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61.第761章 无法疏散
    她算是看明白了,今天这些事儿,都是有人安排的:“我妈也不止我一个女儿,这两年,我妈没回来过,只养了乔子衿,没养过我。我妈既然出了车祸,乔子衿呢,乔子衿怎么不管管?两年前,我爸出车祸,我跟乔子衿都给我爸输过血。假如,我爸的血能给我妈,那么我不去也没什么关系。相反,要是我爸的血不合适我妈用的话,我跟乔子衿放下手头上的事,通通不做,去了医院,也是干着急!”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妈出了车祸,生死未卜,你这个当女儿的就这么冷血,不关心吗?我说了,高考你可以有很多次,但是亲妈,你可就只有一个啊。”邻居也是着急,再这么下去,就真的要让乔楠进学校了。

    “那是我妈,我亲妈。她出车祸我使不上劲,我妈要疼我,你说她会让我坚持参加完高考去看她,还是让我去医院干站着,一边等?你也是我们老院里的叔叔,今天的‘盛情’你放心,我肯定记你一辈子!”

    今天有这么多的巧合,她妈在平城高中的门口遇到车祸,应该也是“巧合”里的一部分叫吧?

    “废话那么多干嘛!”楠楠是小孩子,不方便对长辈说难听的话,可他跟这个邻居可是平辈,拉着他女儿不让楠楠去高考,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乔栋梁脸色一沉,一个反扭,就像施晴刚才收拾小偷一样,钳制住了邻居。

    大家都是一把老骨头了,骨头哪里还有这样的柔软度,只见邻居的脸“唰”一下就白了,疼得哇哇大叫。小偷更是感同身受的缩了一下脖子,都不敢回想那滋味儿到底有多“销魂”。

    “老乔,我们可是多年的老邻居,轻点轻点,你做人明明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甚至还温温吞吞的啊。

    乔栋梁冷笑:“你们把我的客气当福气,似乎忘了,早年我可是从部队里出来的人。多了我对付不了,这一个两个,对付你们,我还是绰绰有余的。小偷跑不了,你是大院的人,今天过了之后,下一回,我肯定上门拜访,好好‘谢谢’您!”

    乔栋梁一脚踹开了老邻居,又脱下自己穿在外面的衬衫,直接把小偷给绑了起来。

    知道今天的事儿,都是有问题的,乔栋梁还能跟人客气?

    那气势,简直就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狠狠地摔了一个屁股蹲,尾椎骨隐隐作痛的邻居气得一阵龇牙咧嘴,他突然高声一扬:“被撞的那个女的家人在这儿呢,有她老公和女儿。赶紧的,病人家属可得陪着病人啊。这伤撞得,非常狠。”

    “病人家属在哪儿呢,赶紧过来上车啊!”医生跟护士也是被挤得一头汗,看到伤者的伤这么严重,医生跟护士连忙对丁佳怡进行简单的止血。

    “快快快,老乔,你赶紧带着楠楠过去。所有人让让,让让啊,救命如救火,大家让一让,让病人家属过去啊。”这位邻居一边说,一边还大有把乔栋梁往丁佳怡那个方向扯,而涌动的人潮更是把乔楠和施晴也往丁佳怡的方向挤。

    “别挤,大家都别挤,不要踩到人,慢慢来!”施鹏看到这个情况,更着急了,这都二十分钟过去了,堵在大街上的人愣是没有减少,是什么情况:“冯秘书,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大街上的人一个都没少,这要怎么恢复交通?”

    冯秘书猛擦汗:“我们已经在疏导了,可奇怪的是,那些老百姓就跟看热闹似的,怎么都不肯走,我们的人也没办法啊。”

    “那警察呢?”

    “刚刚来了几个,就因为有警察在,还疏通了几个人。亏得这里不是交通要道,要不然的话,麻烦更大了。”

    “铃铃铃……”临校的人清楚地听到,平城高中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乔楠跟施晴俱是脸色大变,施晴更是着急地说了一句:“乔楠,这可是预备铃!”再有十分钟,她们要是再不进考场,就只能明年来过了。

    听到施晴的话,乔栋梁恨得眼睛都红了。

    他想不明白,他们乔家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要这么狠,用这样的手段,只为了害乔楠参加不了今年的高考。

    要不是曾经当过军人的正义之气压制着乔栋梁,不让他乱来,否则,此时的乔栋梁真想疯一回,但凡敢拦在自己和乔楠面前的人,通通直接打趴下,啰嗦个什么劲儿。

    “靠,绿皮车?!”

    施晴急得满头大汗,逗大的汗一颗颗砸下来,湿透了施晴的衣服,更是迷了施晴的眼。

    亏得她的眼睛虽然被汗水给咸着了,但是眼力并没有因此退步,所以她清楚地看到街头开来了两辆绿皮车,每辆车上都坐着十几个穿着绿色军服的军人。

    这些军人的军服笔挺,衣角似乎还有一种硬邦邦的感觉。

    第一个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下来的,乃是身穿绿军装,带着绿军帽,眼神肃然,表情肃穆,削薄般的嘴唇轻抿,浓密的黑眉轻拧着显示这次事态的严重性,以及他的精神状的翟升。

    翟升才从绿皮车上下来,那军人独有的气魄与杀气,直接让靠近他的几个人立马噤若寒蝉,缩着脖子就跟只小鹌鹑似的,乖乖地站到一边去,把道给翟升让开来。

    翟升一眼就看到一脸焦色的乔楠,拧着的眉毛皱起的程度越发深了:“警察呢?”

    “在,在!”小分局的人看到把部队里的长官都给闹过来了,之前是一身的热汗,这会儿就是一身的冷汗了。

    “把附近几个分局的警察通通叫过来。”

    “回长官的话,都叫来了,你看,人到了!”亏得这个时候,警车呜啊呜啊地到了,小分局的小局长擦了擦汗,松了口气。

    翟升瞥了一眼道:“现在,你有几个人,一人疏散一块。”

    “疏散不了!”小局长为难啊,这些人就跟玩游戏似的,又或者说是在跟他们打游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