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67.第667章 穷大方
    “这样吧,你们姐妹再加上施晴,你们三个小姑娘年纪差不多,一块儿聊,我、我给你们做饭去。”

    乔楠回来了,乔栋梁大大松一口气,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就匆匆跑进厨房里心了。

    施晴眨了眨眼睛笑了:“我怎么觉得乔叔叔是用逃的,就跟他后面有鬼在追他似的。”

    “我……”乔楠语带凝滞:“我也弄不清楚。”

    就算爸跟乔子衿的感情不是最好,但是见到乔子衿,爸还是高兴的,这次爸的反应好像不太对劲儿啊,就像施晴说的,见到乔子衿不比见到鬼好多少。

    乔楠哪里知道,最近这几个月里,她跟施晴相处得很好,施晴对乔栋梁也是不错。

    在知道原来家里有两个闺女还能处得如乔楠和施晴一样和谐,自己享受双份的孝顺,乔栋梁才别扭起乔子衿的回归。

    因为只要有乔子衿和丁佳怡在,那样的气氛,他就永远都都没有感受的机会。

    乔栋梁在享受惯了融洽和谐的家庭氛围,再让他回去那个永远充满了针锋相对,偏心偏私的家庭,乔栋梁当然受不了了。

    乔子衿依旧是他的女儿,只是他对乔子衿这个女儿的执着却不如以前那样强了,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想过的是好日子,而不是面对无休无止的争吵和谩骂。

    走出来要与乔楠亲近的乔子衿正好听到了施晴的这句“鬼话”,忍不住变了变脸:“楠楠,你回来了,赶紧进屋吧,我带了一些新鲜的月饼回来,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乔楠和施晴一进屋,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月饼,两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敢对这盒月饼出手的,乔楠怕吃了会短命,施晴是不屑吃这个。

    “楠楠,怎么不吃?很好吃的,新鲜刚做好的,可香了。”乔子衿笑笑,然后自己先主动拿起一只来吃,大大地咬了一口:“饼皮松软,饼馅很香,楠楠,这可是你喜欢吃的豆沙口味。”

    “嗯……”乔楠笑了笑:“肚子还不饿,而且就快要吃饭了,所以就先不吃月饼了。”就算乔子衿自己吃过月饼了,但凡是乔子衿拿来的东西,不好意思,她还真的是不敢碰。

    “乔子衿是吧,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跟乔楠先回一趟房间,把书包给放了,你不介意吗?”总算是见到了大名鼎鼎的乔子衿,施晴只觉得乔子衿也不过如此而已,怎么乔楠在乔子衿的手里就吃了那么多的亏呢?

    “没关系。”乔子衿大方地说了一句,半点也不见小气。

    乔子衿都这么说了,施晴一把拉起乔楠,回了两人的房间:“乔楠,你那个姐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回来?”

    “不是说了吗,中秋节啊。”乔楠平淡地答了一句。

    “那你妈?”如果是过中秋团圆节的话,乔子衿的妈岂不是也要回来?

    乔楠放下书包,换了一件衣服,一点都不担心:“放心吧,不会的,上次我妈跟乔子衿离开的时候,犯的错误不小。看爸刚才的样子,估计是时间久了,再面对乔子衿这个女儿,我爸别扭得厉害。就连乔子衿都通不过我爸那一关,我妈想回来,难。”

    最让她担心的是,乔子衿这么不急不慢,温水煮青蛙似的做事手法,到底是想干什么。

    习惯乔子衿直来直往的做法,突然面对乔子衿迂回的手段时,乔楠心慌得厉害。

    施晴搭着乔楠的肩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她使什么招数,别怕,我陪你,我肯定能保护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乔子衿吗,她要动起手来,乔子衿连一招都逃不掉。

    乔楠笑笑,却没说什么。

    硬刀子不可怕,软刀子才要命。

    乔子衿一出现,平时风轻云淡的乔楠就总是会不自觉地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来,这一次,同样不例外。

    好在,乔子衿只是住了一个晚上,连中秋节都没过,就回去了:“爸,我回去了,那边只有妈一个人,我不放心。好歹是中秋节,就算我们全家不能在一起,至少我也不能让妈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中秋节。下次放假,我再来看你。”

    “哎,好。”听到乔子衿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要走,乔栋梁没像以前一样留乔子衿,反而还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这些东西,你拿着,拿着路上吃。”乔栋梁交给乔子衿一包东西。

    乔子衿没拒绝,拿过对三人笑笑,也不用人送,非常自觉地离开了。

    看着乔子衿走远,乔栋梁叹气。

    要是平时的时候,子衿跟楠楠也能这么相处,那该多好啊,指不定他们一家四口也能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遗憾归遗憾,现实就是现实,乔栋梁叹了一口气之后,没有在乔楠的面前发表任何感慨,很快,乔家的日子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

    “乔楠,你想办法赚钱要还给翟大哥,乔叔叔今天……”想着乔栋梁给乔子衿的那个包,施晴不是特别高兴。

    正奋笔疾书的乔楠动作停了停:“再怎么样,她们一个是我爸的老婆,另一个是我爸的大女儿,我爸要给她们钱,我没办法,也没理由阻止。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谁在意,谁吃亏。”

    施晴不平乔栋梁的医药费要乔楠一个人还,可是乔子衿却又能像乔楠一样,享受到乔栋梁对她义务性的抚养。

    “穷大方。”施晴嘟囔了一声,干脆扑到床上去睡觉了:“可惜我爸这次中秋节还是回不来……”要不然的话,她也不用看到这糟心的一幕。

    关于乔栋梁拿钱给乔子衿,施晴也没法儿说乔栋梁是对的或者是错的,反正她看到了,心里不舒服,替乔楠叫委屈。

    等施晴睡着了,乔楠才恹恹地托着自己的脑袋发呆,爸给乔子衿钱没什么,她最愁的是,乔子衿别拿爸给的钱反过来对付她!

    要真是这样,那才是最郁闷的事,要是没有她的配合,她爸想省几个钱出来,哪有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