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74.第674章 影响(加更)
    要是乔楠因为老师的这几句话,精神压力太大反考试考砸了,乔楠不吃批评,这些老师第一个吃批评。

    有些话,大家心里可以想,但是不能说。

    看到乔栋梁这个情况,施晴都不好意思告诉乔栋梁,其实他还是要紧张紧张的,因为乔楠给这次在高考的高三学生抓了最后七天的考题。

    考得好,乔楠的功夫大大的有,考得不好,学校不计较,也不知道那些学生家长,会不会以此为借口直接高翻天。

    这么一想,施晴开始明白,为什么乔楠不愿意掺和这些热闹了。

    这些个事,看着挺风光的,高二生给高三生抓考题,一个弄不好,明明是好心,最后还被赖了一身的锅,甩都甩不掉。

    “不早了,我去做饭。”心放平的乔栋梁看看时间,然后直接拿出放在冰箱里的菜,洗洗干净,剁剁炒了。

    乔栋梁一离开,施晴靠近乔楠:“关于今年这届高考的事情,你没跟乔叔叔说啊?”

    “说什么,又不是我高考,这个决定也是孟校长做的,我一个小学生只是服从学校的安排而已,又不是我自告奋勇挺上去的。”乔楠热得不行,用小手帕往脸上抹了一把汗。

    她爸胆子不是特别大,尤其是对她的学习,更是紧张。

    像这种不是她学习问题的问题,就不要提了,免得他爸多一件要担心的事儿。

    且,一开始的时候,乔楠以为今年乔栋梁会全心全意紧张乔子衿高考的事儿,没想到她爸如今更在意的人是她,对乔子衿的高考反而极是看得开。

    这个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喂,好你……噢,孟校长啊,明天返校?为什么?”

    这都放暑假了,为什么她还要返校,她成绩报告单,早就拿好了啊。

    二千年的高考制度跟之后的不一样,2003年前,中国的高考被安排在了七月的7、8、9三天里,直到2003年后才被改放到6有的7、8、9三天。

    所以,在这会儿高三生高考的时候,乔楠这是已经结束了高二的学习,正处在升高三的暑假里。

    什么考试啊,拿成绩单啊之类的小事儿,乔楠早就通通都完成了,暑假里几乎没有再要返校的理由了。

    施晴的耳朵一竖,抱着乔楠的肩膀,把耳朵贴在电话机上,一起偷听:“……估分……”

    听了半天,施晴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估分两个字。

    高考结束之后,高三生几乎都会回学校,而学校则会将本次高考的考卷通通都贴出来,并在考卷上附上正确答案,让学生可以对照,并且估算自己这次能考多少分,以便于决定之后要的考哪所大学。

    孟校长这是打电话让乔楠也去,但乔楠却觉得自己没有去的必要中,明年不用叫,她也得回去对个答案之类的。

    “孟校长,我回去干嘛?”

    “……”

    “孟校长,不用了,我就不回去了。”听到孟校长的理由,乔楠拒绝得更加干脆了:“不用,一切都是学校的安排,真的不用,谢谢孟校长。”

    “校长请你回去一块儿估分?”施晴问。

    “嗯。”

    “干嘛不回去啊,要是情况好,指不定明天你会收到一大堆的感谢。”多好的事儿啊。

    “万一收到的不是感谢而是憎恨呢?从此以后,我是不是要买一只乌龟壳,天天带在身上,免得被这一届的高三学生的家长寻仇?”

    施晴拍了乔楠的肩膀一下:“你应该对自己更有信心才对,孟校长特意打这个电话过来,怎么看,我都不觉得是我们学校的高三学生才差了。你辛苦了这么久,掌声和鲜花是必须要的。”

    又不是白得的,乔楠好歹也付出了七天的心血吧。

    “不去。”乔楠坚持己见:“只是估分,又不是出来的真实数据,估分也存在了不准确信。万一有些人自我感觉良好过了头,错估了风怎么办?”乔楠知道估分是怎么回事儿,但又不愿意凑这份热闹。

    “行了,你别说出,孟校长那边我都亲自拒绝了,要是被你说几句我就去了,孟校长怎么想我啊。”乔楠让了让,这大热的天,两个人靠这么近,想要她的小命吗?

    施晴突然想明白什么似的,上下打量乔楠:“你之所以不愿意返校估分,不会是因为你怕热,怕被太阳晒吧?”

    “是啊,不行吗?”乔楠略囧,她不愿意返校,的确也是有这个意思。

    就现在这个天,除非出门早,要不然就是跟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得被太阳晒得脱几层皮呢。

    加上这年代空调什么的都还不流行,乔楠实在是不想遭这个罪:“你也安生点吧,明年就轮到我们了。七月的考试不比六月的考试,热得多了,不得这去考试还是返校对答案,都折腾人。这样难熬的过程,一遍就足矣叫人‘回味’一生了。要是我有两次经验,你想折腾死我啊。”

    不单是估分,原本孟校长还想拉着乔楠一块儿巡视一下今年在各校考试的考生的情况呢。

    想当然的,乔楠依旧拒绝了。

    帮忙,可以,但这些乱七八糟,杂七杂八的事,她就不再为难自己了。

    “好吧好吧,这是你的事,你都不关心,我起什么哄。”施晴觉得没意思极了,乔楠果然不像是个正常不到二十岁的小孩子,一点这个年纪的好奇心和好胜心都没有,日子过得平静得就跟老太婆似的。

    直到晚上回到自己的家,施晴对这事儿还和耿耿于怀,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施鹏叹息劝了一句:“乔楠是聪明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就某些虚无飘渺的事情,的确不必要太过在意。乔楠性子静,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但对于这一点,你应该心存感激。”

    “为什么。”不是不想感谢乔楠,但理由呢?

    “难道直到今天,你还没有发现,你待在乔楠身边的时候,很容易受乔楠的影响,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