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77.第777章 那是你妈还是你姨
    “看在你们十几年的夫妻情份上,我劝你一句,就算这是你的福气,但你也别做得太过,把这份福气都挥霍光了!”

    他早就看出来了,楠楠除了面上叫丁佳怡一声妈之外,打从心里其实是不愿意再把丁佳怡当成妈看。

    偏偏丁佳怡还自以为是,认为楠楠这辈子都得听她这个当妈的话,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她要骂要打,楠楠就只能乖乖地受着,不可以反抗。

    “楠楠才参加完高考,以楠楠的成绩,想念大学,甚至是一本、首都的大学都不难。你这个当妈的,帮不上忙,也尽量少害楠楠。明白吗?”

    “我,我这个当妈的还能害她?我可是她亲妈!”她什么时候真正害过乔楠了,她要真想害乔楠,乔楠能长这么大?

    “说你蠢,你还不信。一句话,你好好养伤。不管我们俩的关系怎么样,别影响到孩子。等你伤好了之后,我们再谈别的。”说完,乔栋梁把眼睛闭了起来,拒绝再跟丁佳怡有任何的沟通。

    没热闹可看了,之前还挤满人的病房门口,一下子清空干净。

    躺在床上的丁佳怡手指死死地抠在床板上,心里气得不行。

    说来说去,就因为她刚刚骂了那个死丫头几句,所以老乔这是替那个死丫头向她报仇,故意给她难看呢!

    等着,这都两年过去了,老乔还当她是当初那个胆小的女人,以为用离婚就可以吓到她吗?

    这一招,她玩儿腻了。

    除非乔楠不出来,否则的话,她可是劲儿地折腾乔楠。

    她倒是要看看,老乔除了跟她耍嘴皮子之外,还能做什么。

    离婚离婚,这都喊了两、三年的离婚了,也从来没见带她真的去民证局办离婚手续的,把她当成三岁小孩儿骗了。

    在外面待了两年的丁佳怡吃准了乔栋梁嘴里的离婚只是吓唬她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真的要跟她离婚,所以在丁佳怡的心中她对乔楠做任何事情都有恃无恐。

    她还骄傲地想道,不光乔栋梁会有这一招,她也会啊。

    这次在她的面前这么维护乔楠也就算了,要是乔栋梁敢当着乔子衿的面这样,不用乔栋梁说,她先开口离婚。

    那个时候,她倒要看看,乔栋梁敢不敢跟她去民证局办离婚手续。

    要是乔栋梁不敢的话,以后这个家,就只能由她说了算!

    话分两头,乔楠听了乔栋梁的话,爽快利落地离开了。

    走到下面,经过大厅的时候,乔楠皱了皱眉毛。

    “怎么了?”翟升看向乔楠。

    “可能是看花了?”乔楠也挺不确定的:“算了,我们回家吧。”

    “嗯。”

    直到翟升带着翟升离开大厅,躲起来的乔子衿才松了一口气,走到前台去问丁佳怡的病情:“护士,请问一下,三天前因为出车祸被送到这里来的一位姓丁的女士的伤怎么样了?”

    “你说的是丁佳怡吗?”护士翻了翻问。

    “对,就是她!”乔子衿松了一口气,好在陈军给她的资料是对的,她妈的确是住在这家医院:“请问,她的伤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做了手术之后,没有生命危险,断了两根肋骨,伤了肺叶,养伤的时间估计不会短。你是病人的什么人?”问这么多?

    “噢,我,我是她邻居家的孩子,我妈跟她的关系很好。我妈担心丁阿姨,但她最近有事走不开,所以让我来问问。好在现在是暑假,不需要上课。我、我是替我妈来跑腿的。”乔子衿哪里敢说自己是丁佳怡的女儿。

    亲妈住院三天了,她才出现,这情况不正常啊。

    她又不是乔楠,还有参加高考这样合理的借口。

    “噢,是吗,妈什么时候成了你邻居阿姨了,你什么时候又有一个妈了?亲妈还是干妈?”乔楠凉凉的声音在乔子衿的背后响了起来:“妈住院三天,我是因为高考,实在是没法儿,乔子衿,你这是从哪儿过来,还说自己是妈的邻居家的孩子,来打听妈的伤?”

    果然,她刚才没有看错,乔子衿真的来医院了!

    “我……”听到那个声音,乔子衿一惊,吓得差点没跟兔子似的直接逃了。

    “……”刚刚被乔子衿问过的护士傻眼了,眨眨眼睛:“你们俩是……”

    “前天出车祸被送进来的那位丁女士,是我跟她的妈。”

    “啊?!”护士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可她明明告诉我,她妈跟你妈是好朋友,她是你妈好朋友的女儿……”说到最后,护士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真佩服这个女孩子,刚才说了这么多绕舌的话,也没见对方咬到舌头:“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姐妹,亲姐妹,她比我大两岁。”乔楠第一次没有回避跟乔子衿的关系,而是积极地把两人的关系告诉别人。

    “够了!”乔子衿的脸越来越红,更是被来来往往的人的好奇的目光,看得抬不起头来。

    “够了吗?”乔楠冷哼了一声:“妈最疼你,她见到我要生气,你那么孝顺,人都来了,不去看看妈,又或者准备继续叫妈为阿姨?”

    乔子衿磨牙:“不用你多事,我都来医院了,当然肯定是要去年妈的。”

    “真是你妈啊!”小护士捅刀一般,又在乔子衿的身上狠狠地补了一刀:“那个人明明是你妈,你怎么在我的面前叫她阿姨?”

    小护士的声音不小,大厅里的人又那么多,所以人都知道了,有个病患的亲生女儿来了医院之后,叫自己的妈为阿姨,一副见不得人,甚至是不愿意承认亲妈的样子。

    这都是什么女儿啊!

    乔子衿顶着一张红得都快滴血的脸,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不是要回去了吗,我可以自己去找妈。”

    “当然,我要回去了。”她还懒得给乔子衿带路了呢,她纯粹只是来逮一逮乔子衿,让乔子衿也难受难受。

    乔子衿这会儿出现在医院,显然,三天前在她高考的那会儿,妈之所以会发生出祸,乔子衿肯定是参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