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35.第735章 比黄金更珍贵
    “只要你说,只要你肯放过我,怎么样,我都可以。”说到最后,赵雨直接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啊,情绪崩溃不已。

    乔楠一点都不怀疑,要是自己再给赵雨施一点点的压力,赵雨已经紧绷的神筋会“啪”的一声,断掉:“别哭了……”

    初中那会儿那个骄傲不已,就跟只小公鸡似的赵雨,如今变成了一只小瘟鸡,乔楠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对你,我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也从来没有让任何人去对付你。你的情况,我并不了解。”

    “那……”为什么同班同学,都那么排挤她,不是乔楠发的话吗?

    “跟我无关。”乔楠叹了一口气:“你不会以为,年级第一真那么好当吧?关于传言,有一部分是真的,的确是有几个学生家长来找我,替他们的孩子补课。本来,我都是拒绝的,因为我自己的学习时间还不够。上半年高三生是我给抓的考题,我们同届的,我也没落下。我出的试卷,上半个学期,你也没少做吧?我要顾好自己的学习,还要兼顾这么多的杂事。我又没长了三头六臂,哪儿来这么大的精力去搭理你跟许婷婷?”

    “那怎么……”赵雨一怔,跟乔楠没关系吗,她还以为,这些都是乔楠对自己的报复。

    “不是我,与我无关,我没有发话,我也不觉得自己在学校里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不但可以左右自己班的同学,还能左右整个高三届同学的意志。不过,照你的说法,他们对你的态度,肯定源于我的关系。”

    乔楠也不清楚,怎么好端端的,高三届的学生都开始针对赵雨了。

    “那,那我怎么办?”这下子,赵雨更慌了,抹着眼泪的样子也越发可怜。

    事情不是乔楠做的,要是乔楠没法儿阻止的话,她是不是要一直被人欺负,直到高中毕业?

    “这就要看你,你缺的是跟同学相处的氛围,还是缺了我提供的资料?”乔楠问了一个现实而又犀利的问题。

    假如赵雨缺的是朋友,乔楠只能说不好意思,她本来就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要排挤赵雨,所有人对赵雨的态度,都是出自于个人的意愿,她无权干涉。

    假如是后者,乔楠倒是还可以控制。

    良久,赵雨才又燥又羞地说了一句:“他们不肯把你提供的资料给我,总说缺了一份。老师说没有多印的,让我向同学借了去复印,但没人肯借我。”

    朋友?

    赵雨早看透了,在平城高中这个地方,她交的朋友,都是一些假朋友。

    平时占她便宜的时候,一个个贴得近,真有点问题,一个跑得比一个快。

    高中最后一年,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通通从脑子里甩出去,一心一意把书念好,考个理想的大学,什么也没有这个重要。

    被人排挤,没有朋友,赵雨都不怕。

    可是,乔楠给的复习资料对高三生来说,比黄金更珍贵,只有这个,她不能失去。

    “乔楠,我,我可以给钱,你说多少,就是多少!”想着乔楠不是招了学生开补习班吗,知道乔楠的情况有多窘困,赵雨干脆提出了金钱交易,她不白要乔楠的。

    乔楠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如果你是外校的,我可以拿你的钱,如果你跟我不是同一届的,我也可以拿你的钱。可惜,你都不是,还是跟我一块儿初升高上来的同学。行吧,以后发资料,你来找我。你找我几次,想来你们班的同学会把资料给你了。”

    “真的?!”赵雨眼睛一亮,满是希冀之光,她没想到乔楠这么好说话。

    在来找乔楠之前,赵雨甚至已经想好了无数种被乔楠为难的可能,乔楠是不是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让自己下跪认错,到时候,自己跪是不跪?

    谁成想,乔楠不但没有让赵雨给自己道歉,不过就是几句话的功夫,乔楠就那么宽容大量地原谅她以前所做的一切,并且愿意把资料给她:“乔楠,你,你没骗我吧?我、我以前那么对你……你初中作文比赛的时候,你的笔,真的是我砸坏的!”

    赵雨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乔楠未免也太好说话了。

    换作是她,如果占了上风的人是她,求到自己面前的人是乔楠,她肯定会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报复以及羞辱乔楠。

    但是乔楠对自己的时候,却连一丁点那个意思都没有。

    瞬间,赵雨的眼睛又红了,哭得比刚刚还要惨,泪水还要多:“乔楠,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行了,你的对不起我听够了。之前的资料,你缺哪些告诉我,我会让唐梦然给你送过去。”唐梦然是她们寝室里最“没心没肺”的一个,找别人送的话,乔楠还要担心这个室友会不会故意拿些话来刺赵雨。

    乔楠都肯答应把资料给赵雨了,就是真的不想再去计较赵雨以前做过的事情,那些不必要的为难实在是可以不用出现了。

    显然,赵雨是明白了乔楠让唐梦然给自己送资料的用意。

    赵雨深吸了一口气,吸得鼻子两翼都贴在了一起:“乔楠,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说完最后一句,赵雨就跑开了。

    赵雨离开之后,乔楠扭了扭自己发僵的脖子,只听到自己脖子的骨头发出“卡卡卡”的声音。

    “烂好心。”施晴靠在一边的一棵大树的树杆上,十分不认同乔楠的做法:“这个赵雨不是也跟你不对付过吗?她现在有多惨,又不是你害的,完全是她同班同学的意思,跟你没关系,管那么多干什么?”

    这样的以德报怨,一点意思都没有。

    “德”应该留给那些值得被它所对待的人,像赵雨这种人,浪费。

    乔楠苦笑:“你这个评价,我也不是第一次听了。赵雨就是个孩子,最重要的是,我向来的准则是,只要她不来招惹我,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并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