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721.第721章 翟华过分的要求
    这事儿闹得不小,一旦被翟家的人,尤其是翟首长听说,不管翟首长知不知道卫德跟翟华姐的关系,二话不说,卫德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上了翟家人心中的黑名单。

    像卫德这种在集体行动里的个人主义、英雄主义,是翟家人最讨厌的。

    “因为翟华昏了头了,卫德是有恃无恐。”翟升冷笑了一声,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翟华的身上去。

    要不是翟华对卫德这么心死眼,为了卫德,曾经不会做的事情,如今,哪一件翟华没做过,冲着翟华这个表现,卫德有底气啊!

    在翟升看来,这事儿不能怪别人,要怪就得怪翟华。

    没有翟华,怎么也不可能出卫德这事:“我看,她不但头昏了,连眼都瞎了。”

    唯一的胞姐,喜欢上这么一个男人,一瞬间,翟升整个人烦躁不已,就如同一头酝酿着怒意,盘来走去的豹猎一般,锐利的眸子之中隐隐透着一股煞气。

    这一次,不单是翟华,翟升都把苗头指向卫德这个本人了。

    当然,卫德和翟华这次一个人都跑不了。

    “翟华姐到底什么意思?”乔楠已经想不出什么话可以用来安慰翟升了,换她遇到这样的事,也受不了啊。

    “她?”翟升胸前一阵起浮,怒海翻腾:“我跟她有收入之后,家里从来没有管过我们。就以我们的生活习惯,能花钱的机会少之又少,她准备把自己这些年来所有存的钱,全给那个排长。”

    “翟华姐这是想用这笔钱,把这个排长位置买下来?”乔楠一听就明白,翟华这笔钱砸下去是什么意思了。

    那位排长的腿断了,军功跑不了,那也没法儿继续待在部队里,顶多是由部队里给安排一份差不多的工作,也算是对排长的补偿,免得断腿后的排长,连生活工作都是问题。

    这事儿,要追究起来,卫德吃不了兜着走。

    翟华这钱砸下去,排长及他的家人一旦收了,意思就是默认了部队里的这个安排,不再提卫德的情况。

    只要当事人不说话,没人吵没人闹,卫德犯下这么大的差错,真有可能消声于无形。

    翟华这屁股帮卫德擦得,贵是贵了点,但有用啊。

    排长的腿是回不来了,部队是待不了了,与其得罪人,讨个没什么用的公道,还不如拿了这笔钱,更能解决家里的问题。

    这下子,乔楠的脸色都好看不了了:“这跟以权压人,以钱压人,有什么区别?”

    难怪翟大哥会说,翟华姐跟卫德在一起之后,变得都不像是以前的翟华姐了。

    光凭着翟华姐跟卫德在一起之后,所有的改变都是坏的这一点,卫德就不招人喜:“安抚得好还好,要是安抚不好,哪里没照顾到,那可就得拿翟家的名声去搏,翟华姐想好了?她真要赌这么大?”

    这次任务,肯定不止排长一个人被卫德给坑了,排长有了补贴,别人就不要了?

    一旦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谁吃亏都不乐意,排长是闭嘴不说话了,其他人还说话呢,要再被逮到机会,闹到翟首长的面前去,翟华姐等着跪搓衣板儿吧,这个惩罚还是轻的。

    翟升喝了口水,心里的燥意都影响到他嗓子的感觉了:“谁说不是呢。翟华知道有这个问题,所以她想让我帮她在部队里压一压。除了那个排长之外,其他人都没那么严重。”

    翟华的钱,只够安抚排长一户的,其他的,翟华顾不到。

    她顾不到的,就只能靠翟华用权力来压,双管其下,总能把卫德闹出来的风波,通通给摆平的。

    乔楠的手指“咚咚咚”地敲在桌面上,节奏又快又急:“翟大哥,翟华姐被这个卫德物质化,权力化了。”太可怕了。

    之后的事,乔楠不用问,也能猜得差不多。

    对于翟华姐的要求,翟大哥不可能答应的,姐弟俩势必要为了这事儿吵架。

    翟华姐为了替卫德摆平这件事情,只能缠着翟大哥,这不,翟大哥不乐意在家面对翟华姐,都跑到她这儿来避难了。

    “我能让他们俩在一起,我翟升的名字就倒过来写!”翟升一直以为,翟华有分寸,他早就知道翟华背着家里的人似乎谈恋爱,他也从来没想过要管或者查。

    翟华是成年人,应该有自己的私生活。

    可眼下的情况已经逼着翟升,不得不对翟华严厉起来。

    卫德这个情况,真的是越来越夸张了。

    翟升要收回曾经以前对翟华所有的信任,在别的时候,翟华或许还有分寸,但是在卫德的身上,翟华第一个失去的就是理智。

    “那你总待在我家,也不行啊。我估摸着,翟华姐要是没办法求你松口替卫德圆了这事儿,她是不会走的。卫德已经醒了,他肯定也清楚,什么才是重点。指不定翟华姐放着受伤的卫德不管,追着你回翟家,就是卫德教的。”乔楠替翟升着急,这事儿要没完没了了。

    翟升嗤笑了一声:“翟华跟卫德没那个机会了。”

    “没机会了?”乔楠表示不明白。

    “等一下就有结果了。”翟升靠着,闭目养神,他来乔家,不单只是来看楠楠,平复一下心情的,他也是给这次的事情一个酝酿、发酵的时间,这会儿,应该差不多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乔家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喂,你好。噢,苗阿姨……嗯,在的。”

    听到儿子果然在乔家那边,苗青立刻松了一口气。

    “苗阿姨,我让翟大哥听电话?”

    “……”

    “噢,好的,那我现在跟翟大哥说……不用客气,苗阿姨,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乔楠说:“苗阿姨的语气挺急的,让你赶紧回去,翟首长发脾气了。卫德的事儿,捅到翟首长的面前去了?”要不然的话,翟首长怎么可能发脾气到让苗阿姨打电话特意请翟大哥回去。

    更何况,翟升刚刚才还告诉乔楠“没机会”了,这个电话接着就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