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66.第666章 小乔老师名声又大了
    每次考试之前,乔楠在替她们抓题的习惯,唐梦然并且表示,从高一起,乔楠抓题的本事特别好。

    别说是抓到类似的题型了,就算是一模一样的内容,乔楠也是抓到过的。

    好在唐梦然还是有收敛的,所以唐梦然没有告诉其他,乔楠抓题的准确度到底有多高,就算是老师都比不上。

    试问,这张考卷还没有发下来,其中的内容她就摸了个七七八八,还能提前找答应,或者请教乔楠。

    要是连这样的考试,她都考不好的话,那这个书,她是真的不用读了。

    也是乔楠抓题的名气大了,偶尔也会有班里其他人来找乔楠帮忙。

    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乔楠不好意思一点都不帮,大概多少会指点一些。

    于是,文科一班渐渐形成了,只要一遇到考试,乔楠的身边总是会围着一群人的现象。

    这些学生哪怕是在问老师的时候,都不见得有这么积极和配合。

    慢慢的,乔楠在平城高中高二年级也有了小乔老师这个称号。

    看着唐梦然几个傻瓜蛋子靠着乔楠的帮忙,从学渣走向了学霸,再反观自己,从曾经轻松就能够考得好成绩的顶级学霸,变成了要老实实做作业,背着书包回家的一般学霸,施晴就一阵羡慕妒忌恨:“乔楠,要不我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吧,你也替我抓抓题?”

    有轻松的捷径走,谁脑残得非要绕远道走。

    “别胡闹。”乔楠在施晴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做你的理科班年级第一,你还不高兴了?你都要转班的话,那那些成绩比你差的是应该向你看齐通通转文科班啊,还是该放炮庆祝,年级第一走了,他们又多了一个名次往上爬的机会?”

    施晴挺了挺胸:“都可以啊,怎么高兴怎么想,我都没有意见。”

    “怎么样,我们的小乔老师,你都帮了这么多人了,要不要也帮我抓抓题呗,反正你数学也挺好的。”可以偷懒,不偷的是傻蛋。

    “什么小乔老师,你别跟着瞎起哄。”乔楠翻白眼:“这都是那些人瞎叫叫的,我可不准备当老师,太累了,也教不了那么多的学生。”

    同学们给自己取了个小乔老师的绰号,乔楠知道。

    反正只要是当着她面喊的,她通通都是拒绝的。

    “你应该得意才对,小乔老师这个称号可是先从你们文科班一班传出来的,那么多优秀生要叫你小乔老师,你不觉得脸上倍儿有光吗?”施晴不信,乔楠真的像表现出来的这么冷静。

    平城高中一班里的尖子生,可以说人中龙凤,聪明人里的聪明人。

    在这样一个食物链顶尖的地位,乔楠却处于顶端的顶端,成了所有人之上的领头人物,乔楠听到小乔老师四个字,怎么可能不暗爽呢?

    “有光。”乔楠点点头:“今年寒假一个月,已经有邻居跟我预约给他们上小学的孩子补课了。”

    如果她不是平城高中文科班的第一,这份活儿,估计落不到她头上来。

    那户人家的条件挺好的,是不差钱的主儿。

    只可惜,买房子的时候地段挺好,平城高中的学区房,可惜的是,夫妻俩只顾着做生意赚钱,对孩子的关注实在是太少太少。

    孩子小的时候不懂事,自控能力差,又到了叛逆的年纪,所有的毛病加在一起所呈现的毛病,真是要了家长的命了。

    所以这户人家好说歹说,总算是说服了乔栋梁,让乔楠用寒假的时间,给他们家的孩子补个课,看看他们家孩子的学习还有没有挽救的余地。

    上次因为钱的关系,被翟华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看待过,乔楠也想多赚点钱,别的不说,乔栋梁被车撞了所有用的医药费全是问翟升借的。

    这笔钱,总要找个机会,赶紧还回去的。

    要不然的话,就算翟华看她的目光不异样,她自己心里也不自在。

    “啧啧啧……”施晴咂舌,却也没多说什么。

    “家里有人?”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很快就走到了乔家门口,听到屋里的笑声,乔楠跟施晴愣了一下:“难道我爸回来了,不对啊,我爸什么时候变成女的了?”

    她爸不是这个声音,这个女人的声音,她也没有听过。

    接着,施晴瞪着老大的眼睛看着乔楠,家里有女人,也就代表着……乔叔叔找第二春了?

    乔楠睨了施晴一眼,她爸跟她妈根本就没有离婚,真是第二春的话,那就是她爸婚内出轨,更何况,屋里头那个正在笑的女人的声音,乔楠表示,很熟很熟,从小一起长大,相处了十七年的亲人,能不熟吗?

    “楠楠回来了。”听到声音,乔栋梁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站起来去给乔楠开门。

    本来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儿的乔楠在见到乔栋梁逃难似地过来给自己看门时,心里的那一口气顺畅。

    乔楠的挑了挑眉毛,为什么她从她爸的眼底看到了尴尬与无奈,就好像刚才笑哈哈的人不是他,和他在一块儿的,也不是他亲闺女,而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

    乔楠不知道的是,对于乔栋梁来说,乔子衿比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更难对付。

    要是不认识的人,管对方是男是女,赶走就对了,哪儿来这么多的废话。

    可是乔子衿是乔栋梁的亲生女儿,不能赶,只能往家里请。

    整整一年,父女俩相处的时间也没超过两只手,加上之前分开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不但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反而是一个往事不堪回首的情况,想当然,这么长久了,乔栋梁再面对乔子衿时,除了见到女儿的欢喜之外,还有一点尴尬以及莫明不知如何自处的局促。

    乔楠刚刚没在,所以不知道。

    乔栋梁跟乔子衿在一起相处的时候,听着嘻嘻哈哈,实际情况如何,也只有乔栋梁这个当事人知道。

    “楠楠回来了,赶紧进屋吧。这不是中秋节到了吗,你姐有心,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