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65.第765章 还没完全失败
    可惜,就因为乔楠没有成为他的女朋友,这一切的一切就离他而去。

    要知道会有今天,他应该向翟家那个女婿卫德学习,多花点心思,只要把乔楠哄得团团转了,不管什么东西,久了,就都会是自己的!

    乔子衿一头雾水:“你、你笑什么?”

    事情都搞砸了,他们找来的人被抓起来了,事情的真相肯定得被问出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乔楠最后还是进了学校,参加了高考。

    他们要达到的目的一个都没有达到,倒是她妈,真的被车给撞了,躺着被送进了医院。

    想到街边上,那一滩已经开始变暗的血,乔子衿多少有些心慌。

    不是说小伤吗,为什么流了那么多的血,她妈不会有事儿吧?

    “没笑什么。”想到乔楠对自己没那个意思,却优秀得超乎他的想象,甚至比他曾经想过的老婆更要耀眼三分,再看看眼前这个对自己有意思,表现却连乔楠一根头发都比不上的乔子衿,陈军就觉得命运真会捉弄人。

    要是这两个人的情况能反一下,那该多好。

    “对了,陈大哥,你不是说,只会让我妈受个小伤,然后你的人会看着我妈,不会让我妈出事的吗?我今天看着……”妈的情况似乎比她预料中的严重多了。

    “我答应过你的事,当然会做到。你这么来质问我,怎么,你妈死了?”本就已经在懊恼自己为什么会错过乔楠这么一个好姑娘,毕竟乔楠的条件和情况,与他曾经设想过的新娘一模一样,甚至还更好一点。

    这不,被乔子衿多嘴一问,他的脾气就直接爆出来了。

    “没有,陈大哥,你别生气。我知道你答应我的事,一定会办到的,我没有怀疑你。那到底是我的亲妈,看到她倒在血泊之中,半天都不能动,我,我这不是心疼心慌吗?”

    事实上,丁佳怡发生了车祸之后,乔子衿一直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去看丁佳怡倒地流血的那一幕,她也怕自己会留下阴影。

    “现在心疼了,心慌了?计划开始之前,我把所有的事,都跟你说明了,没有骗你吧?”陈军一脸的不屑,这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少跟他来这一套。

    如果说,乔楠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新娘,那么乔子衿就是跟他同一类,或者说比他更狠一点的人。

    不是谁都能为了利益,明知道会发生车祸,还敢把新妈骗出来,看着亲妈要被车撞了,也没有提醒一句路上小心这种事来。

    “没有,你没有骗我,我我都知道的。”乔子衿欲哭无泪,她没有指责陈大哥的意思,她就是担心她妈,然后被今天的事给吓到了,想让陈大哥说点好话,安慰安慰她。

    她的要求也不高啊,怎么陈大哥的火气这么大?

    “陈大哥,是不是因为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所以你不高兴啊?”乔子衿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一半一半。”陈军往靠椅上一躺:“计划没成功,谁能高兴得出来。不过,我们未必就是完全失败了。等着看吧,好戏还没完呢。”

    他被乔楠和翟升害得那么惨,翟升的身份、地位太高了,他是对付不了,高攀不上,可是乔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毁了他们陈军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和心血。

    乔楠让他痛失所有,让他爸失去半辈子的成果,那么他也要让乔楠尝尝,明明胜利已经近在眼前,又突然被人一下子通通拿走的那种痛苦与绝望!

    欣赏归欣赏,懊恼依旧有。

    但是新账旧恨,陈军可是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哪怕乔楠已经参加了高考,他照样还有后招,能让乔楠大出血,尝尝不想为而不得不为的苦涩之味。

    “陈大哥,你真有办法,我就知道,有你在,乔楠以后就休想再笑得出来。”听到陈军这话,乔子衿放心多了,她就怕闹腾了这么久,乔楠什么损失都没有,那她岂不是白忙活,她妈不也是被白撞了吗:“陈大哥,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什么都别做,找个地方躲起来。除非你妈病好了,能在你爸的面前护着你,要不然,你就老实地窝着。好在现在是暑假,你也不需要出去见人。你要是不听我的,去演戏当什么孝女,以此来踩乔楠几脚。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可不能保证,出了什么样意料之外的状况,你也得自己负责,明白吗?”

    丁佳怡的单独出现,就已经把乔子衿这颗棋子给暴露了。

    乔子衿想要在乔栋梁的手里平平安安,不被打死,就必须是在丁佳怡清醒,可以护着她的时候。

    虽然这次的计划并不顺利,完成的程度跟完美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乔子衿目前来说还是有点用处的。

    在乔子衿彻底失去利用价值之前,这颗棋子,他当然要保一保。

    “陈大哥你放心,我,我一定不会那样做的。”乔子衿才升起的一丁点念头和小聪明,就直接被陈军的这句话给掐断了。

    “呵。”陈军冷笑,这世上聪明的女人其实并不可怕,而且还是可爱,但那种不聪明又自以为聪明的女人,那就是可怕加可恨!

    听到陈军的冷笑,乔子衿就汗毛直竖,有一种被陈军看穿的错觉:“陈大哥,我……”

    “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想的,我只看你之后怎么做,明白吗?”陈军懒得听乔子衿解释,打断了乔子衿的话。

    “陈大哥你放心,你、你就等着看我表现吧!”这下子,乔子衿是不敢再有半点自己的思想,陈军一句话,她就一个动作,免得她出自于一翻好意,最后却是做多错多,反倒是惹了陈军不高兴。

    挂断了跟陈军的通话,乔子衿嘘了一口气。

    以前跟陈军不熟的时候,她对陈军充满了憧憬,可是两人接触的多了,乔子衿总觉得没初时的那种感觉。

    还有,她时不时就会怕面上看上去如四月阳春一般温煦的男人,真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