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73.第673章 不紧张
    “今天刚刚高考结束,我们厂子里的人都在讨论这个。好几户职工家里今年就有高考生,说家里的孩子考完试之后,整个人都瘦脱形了,太辛苦了。楠楠啊,明年这会儿,你可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我看你平时看的书够多了,等来年高考,越是接近考试,你就越是要放轻松,书能少看一点就少看一点。”

    想到同事家的孩子,看书看到最后头疼得不行,直接送医院去了,乔栋梁就心有余悸。

    乔楠点点头接受了乔栋梁的好意。

    想到这几天乔栋梁吃吃喝喝都挺正常的,一点异样都没有,乔楠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爸,我姐也是今年高考。”所以,他们家今年也是有高考生的。

    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她爸都不担心和关心乔子衿的情况?

    “你姐……”乔栋梁笑笑:“你姐从小到大,考试的时候,从来没紧张过,这点挺好的。不管紧不紧张,她的成绩就这样了。”

    乔栋梁不是不紧张,而是没什么可让他紧张的。

    每年的高考生多了去了,只有那些孩子成绩本来就好,又在意孩子学习成绩的家长才会有那什么重视跟紧张的情绪在。

    面对乔子衿这个女儿,乔栋梁的心态只有一个:这是一个读书人才有出头机会的社会,只要子衿愿意,女孩子多读一点书,肯定是不会吃亏的。但他不会再强求子衿的成绩有多好,子衿能考什么成绩就是什么成绩。

    乔家已经没有第二笔钱,再为乔子衿买分进学校。

    越是没有心理负担,乔栋梁当然就越是看得开。

    施晴暗暗对乔楠竖了竖大姆指,觉得乔楠对乔栋梁的影响太大了,大女儿的高考,说不关心就真的不关心啊?

    乔楠拍了施晴的大姆指一把,她爸想关心,可是能关心得着吗?

    除了平时缝年过节,乔子衿根本就不出现,也不回来,这都快两年了,乔子衿从来没有向她爸交待过具体的住宅地址。

    哪怕她爸动了什么心思,想看看乔子衿和妈,看看她们母女俩的生活好不好,她爸都不知道去哪儿找人,也不知道打哪个电话可以联系到乔子衿。

    但凡是她爸对乔子衿有一丁点的关心,可能够让他关心到的渠道,一点点都没有。

    久而久之,她爸这是习惯性地不去想乔子衿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打从两年前起,她就明确地告诉她爸,无论她爸做什么决定,必须是以自己的心意为根本,她的意见连为辅都不需要。

    她爸要想关心乔子衿,给乔子衿送钱什么的,她一个字都不会说,更不会管。

    为此,她爸对乔子衿的态度怎么样,可不能赖在她的身上,更别把“功劳”算在她的头上。

    但凡是跟她妈和乔子衿有关的事,她不会多一句嘴,只想撇得干干净净,一点关系都没有才好。

    施晴愣了愣,直摇头。

    人有逆鳞,乔子衿和那位未见过面的丁阿姨简直就是乔楠的死穴,不能碰,一碰,乔楠就跟吃了炸弹似的自爆了。

    不过,想到自己看到过的资料,乔楠的这种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

    “施晴,你也是,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们俩个孩子的成绩,平时都挺好的。都不需要你们超常发挥,正常发挥就够了。你们俩,一起考上首都的大学,将来的前程肯定错不了。”

    “乔叔叔,你心可真够宽的,难道你不知道,明年高考,我们学校里的老师都说,乔楠很有可能为我们平城高中考个省城文科状元回来吗?”想要考状元,还是需要点超常发挥的,至于自己的情况,施晴没怎么好意思说,毕竟在乔楠的面前,她没啥看头。

    要不是高考文、理科同时进行,否则,以乔楠的水平,双科考都能够参加。

    只要乔楠掺一脚,理科界最后的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说不好。

    乔楠之前考的年级第五不能算数,毕竟乔楠还有近整一年的学习时间。

    “状元?”乔栋梁先是笑了笑,随后马上放平心态:“不说状不状元的,能考上,那是最好,考不上,也不算失误。楠楠,你可千万别因为学校老师对你的评论就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以省城文科状元为目标。其实……真的,你跟施晴只要保持就够了。”

    楠楠之所以这么用功,难道真的是冲着省城状元去的?

    楠楠会给自己这么多的压力,非要让自己这么出色,说到底,也是因为翟家吧?

    要不是翟升,楠楠根本就不用这么辛苦。

    从这一点上来,乔栋梁其实是挺不喜欢翟升这个未来女婿的。

    “你们学校的老师也真是的,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瞎传什么。”想到同事们孩子今年的表现,乔栋梁急了。

    万一楠楠的压力大了,会不会也跟今年这些孩子似的,看书看到脑袋疼要进医院去看啊?

    “爸,别急,我不紧张,真的。”不过几句话的时间,乔楠看到施晴顺利地把她爸给说慌了,乔楠连忙安慰:“我不会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的,我也从来没有把文科状元当成是自己的目标。我的想法挺简单的,就是想考个好学校,完成学业,将来找份好工作。”

    “是的乔叔叔,你放轻松。这些话吧,我们都知道,但是老师从来没有当着乔楠的面说,让乔楠保证明年的文科状元,一定会由她替我们学校摘回来。老师们纯粹只是对乔楠寄予厚望,揠苗助长的道理,学校里的老师哪能不懂啊。”

    自知闯祸了,施晴连忙补救。

    要是一个老师天天告诉学生,你一定要考个第一回来,时间久了,这个学生不是因为太重的压力而发挥失常,就是因为得到太多老师的肯定而骄傲自满,最后反而考得不怎么好。

    这种情况出现的机率,非常高。

    所以,学校里的老师不可能这么做,反倒是弄巧成拙了,让事情变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