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76.第776章 制造舆论
    丁佳怡最舍不得的就是给乔楠花钱,现有的舍不得,像这种本来就没有,还要去外面借来给乔楠花的,这不等于是在挖丁佳怡的心肝儿肉吗?

    “老乔,你明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气我呢?我都伤成这样了,就一点都不心疼我?好歹我们夫妻一场,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这日子到底过不过了?”丁佳怡伤心,她差点没死,醒过来后得不到丈夫的一字半句暖情问候,还句句冷言冷语,刺中有刺。

    伤到深处,丁佳怡的眼泪就跟六月的雨一样,豆大一颗颗地往下落。

    “这日子到底能不能过,等你伤好了之后,我们可以慢慢详谈,不着急。”乔栋梁冷情地说了这么一句,直把丁佳怡给说怔了。

    “老乔啊,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丁佳怡不傻,自然是听明白了乔栋梁话里的另一层含义。

    丁佳怡想坐起来,才一用腰部的力量,胸腔就疼得厉害,丁佳怡的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排冷汗出来。

    乔栋梁看到了,但并没有任何动作:“不着急,等你伤好了一点之后,我们再说。”

    “说什么说,等我伤好一点之后,你这是要直接跟我离婚?”丁佳怡捂着自己的肚子,泪眼朦胧地看着乔栋梁:“当初我嫁给你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现在我老了,不好看了,陪你把苦日子熬完了,你就不要我了?乔栋梁,亏得你还是军人,你就这么抛弃糟糠之妻吗?你的良心,都被狗了吗?就因为我出了车祸,进了医院,你就不要我了?你掉进钱眼里去了!”

    乔栋梁呵呵冷笑:“我的良心,当然是被狗给吃了。我辛苦赚了十几年的工资,谁拿走了谁心里明白。你嫁给我的时候,我是穷,什么都没有。那么你不说说,你嫁给我十几年,我又多了什么?”

    “我……”

    “别人娶个老婆,家是越做越好。同样是娶老婆,我娶老婆跟不娶老婆,有区别吗?虽说这是封建迷信,但你跟别人家的老婆不一样,你不但没有旺夫运,连管理这家计的能力都没有。我要真掉到钱眼里去了,你能有机会把我十几年的工资,连吭都不对我吭一声,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花得一干二净。等你花完了过了半年,我才知道?”

    丁佳怡的声音太大了,大家又都有凑热闹的习惯。

    听到隔壁病房传来争吵的声音,好几个人已经围在丁佳怡的病房门口,听热闹了。

    本来大家听到说丁佳怡出车祸进医院,要花好多钱,那男的不乐意了,要跟老婆离婚,听热闹的人还看不起乔栋梁,觉得乔栋梁不是个男人。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句话,未免也太写实了点。

    只是,相比丁佳怡的歇斯底里,乔栋梁异常冷静的话所透出来的信息量更大。

    一听到丁佳怡把乔家十几年的积蓄花得干干净净不说,作为一家之主的乔栋梁还是大半年后才知道的,这分明就是个胆大包天的败家婆娘啊。

    面对这种婆娘,要是男的看不住自己的钱,那家里永远都别想再有存款了。

    身为一个男人,谁敢要这样的婆娘,自己赚的还不够她败的。

    一提到这事儿,丁佳怡是心虚的:“你别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是,钱我是花了,可我也没花在自己的身上。我是为了让我们的女儿有一个更好的将来,让她去念好学校了。我可一分都没花在自己的身上啊。”

    这个锅,丁佳怡表示,她不乐意背。

    “是啊,我们一家四口人,你为了子衿一个人的前途,把家里的钱全砸进去了,都不管我跟楠楠活不活了是吧?楠楠也是你生的,你把所有的钱给子衿交了学费,却要楠楠缀学打工养子衿。这也就算了,两年前,我也出车祸了,家里却连让我住院的钱都没有。要不是楠楠一个孩子厚着脸皮去借钱给我开刀做手术,我这会儿都成骨头了。你呢,楠楠去借钱,你都干了什么?你就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拍着大腿哭,说医院不仁心仁术,你没钱,医院不肯救我就是谋财害命。然后,你在外面借的钱,债主通通都在那个时候要上门来。”

    “呵呵呵,亏得我还有楠楠这个女儿,要是只靠你和子衿,我都死了十次、八次了。我是没良心,我没良心都几次差点死在你手里。我要对你有点良心,我跟楠楠,早活不成了!”

    丁佳怡要翻旧账,那乔栋梁肚子里的旧账都可以说到明天、后天去了。

    “我……”提到两年前乔栋梁发生的那场车祸,丁佳怡真的是找不到一个字能够为自己辩解的,谁让乔栋梁说的都是事实。

    “没话说了?你没话说,我有话说。楠楠借的钱,救了我的命,你还让楠楠一个人独自还那笔钱,说跟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让是楠楠借回来救我的。合着我就是楠楠一个人的爸,不是你男人,不是子衿的爸是吧?成吧,你都把我们一家四口,主动分成两户人看了,我能说什么,我这不是成全你吗?”

    乔栋梁的话让外面偷听的人,咋舌不已:“这都是什么人啊,有这样的婆娘,还不如一辈子当光棍。”

    “可不是吗,心肠也忒坏了。”

    “这男的,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才摊上这么一个女人。”

    “乔栋梁,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外面那些人的讨论声不轻,所以丁佳怡听得清清楚楚,又气又羞的丁佳怡头顶都要冒烟了。

    乔栋梁冷静如常:“没什么意思,就是希望你可以安分点。你现在是病人,出了车祸,那就少折腾点事儿,别总看我和楠楠不顺眼。你要是再骂楠楠,就别怪我不客气。两年前,我出车祸是楠楠借的钱让我活下来。两年后,你出车祸,也力的依旧是楠楠。有楠楠这么好的女儿,是你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