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98.第698章 明白翟华的变化
    翟华还没有问,施晴脱口而出:“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乔楠眼睛看着施晴,余光却瞥着翟华:“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好比是附中的学生和平城高中的学生一块参加高考。如果缺的只是机会,那就像是附中的学生要高考,通过这次高考跃上一条新的,更坦荡光明的人生路。如果是后者,那就像是平城高中的学生,有我帮着抓考题。你说两者之间,想在高考的时候,搏个出彩的成绩,哪个更容易一点。”

    “当然是平城高中的学生更容易啊!”

    乔楠帮着抓考题,说穿了,跟做弊有差点不多的意思,就是提前猜题目啊,只是这样的做弊并不算是恶劣,却有点投机取巧的味道。

    事实证明,但凡是跟着乔楠投机取巧过的平城高中学生考出来的高考成绩,就是好。

    至于附中的学生,他们所考出来的成绩,就完全是靠他们自己和附中的老师一起共同努力得来的成绩,真实性可能会更高一点。

    “那你现在明白了吧?”

    “嗯,明白了……”

    施晴点头之后,乔楠才看向沉默了许久的翟华:“翟华姐,你想好了没有,你的对象到底是属于哪个情况?他所缺少的是机会,还是跟在翟大哥身边这么一个机遇?”

    翟大哥接手的都是大任务,任务难度系数是高,可是翟大哥处理问题的反应快,能力强,几乎没失败的,都是凯旋而归。

    换句话说,只要跟在翟大哥的身边,听从翟大哥的命令,顺利完成任务,几次积累下来,没有大功,也有小功。

    小功一积,翟华姐对象想往上升一升,只要翟大哥的手稍微松那么一点点,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翟华坐在那里半天,怔是没答一个字。

    “翟华姐,你要是没想好,要不就先回去想想好了再跟我说?至于你对象******情况,我想,问题应该不大。至少在你想清楚之前,你对象他妈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清楚。”

    这位老人是真病还是假病,她不知道。

    只不过,病得不严重,几年之内死不了,那是肯定的了。

    把乔楠的话琢磨明白之后,施晴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客气了。

    合着翟华姐千挑万选谈的对象,就是一个想跟在翟大哥屁股后面捡漏,捡便宜的怂包啊。

    “你,你们不要误会,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别把事情往他的身上扯,他是无辜的。”感觉到施晴眼神里的不屑,翟华有点难堪,却还是忍着替卫德解释清楚:“是我希望我跟他之间,能够快点开花结果,了了他妈生前的一桩心愿。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瞎想决定的。”

    “这事儿是谁想出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翟华姐,你心里有答案了没有。如果是前者,其实不需要我帮忙,我相信以你跟翟大哥的关系,翟大哥不可能拒绝。如果是后者,翟华姐,我觉得自己更没有必要帮你们这个忙了。”

    “可……”

    “我说了,这事儿不管是谁想出来的,都不重要。如果是你想的法子,我只能说,翟华姐,你最近变得好多。我以为,以翟家的家教,你是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甚至主动在别人的面前提出来,这不像是你的做事风格。”

    翟家,包括苗阿姨在内,都不是这种喜欢走后门,捡现成便宜的人,翟家人没有这种想法的。

    施晴对着乔楠眨眨眼睛,这么说来,其实是那个男的想走翟大哥的捷径,自己要脸不肯开那个口,还让翟华姐替他背这个黑锅,接受所有人异样的目光?

    乔楠撇了撇脸,让施晴收敛一点,当着翟华姐的面,别太放肆了。

    这个男人,好歹也是翟华姐的对象啊。

    哪怕这个男人不是个好的,也跟她们没太大的关系,翟华姐得自己去分析,去判断,才行。

    “翟华姐,这天有多热,你也看到了,我跟施晴想要午睡了。如果你还有其他的事,等你都想明白了,再来找我?”乔楠大有送客的意思。

    翟华无事不登门,登门必有事的情况,让乔楠心里不太舒服。

    不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她就是一个揩翟家油的人,有事找她帮忙了,翟华姐对她说话就好声好气的。

    翟华姐的态度,完全取决于她的价值几何,这样的接触,让人舒服不起来。

    “好,我回去想想。”良久,翟华叹了一口气,总算是肯离开了。

    倒不是她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卫德肯定是属于前者,而不是后者。

    可问题是,这条路是卫德要走的,要是她一个人替卫德拿了主意,让别人误会下决定的人是卫德不是她,所以翟华只能先离开,跟卫德联系一下之后,再确定要怎么跟乔楠说。

    “行,翟华姐,我送你。”

    好歹把翟华给送走了,乔楠虚脱地躺在沙发上:“真要命,就会翟家的人,比我看书做题目,难多了。”人类的复杂已经不能靠计划和揣测就能摸透的。

    “翟华姐到底是几个意思啊,连个排长都混不上,这么差的男人,翟华姐是怎么看上的。就连我同桌朱宝国也比这个男人好出一百倍,一千倍啊。要是让朱宝国去部队混个七、八年的,不说朱宝国能跟翟大哥一起成为团长,想当个营长还是不难的。”

    所以啊,这个男的是表现得有多差啊,才会在部队里一事无成,想要个前程,还得靠自己的女人问别人讨要,她算是开了眼界了。

    乔楠抿抿嘴:“以前有些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翟华姐对我的态度,一会儿甜,一会儿苦。在知道我跟翟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反对过,只有支持了。”

    要是这样的话,翟华姐变来变去,喜怒无常的脾气,就有了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