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二十八 一传十来十传百
    那洁泽声中自有一股圣洁之意,听在耳中,令人不由得信服。似乎她确已至此等境界,心怀慈悲念,手持除魔刀,恩威并施,赏善罚恶。众听者神色崇敬,不停发问,洁泽耐心解答,说的头头是道。

    布道已毕,有一人走上前来,割破手指,令洁泽吮吸,洁泽只饮一小口,旋即中止,摇了摇手,示意隐忍,那人便退了下去。

    罗芳林对索酒等说道:“洁泽、泰慧本是万鬼中的‘魁京’一派,前些年,由泰慧牵线搭桥,我亲自与那一派碰面,将其收服,纳入我麾下。我手下本有十个‘鬼人’,号曰‘红衣蝠卫’,武功高强,更胜过万鬼一方,故而交由他们统领。如今规模已颇为可观,故而须得严加管束才是。”

    江苑听洁泽说法,感悟颇多,甚是敬服,问道:“皇后娘娘,这龙血教派的教义好生了不起,可是你想出来的?”

    罗芳林笑道:“我可没这般学问,是我相国血云,连同几位老学究一道捣鼓出来的。其中要义,在于‘行侠仗义、压抑邪念‘八字,其余乃是大成后的境界。”

    泰慧握了握江苑的手,道:“咱们这些‘鬼人’,本也不过是些凡夫俗子,遭遇厄运,成了这吸血为生的妖魔,但正因如此,我等反而对自身加倍严厉,一心向善,谋求世间接纳,最终可光明正大,行走于凡人之中。你们这‘神海剑派’皆是些少年人,生性稍有浮躁,我等教义之中,颇有可借鉴之处。”说罢取出一本书,上书:‘龙血八莲武道’,记载诸般故事,告诫修行者当收摄邪念,事事谨慎。

    江苑喜道:“是,多谢姐姐教诲。”将书郑重收下。

    罗芳林道:“我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如蒙诸位不弃,我愿封诸位官职,领我俸禄,替我效力如何?我并非要你们入龙血教派,只是在我宫中当差。”

    以她身份,如此相询,已是客气至极了,江苑心底欢喜,众人也大感荣耀,委实难拒。江苑想了想,却仍说道:“多谢圣上恩德,此事需我等师长应允方可。”

    罗芳林笑道:“尔等自可回去一问,万仙门几位仙使与我交情不坏,岂能不给我面子?”想了一想,又道:“诸位替我诛杀叛徒,又救我女儿、侄女性命,我正要好好还报。我近些年练功有得,创出一门心法,虽比不上万仙的飞升隔世功,却也有可取之处,眼下传于尔等,或可令诸位稍有进益。”

    除了索酒之外,其余万仙少侠皆想:“听说这皇后娘娘武功之强,世所罕有,乃是凡间第一高手,她新创的功夫,定然非同小可。”全数欢喜起来,大声道:“多谢圣上。”

    罗芳林道:“尔等体内有仙气,这仙气起源,乃是鸿源。故而运功之时,若能通达鸿源池水,稍加巧用,便可事半功倍,威力倍增。我运功之时,心中存想,常常有一法天象地的巨狼模样,这狼王驱使真气转动,故而乾坤间法力流动不绝。这门功夫,便叫做贪狼鸿源功。”口中讲述诀窍,极为详尽。

    众少年得当今皇后亲自传功,如何敢不勤勉?纷纷用心记忆,潜心钻研,众人才智本佳,都有举一反三之能,皇后说了三遍,已然全数记住。

    尤儿笑道:“各位运气大好,本姑娘也才是不久前才蒙传授。”

    索酒点头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功夫正是那红衣老者与他十位手下所用。”

    罗芳林叹道:“我对那老头儿本极为器重,谁知他心术不正,与马法荫等三人沆瀣一气,背叛于我,我这龙血教派一贯提倡反省自查,唉,看来法度松弛,终究有所不足。”

    再过一会儿,天现微光,江苑蓦然抬头,泰慧、洁泽等人已然不见了。

    罗芳林道:“如今出兵在即,我怕是忙的脱不开身,诸位速速向师长言明此事,若得应允,立即来灵夏找我即可。”众人再谢恩情,罗芳林携尤儿飘然而去。苏修阳等仍沉浸在习得妙法的喜悦之中,一时身心恍惚。

    罗芳林步入院子,有人禀告道:“陛下,盘蜒仙家求见。”

    尤儿欢呼一声,道:“是盘蜒叔叔!这坏蛋好久不见我,正要好好罚他!”

    罗芳林面露微笑,屏退左右,步入屋中,盘蜒一见到她,立时站了起来,道:“皇后陛下,尤儿殿下。”

    罗芳林笑道:“一大清早的,你便想起来瞧咱们了?这几年之中,听说你依旧风流倜傥,艳福不断,嗯,自然无法顾及咱们了。”

    尤儿怪声道:“好哇,你这没良心的混账,不来瞧我,又与哪个狐狸精逍遥快活了?”也是学宫中风言风语,脱口而出。

    盘蜒见她如此,苦笑道:“求饶,求饶,殿下不可听信谗言。”

    尤儿扑上前来,挽住盘蜒胳膊,笑道:“罚你今天好好陪我说话,教我读书写字,习武练功。”

    盘蜒心想:“昨晚将我视作淫··贼,今个儿却自己要我作伴。这丫头当真不知好歹了。”沉吟片刻,开门见山,说道:“我昨夜...晚间也在那浣花林中,见到龙血教派之事。”

    罗芳林眉头一皱,斥道:“好你个贼骨头,竟偷听我的隐秘?”

    尤儿道:“娘,咱们将他关起来如何?我房中可暂且当做监牢。”

    盘蜒想抚摸尤儿脸颊,但陡然省起:“这孩子眼下已非幼童,又不知自己身份,我这般举动,莫要引起误会。”慌忙说道:“殿下,我与陛下乃是一伙儿的,血云也是我兄弟,我岂有不臣之心?”

    尤儿笑道:“好,你既然自称臣下....”正想纠缠,罗芳林道:“尤儿,你出去吧,我与盘蜒有要事商量。”

    尤儿乖觉起来,心想:“莫非娘....要与他这个那个?”没来由的只觉烦扰,哼了一声,推门而出。

    罗芳林凝立片刻,坐下说道:“这十位红衣蝠卫,乃是你带给我的。”

    盘蜒道:“他们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罗芳林又道:“至于泰慧、洁泽,也是你与血云举荐给我,我才敢放心重用。”

    盘蜒叹道:“可我想不到你竟....竟将万鬼的鬼人悉数拉拢过来,更创立甚么龙血教派,立言传教,规矩重重,芳林,你到底....到底意欲如何?”

    罗芳林目光一转,避开盘蜒,道:“我若不约束他们,又岂能随意任用?迟早会生出大乱子来。”

    盘蜒吸一口气,说道:“这些鬼人,若将自身鲜血赐予凡人饮下,便可将凡人也变作鬼人。他们体内潜能惊人,不逊于万鬼万仙之躯。陛下,你....自己是否也....”

    罗芳林身子一震,与盘蜒目光对视,忽然大笑起来,她道:“不错,不错,我让那十人各取鲜血献于我,我本也当成为鬼人,不知为何,功力虽增,体质虽强,但并不渴求饮血。”说着说着,眼中眸光一闪,腥红如血。

    盘蜒沉思片刻,说道:“你创出这贪狼内劲,也是饮血之后的事么?”

    罗芳林道:“你猜得真准,饮血之后,如获神启,脑中感悟不尽,自然而然便涌出灵感来。我以往武学,杂乱无章,如今才渐渐有章可循,有据可依。”

    盘蜒道:“那是陛下体内鸿源周旋,化去鬼人气血中邪毒,只留下益处。陛下借此飞升,身躯已远超常理。”

    罗芳林拍拍肚子,笑道:“但我与万鬼、万仙不同,仍能怀孩儿,这几年间,又生了一个小子。”她本盼盘蜒脸上现出嫉妒,谁知盘蜒不为所动,她不免稍有失望。

    盘蜒道:“我已....多年不与血云通气,这创教派之事,可全是他的主意么?”

    罗芳林白他一眼,道:“这事你去问他好了,我又何必如实答你?”

    盘蜒心中念头纷杂,微觉迟疑,但终于说道:“陛下,你创立龙血教派,并非想加以约束,而是打算以鬼人制衡万仙。这鬼人数目到底已有多少?”

    刹那间,罗芳林呼吸慌乱,捏紧拳头。盘蜒一凛,忽觉屋中多了一人,那人身躯裹在黑光之中,仅露出一张脸,来者正是血云。

    血云冷笑道:“盘蜒,你这好奇心思,可得收敛收敛了。”

    盘蜒看着他这曾经同心的兄弟,心神分化的造物,此时已全然看不透他。

    他心想:“但血云也已看不穿我,未知滋生猜疑,猜疑令我与他敌对。”

    罗芳林见血云到来,气势振作,说道:“盘蜒,我劝你一句,莫要瞎猜,莫要多管,我与各国诸侯,同万仙乃是盟友。”

    盘蜒道:“万鬼仍在,才是盟友,万鬼不在,陛下又会怎样?”

    血云垂首片刻,说道:“皇后娘娘,我这兄长太过机灵,瞒是瞒不过去的。”

    罗芳林道:“那咱们要在这儿杀了他么?”她说出此言,语气稍有迟疑,显然念及旧情,但又有一往无前的果决。

    血云叹道:“我不知他功夫练得多高,但想要悄无声息除去此人,便是阎王也未必能够。”

    他停了停,又道:“盘蜒,你听好了:如今本教共有龙血尊者十二人,龙血护卫一百人,龙血侍从一千人。至于龙血学徒,并未成为鬼人,数目在万人上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