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85.第785章 好好讲我听啊
    “你想太多了,我妈绝对不是故意往车轮里钻的,她舍不得。乔子衿还是个学生,在上大学,男朋友没找,婚没结,孩子没生,她舍不得死。”

    “……你的意思是,你妈跟这次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是没有主动关系?”

    “嗯,被动应该是有的。”

    “……乔子衿?”

    “嗯。”

    “绝!”

    施晴竖了竖大姆指,对乔子衿这个女人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想让自己的妈死啊?”

    最后达到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乔楠参加高考,亲妈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了?

    “不会,我妈活着的价值可比死了大多了。没见到我妈还活着呢。”

    “反正我是无法理解。”

    “对了,我妈的车祸,警察查得怎么样了?”

    “都问过了,撞了你妈车子的那个主人,至少面上看着是无辜的。他没有超速,也没有逆向行驶,或者出现占道和无证驾驶。有人反应,你妈是突然冲出去,才被那辆车给撞着的。你妈醒了之后,警察也去问过你妈了。你妈说,当时她在街上那会儿,被晒得有些头晕。出车祸前,隐隐感觉到好像是有人推了她一把,她就这么冲了出去的。”

    与其说冲出去,照乔楠的分析,指不定丁佳怡真的有可能是被人推出去的。

    “虽说那个车主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但出了这样的意外,大型交通工具的主人当然要付主责。那个人的驾驶证被吊销,车辆被扣,还交了一千的罚款,送到医院给乔叔去了。”

    只不过,就丁佳怡的伤势,这一千块钱,连一半的医药费都付不了。

    “有比没好,我爸那会儿,一分钱都没有。有了这一千块钱,我拿出去的钱,的确是要不回来了。但是,在接下来,我妈住院期间,我们家的负担就轻了很多,至少不用再往外拿钱了。”

    乔楠倒是乐观,不但没有像施晴一样郁闷,反而看得很开,只找让自己高兴的点。

    “呵呵呵。”施晴笑得勉强,但到底是受了乔楠的影响,不再像之前那么闷闷不乐,拉长着一张脸了。

    还是跟中午那会儿一样,乔楠并没有把饭菜送到丁佳怡的病房去,而是请了一位小护士帮忙送上去,自己放下饭盒,人就走了。

    当然,她走的时候,顺带带走了乔栋梁早就放在下面,中午用过的那个饭盒。

    就冲丁佳怡的态度,乔栋梁和乔楠都知道,乔楠不可能再愿意面对丁佳怡,还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丁佳怡不说,又得忍受着丁佳怡的辱骂。

    小护士拿着饭盒上去的时候,一脸的可惜:“这粥挺香的,比我们医院里的好吃太多了。送给那么一个妈吃,有没有一种糟蹋了的感觉?”

    同班的小护士笑了:“糟蹋了,那也是人家的事。那个女人再不好,也是人家小姑娘的妈。不过,天天这么砸,太浪费粮食了,可耻啊。”

    医院上上下下的人,都忙得厉害。

    不过,医院里住进像丁佳怡这么一位会制造新闻的人,医院里的人还挺乐呵,能听到的八卦不少啊,还新鲜。

    所以,不过是丁佳怡住院的第四天,有关乔家的八卦,医院不光是医生、护士,就连好多病人都听说了。

    有趣的是,好多女性的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属,直接拿丁佳怡的例子教育自家那口子:“听听,都听听,人家娶的那是什么样的媳妇儿,老公照样和和气气,住了医院,还得伺候着。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要娶了这么一个女人,你家都不要做了!”

    可能是丁佳怡的例子太具有教育意义了,但凡是听了自己老婆说这句话的男人,个个受教:“你、你是挺好的,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

    最后真的就是苦了乔栋梁一个人,造福一个医院里的女性。

    不过,这次小护士猜错了。

    当她把乔楠送来的饭盒交到乔栋梁手里的时候,乔栋梁把粥一摆在丁佳怡的面前,丁佳怡不再发脾气,也不再挑,吃得哼哧哼哧,就跟养在圈里的猪吃食一般,看得护士目瞪口呆。

    不到一分钟,丁佳怡把粥喝得干干净净:“老乔,我、我还饿,要不,你的饭给我点?”

    饿了一天的丁佳怡都能吃下一头猪了,这么碗角丁点的粥,哪里能让丁佳怡吃饱,有幸福感,她就盯了乔栋梁的饭。

    “你的身体还没好,医生跟护士一直都说,要先让你吃得清淡点,而且不宜多食。现在不觉得饱,过一会儿你胃反应过来,也不会再觉得饿。”乔栋梁拒绝,楠楠给他准备的好饭菜,凭什么要便宜丁佳怡?

    想十几年前,丁佳怡一直饿着楠楠,不给好吃的,不给吃饱,闹得楠楠营养不良。

    如今,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也让丁佳怡尝尝碰不到荤菜,还吃不饱的滋味儿了。

    “对,是这么个情况。”小护士回过神来:“那行,我走了啊,饭既然已经吃了,那就赶紧把晚上的药也吃了。”合着这是饿过头了,没力气发脾气,这才把粥给喝了的。

    她差点以为,这个病人的脾气改好了,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护士同志,等一下把我饭盒洗好,还放你们大厅啊,麻烦你们了。”

    “不客气,小事情,没事的。”小护士人挺好,一点都不觉得麻烦。

    毕竟饭盒是洗好的,又没什么味道,而且是放在下面大厅办公的地上,只一角,都不占位置。

    身为医护人员,也是为人民服务,当然要给病人行个方便了。

    小护士一离开,萦绕在乔栋梁跟丁佳怡之间的就只有落针可闻的沉默。

    丁佳怡虚看了乔栋梁好几眼:“老乔,你就准备这么一直晾着我,不理我了?夫妻吵架,那是常有的事,多沟通一下不就好了。你要真觉得我有缺点,你提,我改,你说好不好?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我们这一吵,都吵了两年多了。你对我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我也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你好好跟我讲,我肯定是愿意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