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73.第773章 家教甚严
    她们不像施晴和楠楠似的,考试的三天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好,这三天的时间对于她们来说,简直是太折腾了。

    “不行,我爸妈来接我了,我得赶紧回家,回到家之后,我饭都不准备吃,先睡觉。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谁敢叫我,我宰了谁!”唐梦然留下这么一句霸气十足的话之后,就一副死狗状态奔向自己的爸妈,往她爸的车上一坐,就不肯动了。

    “我爸妈也到了,那我也走了。半个月后回学校拿成绩单再见。”绕是方芳这样的人,也是累得够呛。

    看到来接方芳的人是她爸妈,而不是她的那个小竹马的时候,乔楠挺意外的。

    几乎同寝室的人,在五分钟之内,都被自己的爸妈给接走了。

    当然,依旧有两个是例外的,一个是乔楠,另一个则施晴。

    不过再例外,两人还是有人接的,哪怕对方接的是乔楠,施晴是拖的一个。

    “翟大哥。”乔楠没有见到爸妈,但见到翟升,心情依旧是止不住的好:“没醒着吧?”

    “你当翟大哥傻啊,现在可是七月,这大热的天,他肯定是在树荫底下等啊。”施晴抢了一句。

    才想回答的翟升抿了一下薄唇,凉凉地扫了施晴一眼,直到施晴识趣儿地闭嘴,翟升接过乔楠手里的东西,顺便再递了一瓶不是特别凉又不热的矿泉水给乔楠:“喝点水,夏天太热,小心别脱水中暑。”

    双手一空的乔楠把水接过来,触到微凉,凉得对女孩来说恰到好处的矿泉水时,笑了,灌了一口之后表示:“这个牌子的水挺好喝的,有点甜滋滋的。”

    施晴嘟着嘴巴,把脸扭到一边去,都买水了,却只买了一瓶,没有她的份,重色轻妹。

    什么水是甜的,当她没谈过恋爱不懂是吧,乔楠甜的不是嘴,是心吧。

    哼,当众秀恩爱,撒狗粮,没公德心!

    回到家之后,本来乔楠想洗洗,换身衣服的,毕竟一到夏天不出汗是不可能的,出了汗之后的衣服穿在身上,就跟干巴巴皱乎乎的梅干菜似的,很不舒服。

    不过,翟升阻止了:“我替你把晚饭买好了,你吃好后,我送你去医院。”

    “……”

    “……”

    翟升这么一说,乔楠和施晴同时想到被她们在这两天内故意忽略的一件事情——丁佳怡出车祸,住在医院里了。

    “好。”乔楠脸上泛着木色,食之无味地吃了几口翟升买回来的饭菜,东西一放:“翟大哥,送我过去吧。”

    “乔楠,要不要我陪你?”施晴一脸的尴尬。

    “不用了。”不合适。

    “万一你妈欺负你怎么办!”我去了,可以保护你啊。

    乔楠苦笑:“这都三天了,我妈肯定醒了,我也不说她不会欺负我这类的话。可你也别忘了,我妈伤得不轻,她想欺负我,至少现在没那个能力。这会儿去,我妈睡着了最好。要是她是醒着的,她顶多是瞪我几眼,吼我几声,却碰不到我一根头发。”

    “行了,施晴你待在家,放松一下,实在无聊,不看书就看电视,我送楠楠去。”再不去,就有些迟了。

    都知道有人在盯乔楠了,至少一些小把柄,翟升是绝对不会给那些人机会揪乔楠的小辫子的。

    “翟大哥,我们走吧。”乔楠也知道,作为女儿,她妈哪怕渡过了危险期,高考三天她完全不出现,勉强说得过去,但是都考完了,还迟迟不出现,那就说不通了。

    “去吧,我替你们看家。”施晴忍着心里的气,没发出来,不想再给乔楠增加负担。

    等翟升带着乔楠走了之后,施晴才把一通抱怨的电话打到施鹏的办公室:“爸,大前天闹事的那些人,问得怎么样了?”

    高考期间,乔楠和施晴对这件事情的情况,连一句话都没有讨论过。

    这会儿考试结束了,正好施晴有大把的时间,施晴表示,这事儿她必须弄清楚,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差点害得她跟乔楠错过高考?

    存心的吧!

    “有点线索了。”施鹏停下手中的笔,把文件关上,并且让冯秘书先出去:“那天出现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有人雇来。不过这其中的关系有两层,是人拉人。”

    这些人分为两种,有一种是直接接触了那个最早找他们的人。

    第一种被接触的这个人应该也是幕后黑手花钱雇来的棋子,第一种人会从这些人的手里直接拿到五十块钱。他会告诉这些人,他们也可以自己去找人。

    他是按人头算的,这些人找来多少人,全看个人的本事,在他这儿,一个人头五十块钱。

    最后,这些人要给自己叫来的人几块钱,他不管。

    至于他给的五十块钱,算是定金,完成之后,把人头报到他这儿来,他再统一发一波。

    第二种则是被第一种找来的人,这些人的工资其实没有五十,只有四十。

    第二种人基本上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的,但凡态度和配合度高的,警察局的人也没罚太多,他们不是要赚四十吗,那就罚四十呗,差不多是他们干了十天的工资呢。

    钱没赚着,反而被罚了十天的工资,这些人心里悔得肠子青得不要不要的。

    至于第一批人,那警察看得就牢,问得就多了。

    “然后呢,雇他们的人是谁问出来了没?”她关心的只有重点,至于破案的过程,留给警察叔叔去做就好。

    “还没有。”施鹏笔在桌子上轻敲了后下:“如果这件事情有那么容易就能调查清楚的话,早就有结果了。你当安排这次事情的人这么傻吗,你以为中国警察真这么好当,案这么好破?”

    站着说话不腰疼。

    施晴运气:“爸,你别生气,我没那个意思,我那不是着急吗?”

    “着急也不该说这种没分寸的话,忘记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记得。”

    “记得就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在管教施晴这方面,施鹏的家教还是非常严的:“放心吧,这事儿我会处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