,随我偷懒不去练功一般;就像我俩外出遇见黑蛇,互相搀扶着没命价逃跑一般。

    我学不会功夫,你教会我。我体弱多病,你照看我。我途中摔倒,你背着我。

    你以往照顾着我,眼下轮到我保护你了。

    逃吧,你的魂魄,连同你身躯一起,逃往安全之处。逃离这已然疯狂的师父,就像我一样,怯懦而安全,遗忘而无知。

    然后等我来找你。

    盘蜒指使黑气,迸裂经脉,体内鲜血狂涌入轩辕脑中,血水与血水融在一块儿,血能通魂,亦能通灵,太乙术法运行至极处,雷雨之中,乌云之间,无数条灵虚脉清晰可见。

    逃吧。

    轩辕大叫起来,身躯变作透明,随魂魄一起甩脱了黑蛇,灵脉吸引着他,将他裹在无形的、超然世外的漩涡之中,稍稍转变,乾坤挪移,宛如梦幻,泯然无踪。

    太乙的师兄,远古的皇帝,伟大的救世者,痛苦的放逐者,就此消失不见,盘蜒不知他去了哪儿,黑雨老怪自也一无所知。

    盘蜒屏住呼吸,从黑色小蛇流动的深潭中抽出手来。小蛇游动,变作黑雨老怪的面容,他道:“蛇妖,你两次坏我好事,自以为行善,却实已犯下大错了。”

    盘蜒朝他鞠了一躬,说道:“先生莫要怪罪,我等凡人,目光短浅,急躁好动,总免不了胡作非为。”

    师父,你也未必总是对的。

    黑雨老怪叹了口气,那黑蛇蒸腾成烟,升上天去。

    盘蜒脑中恶疾发作,恍惚之中,他已忘了轩辕,忘了伏羲,忘了太乙。

    黑雨老怪自也退走,似乎他只是在梦中走了一遭,发生之事,宛如泡沫,醒来便忘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