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89.第789章 弄巧成拙
    “她可没教过你,反倒是你偷过她的东西。这事儿要是被别人知道,被乔楠知道,你心里明白。你当她老师,她能愿意把你当成学生看?”

    听到钱艳燕这么亲切地叫乔楠为小乔老师,丘晨曦听了耳朵跟心里都不舒服。

    她不舒服了,当然也不能让别人舒服,第一个就拿钱艳燕开刀。

    “我……”

    “嘟嘟嘟……”

    钱艳燕才想反驳,让丘晨曦别这么过分,当初她是偷了小乔老师的东西,但也是为了丘晨曦这只白眼狼吧?

    可惜,钱艳燕还没来得及出口,丘晨曦早就嚣张跋扈地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钱艳燕越想越不放心,总觉得丘晨曦刚才是话里有话,似乎又要对乔楠出手了。

    今天丘晨曦打电话给自己,有人是知道的。

    翟团长跟小乔老师的关系似乎又特别好,就算丘晨曦成绩了,指不定翟团长一查,马上给查出来了。

    丘晨曦有丘家,她什么也没有,万一让翟团长知道,她跟丘晨曦有过今天的通话,知情不报,翟团长一声令下,一个大过发下来,她就只能卷铺盖从部队里滚出去!

    为了这事儿,钱艳燕纠结、矛盾不已,一直下不了决心,做不了决定。

    直等第二天天还灰蒙蒙的时候,钱艳燕突然被一个恶梦吓醒,才草草穿上衣服,用最快的速度冲向翟升的寝室,把这个情况告诉翟升,并且还向翟升坦白,当初乔楠不见的教案是她拿给丘晨曦的。

    与其整日被丘晨曦当成把柄一样威胁,她宁可坦白从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丘晨曦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向钱艳燕确定翟升是不是在部队里,会不会破坏她的计划,帮了乔楠,以好让她提前做准备。

    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她的这一个电话,最后把事情弄巧成拙,反倒是让翟升提前知道了这个情况。

    而她一直以来对钱艳燕的威胁,才是让钱艳燕摇摆不定,最后决定弃暗投明的真正起因。

    “……”乔楠扯了扯嘴角:“要是丘晨曦知道,真相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能顺利参加每一门考试,还多亏了她的那个电话,到头来,她的确是算计了我,也帮了我一把,她会不会气得吐血?”

    翟升把乔楠的小手抓在手心里:“她自找的。”他不但要让丘晨曦吐血,还要让丘晨曦出血掉肉!

    “的确。”乔楠一点都不否认这一点,为了对付她,丘晨曦真的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为了阻止我参加高考,她到底砸了多少钱?”太大款了。

    “不算没拿到的,她大概已经出了两、三千的钱吧。”

    请人得花钱,一层被雇者找了二层关系,二层关系每个人都必须提前先付十块钱的定金。

    一层发展下的二层关系人多了,不止五个,那么一层关系最早拿到的五十块钱,肯定不够花啊,得找雇主再拿钱。

    丘晨曦一心一意想让乔楠考不成试,她敢这么做,就已经是不在乎钱了,手松得厉害,二层关系的十块钱订金,全都给了。

    除了二层关系的十块钱订金之后,一层关系最后提出一个要求,他们要二十块钱的订金。

    所以,事情还没办成呢,丘晨曦兜里的钱就先去了一波。

    “呵,有钱真好。”她为了大学的学费愁白了脑袋,丘晨曦却是钱多到这么挥霍,真是同人不同命,羡慕不来:“我向护士打听过,我们遇上乔子衿的那天,乔子衿并没有去见我爸妈,而是半路溜掉了。”

    乔子衿越是这样,就越证明了她妈之所以会出车祸,乔子衿早在事情发生之前,的确是知道了。

    “……”翟升皱了皱眉毛:“那你妈?”

    “在我妈的眼里,乔子衿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好的孩子,是她最听话,最贴心的小棉袄。车祸只是意外,怎么可以算在‘无辜’的乔子衿头上。哪怕你拿一堆的证据放在我妈面前,我妈都会大声嚷一句,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

    她妈,就是这种人。

    翟升冷笑不已,但抓着乔楠的手的动作越发用力了:“有一就有二,这次她就算没有死在乔子衿的手里,也因为乔子衿的关系吃了不小的苦头。”助骨插进肺叶,那可不是什么好滋味儿的事儿。

    “这次只是受重伤,只怕下一次,你妈就没这个好运,直接要把命交待在乔子衿的手里了。”

    “信不信,我妈真的死了,要是人死了之后,真的会成鬼的话,我妈都能托梦来骂我,说全是我害的。”乔楠对丁佳怡的各种表现和秉性不但了解得极为透彻,更重要的是,她早就对丁佳怡绝望了。

    不管她妈和乔子衿怎么闹腾,她们俩自己高兴就好,还有,最好别牵扯别人,尤其是她!

    乔楠说得越是轻描淡写,翟升就越是心疼乔楠,恨不得把心从自己的身体里掏出来送给乔楠。

    最后,所有的内心想法,都融进这个拥抱之中,无声地传达给乔楠。

    被翟升紧紧地抱着,心中隐隐发寒的乔楠才吐了一口冷气,泛白的脸色也透着一抹红润,头一转,脸直接埋在了翟升硬朗、令人安心的胸口。

    “翟大哥,幸好有你一直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支持我,照顾我。要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能坚持到今天。我有时候常想,是不是你的出现,对我的帮助太多,给我的照顾太多,所以才会让我的抗压性变低。是不是没有你的话,哪怕这次我真的没能成功的参加高考,我是不是也可以笑着面对,然后复读一年。但是,我宁可自己不要那么坚强,却希望你可以一直出现、陪伴在我的生命之中。”

    这种软弱与不确定,是一种幸福的象征。

    因为她一直都知道,无论自己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麻烦,翟大哥会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如同一棵参天大树一天,替她挡风遮雨,为她撑起一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