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86.第686章 电灯泡的自觉
    她一个小姑娘都不断充实自己,就怕以后真的跟翟大哥在一起了之后,别人说她配不上翟大哥,跟翟大哥在一起是贪翟大哥家的条件。

    作为一个男人,在这方面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比她少的。

    乔楠现在比较好奇的是,翟华谈恋爱了,对象还是这么一个情况,翟升和翟家的人知不知道这事儿。

    “也是,我同样想不明白,翟华姐是几个意思。”施晴老成地摇头,翟华姐找的那个对象的情况,不比乔楠好,甚至比乔楠差。

    乔楠好歹还是学生,成绩好,将来有无限的可能,翟华姐那个男朋友,就是部队里的一个普通兵,排长都还没有升到,跟翟华姐个人的情况差距都大。

    要是翟大哥都不能跟乔楠在一起的话,翟华姐跟那个当兵的事儿,就甭想了。

    “对了,学校奖你这么一套房子的事,你准不准备跟你爸说?”

    “不是很想说。”乔楠叹气,自私地说了一句。

    “怕乔叔叔守不住?”

    “嗯,其实,不单我爸有问题,乔子衿和我妈都有问题。我爸在她们的面前太老实,她们俩在我爸的面前心眼又太多。告诉我爸,指不定是让我爸多一件心烦的事情。”乔楠对自己这一家人的性格了解得很透彻,每个人都有问题,责任不全在她爸的身上。

    “不告诉乔叔叔,你那个房产证能做得也来吗?”这也是个问题啊。

    “不难。”对于这一点,乔楠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身份证在我自己的手里,我说我要用户口簿,我爸肯定会给我。甚至,不用告诉我爸,我也找得到。”

    当初他们从乔家搬出来的时候,她爸就把户口簿拿在手上了。

    “那你准备自己拿?”

    “不,问我爸拿。”乔楠想了想道:“我问我爸拿就好。”

    “行吧。”施晴点点头,这事儿要是告诉乔叔叔吧,怕乔叔叔有心理负担,被人一哄,一不小心给说了出来,替乔楠招来麻烦。完全不说,乔楠心里又不舒服。

    所以,乔楠直接问乔叔叔要户口簿,给一点暗示,乔叔叔自己能想到多少,就是乔叔叔一个人的事儿了。

    大家都是一家人,做点事儿还要考虑到这个份儿上,施晴也是心累。

    不过再想到自己家里的情况,施晴又表示,他们施家也没比乔家好到哪里去。

    乔楠跟施晴才到家,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笔直挺拔如白杨,苍劲如柏松一样的男人,一身军绿色的军装沉稳庄重。

    “翟大哥?”看到翟升,乔楠一脸的惊喜。

    “去哪儿了?”翟升摘下帽子,帽延那一圈的头发完全已经被汗水打湿,原本麦色的肤色在太阳的光照之下,染上了一层巧克力色,用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翟升又黑了。

    “去学校了。”乔楠打开门,让翟升进屋。

    一见到翟升,施晴不高兴地瘪了瘪嘴,但到底是没有勇气跟进去,而是回了自己的家。

    施晴倒是想跟进去,毕竟她是想跟乔楠一块儿玩儿,又不是为了翟大哥。

    可是,凭着这一年的经验,施晴懂得了一个道理,当别人的电灯泡,再发光发亮都没有关系,唯独不可以当翟大哥和乔楠之间的电灯泡,因为翟大哥会收拾人。

    看到施晴并没有跟过来,乔楠乐了,因为只有在翟升在的时候,施晴才有可能会这样:“翟大哥,你到底怎么地施晴了,为什么你每次来,施晴都自己走了?”

    施晴可不是那么乖的人,被施晴跟惯了,身后少一条似尾巴一样的施晴,乔楠还挺不习惯的。

    翟升就跟回到自己家似的,把军帽放下,顺便把外套给脱掉,挂在沙发上,露出只穿了背心的上身,宽厚的背上肌肉贲张,有力的胳膊粗壮得都能跟乔楠的腿比了。

    翟升只是静静地往那儿一坐,并不算特别小的乔家就似被翟升整个充满了一样,霸气逼人,让人有一种窒息感。

    “擦个汗。”乔楠一手拿着刚拧过井水的毛巾,一手端着一杯温茶,那温柔缱绻照顾翟升的样子,就似一个妻子一般。

    翟升伸手拉了乔楠一下,让乔楠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接过毛巾擦脸,顺便把头发尖儿冒的汗珠子也给抹了。接着,脸一撇,伸向了乔楠,乔楠抿抿嘴,将水端到翟升的嘴边一倾,水自然而然地就进了翟升的嘴里。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两年,相处的时间却没两个月,但是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如同结婚好几年的老夫老妻,熟悉而默契。

    “翟大哥,你这人真的是……”等翟升喝完了,乔楠才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你擦完了自己喝呗。”

    每次都这样,怎么翟大哥一到了她家,手就跟暂时废了一样呢。

    没人的时候还好,有一次,施晴在,翟升被喂习惯了,头一撇,依旧让乔楠喂。

    乔楠水都端起来了,但在瞥到施晴的存在后,愣是把水杯塞到翟升的手里,让翟升自己喝。

    也是自那一次以后,但凡翟升出现,施晴就会乖乖离开和消失。

    可就算是这样,乔楠依旧有点不太习惯,怎么他们俩个在一起的时候,翟大哥就不习惯用自己的手吃东西?

    “渴。”等不了。

    “……”乔楠表示,我不信,就这么渴。

    翟升轻笑了一声,打趣地看着乔楠:那你还不是喂了。

    乔楠气得仰天,那还是她的错了?

    气归气,乔楠接过翟升擦过的毛巾,又去拧了一遍让翟升擦,等翟升脸上的暑气略消,她才真的坐下来没动。

    这么一擦,身上的热气消了不少,翟升微拧的眉头也跟着松开:“你不是怕热吗,好端端的怎么去了学校?”

    乔楠苦夏的毛病,除了施晴之外,就数不在平城多数的翟升知道得最清楚。

    “校长说,要把这房子送给我,明天带我去过户,所以我去了趟学校。”乔楠一点也没有要瞒着的意思,通通都告诉了翟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