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47.第747章 另谋出路
    翟华没办法告诉卫德,她爸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他们这段关系的。

    卫德的事捅到翟耀辉的面前去,翟华当时眼前一片黑暗,真的觉得,自己这次跟卫德算是完了,她爸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指不定还要把她爸爸召来平城,两老一块儿口诛笔伐自己,逼着自己离开卫德,从此以后,再也不行跟卫德见面。

    为此,翟华都已经想着要怎么跟家里的抗衡,以捍卫自己的爱情了。

    所以,最后翟耀辉命令翟升将卫德从部队里除名,但并没有开口让翟华马上离开卫德,既然不赞同也不反对的样子,翟华心中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所以,翟耀辉是真心同意自己跟卫德的事这种谎言,翟华没法儿在卫德的面前说出来。

    “差不多?”

    差多了吧!

    卫德阴森森地笑了笑,翟首长可不是真的默认乔楠。

    要是乔楠的表现不好,就算翟团长喜欢乔楠,乔楠依旧有被踢出局的可能。

    现如今,他犯了那么大的错,他的那点手段和心思能骗得过华华,却是瞒不过老首长。

    老首长对他已经有了那么坏的印象,老首长还能答应把唯一的宝贝女儿嫁给他?

    卫德非常清楚,哪怕翟耀辉并没有开口阻止,但翟耀辉会赞同他娶翟华的机会,比让翟升娶乔楠的机会低得多了。

    他费尽心思,想要尽快升到连长,也是为了有一定的底气之后,堂堂正正地站在翟家人的面前。

    他的职位是比翟华低,家世更是无法与翟家比,但他是有才华,有能力的。

    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会向翟家的人证明,翟华的选择没有错,他优秀的足矣与翟华匹配,让翟家以有他这么一个女婿为荣。

    这下好了,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他想通过翟家人的认可,把翟华娶过门,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卫德?”看到卫德就坐在那里笑,也不说话,翟华心里有点慌慌的:“你是不是生气了?这事儿,我尽力了,而且实事求是地说了一句,卫德,这事儿,的确是你有错在先。”

    作为错的那一个,本就该罚不该赏。

    其实道理翟华都懂,但卫德是自己的男朋友,是自己想嫁的人,想当然的,翟华的那颗心就更偏向卫德一点,她能帮着解决的问题,就通通帮卫德解决,努力让卫德心想事成。

    本来心情就糟糕透顶的卫德一听就连翟华也谴责自己,说是自己的错和责任,卫德就更加恼火了。

    可是当他看到除名通知的时候,心里所有的气又压了下来:“华华,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我知道,就连这一次也是你好不容易替我在翟团长的面前争取来的。是我太急了,想着争功,好早点娶你进门,却忘了组织和纪律。我害得那位同志断了一条腿,现在我只是被除名,相比较而言,我这惩罚实在是轻得厉害。我不过除名,又怎么能换得来人家的一条腿。华华,我让你失望了,我也让家里的老父老母失望了。”

    “不,卫德,你别这么说,我不但没有失望,听了你这番话,我反而很为你骄傲。”翟华放心下来,感动不已,她早说了,卫德人是非常好的,她在意的其实不是卫德的才干有多少,她更重视的是卫德对她的好,以及他做人的人品。

    卫德苦笑:“华华,你对我好,所以才会被我感动,可是翟首长跟翟团长对我的印象,肯定已经不怎么样了。我要升到连长,才勉强有资格去翟家,请求老首长把你嫁给我。但我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我以后凭什么还能挺直腰板站在老首长的面前,说我要娶你?别说什么你这些都不在意,我在意,别人也会在意。我不希望自己一事无成的时候娶你。难道,我们俩结婚了之后,这个家由你养?我只要整天待在家带孩子?真这样的话,我还是个男人吗?华华,我有我的骄傲和自尊。”

    翟华叹气,她知道卫德说的都是事实:“已经这样了,而且你今天就必须离开部队,东西我是替你收拾好了,那接下来,你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卫德皱着眉毛,一脸深沉跟纠结:“我听别人说,现在外面的世界发展很快,科技更是日新月异。要不,我去做生意?其实跟当兵比起来,我下海经商的话,运气好点,指不定我能更快的娶你。”

    “下海经商?”

    “你不赞同?”

    “不是不赞同。”之前,她小私库里还有一笔钱,完全可以这个时候拿出来支持卫德做生意。

    卫德是军人还是商人,她都不在意,她喜欢的单纯就是卫德这个人。

    可是如今她那笔小私库的钱,全拿去给那个排长了,没办法支持卫德。

    就她了解,卫德平时发下来的那点工资,绝大部队也已经寄回老家,身边留的钱并不多。

    要是卫德想做生意,卫德自己拿不出这笔钱,老家肯定也不可能拿出多少来支持卫德的创业。

    少了创业基金,卫德下海做生意哪有这么容易,这又不是上嘴皮碰下嘴皮就可以解决的事儿。

    “那是什么问题?”卫德看着翟华,总不会他现在不是军人了,翟华直接不喜欢他了吧?

    翟华勉强地笑了笑:“你做生意当然好,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做什么生意。不同的生意,所需要的启动创业基金的数量也不一样。”

    翟华婉转地在提醒卫德做生意是需要钱的这个大前提,还有,不同的生意,需要钱的数量也不一样。

    只不过,就卫德现在的情况,别说是大钱了,就连小钱都没有,拿什么下海?

    卫德脸黑了黑,是啊,他要权没权,要钱没钱,什么都没有的他,拿什么做生意?

    “卫德,你别急,办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我们好好合计合计,肯定会有办法的。我那些大院儿里一起长大的发小,跟我和翟升一样进部队的有,可不愿意进的也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