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62.第662章 没守到人
    “为什么不告诉我?”乔楠才把电话贴在耳边,就传来翟升满含怒意的问话。

    乔楠苦笑:“昨天幸好朱宝国及时赶到,我跟施晴都没有吃亏,反倒是丘晨曦丢脸丢大了,我以为这事儿过去了,我连我爸都没有说。”她是一个都没有告诉,并非只有翟大哥才例外。

    面对这个回答,翟升依旧不满:“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懂得,及时沟通到底有多重要。”

    乔叔是乔叔,他是他,两者不能一概而论。

    “知道了。”受了教训,乔楠非常老实地答应了下来。

    “确定没有受伤?”难得乔楠能这么乖巧,翟升心里有再大的气,这会儿也没多少,更何况,这次的事情,错不在乔楠,而是丘晨曦的问题。

    翟升在发怒的时候,何尝不是在生自己的气,他不但没有好好保护好乔楠,就连丘晨曦这个大麻烦都是他带给乔楠的。

    他没有想到,丘晨曦的心眼变得这么多,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从今天起,小心点,至于丘家,我来想办法。”

    “翟大哥,你别乱来啊,要不然的话,翟首长会不高兴的。”乔楠不放心地说了一句。

    “我有数,不会的。”翟升想了想道:“你自己多注意安全,其他的,别想太多,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

    “嗯。”本来,面对这样的丘晨曦,乔楠心里还挺慌的,可是在听到翟升的这几句话之后,心突然安定了下来,一点都不害怕了。

    乔楠跟翟升已经通过气的事情,丘晨曦是一点都不知道。

    自从她离开了部队之后,她留在部队里的眼线也就只有钱艳燕一个了,以钱艳燕在部队里的身份,当然不可能监听到翟升的电视。

    于是丘晨曦在家里等了又等,等着她派去的人,尽快把消息给她传回来,可是直到天黑,她也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晚上七点的时候,听到电话铃响了,丘晨曦第一时间就把电话给接了起来:“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还想不想要钱了!”

    “丘小姐,不是我们不想赚钱,是你让我们跟踪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部队,他的车也没有出现过,就连部队里采买的车子也没进出。丘小姐,你确定你提供的线索是正确的?”

    “他没出现过?”不可能啊:“是不是你们看漏了?”

    苗靓对乔楠是真的好,也只比对翟华差了那么一点点。

    乔楠遇到这样的事情,苗靓没道理不管。

    苗靓把乔楠当成女儿,翟大哥就是乔楠的哥哥,乔楠发生这样的事,没道理翟大哥连问都不问一声?

    丘晨曦原本的打算是,先利用乔楠的事情,在翟家人的面前,给翟升一个可以离开部队的正当理由。

    到时候,翟升必然会受到乔楠受伤消息的影响,担心起那只狐狸精来。

    丘晨曦就等着在家的时候,守株待兔,把这只不要脸的骚狐狸给揪出来。

    “看漏?”对方也是被丘晨曦不种不负责任的话给气笑了:“我们是专门干这一行的,要是这也能看漏,我们有脸拿你们的钱吗?更何况,就算他出去的时候看漏了,回来的时候,我们还能看漏啊。部队这是城是不能守了,再守,一旦入夜被部队里的人发现,我们就成了危险份子了。”

    他们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中国老百姓,顶多就是职业特殊了点,大家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其他人也就算了,这次他们要盯的人可是一个军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团长,这样的军人,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吗?

    “丘晨曦,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任务,我们的确是没完成。这样吧,这次的酬劳,余下的我们都不要了,只是定金不能退你。如果你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或者好介绍,记得来。”

    丘晨曦的这份钱,实在是太难赚了。

    “丘小姐,以后有机会再见。”说完,对方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敢挂我电话!”丘晨曦气得直摔电话,她还没有怪对方办事不利,更没有说,这个案子不继续下去了,对方先叫停,哪有这样的道理!

    “摔什么摔!”施老爷子正好看到这一幕:“真是不当家,不吃柴米油盐贵。晨曦,你可不能跟你妈似的,动不动就摔家里的东西,觉得家里有钱,这么点小东西摔得起。这种腐败的思想,一定要趁早改掉。”

    丘晨曦生不了孩子了,可是儿子在外面的女人可以给他们生孙子啊。

    难得不用劝,儿子也能想得明白,给他们努力造孙。

    作为长辈,施老表示,他能做的就是守住丘家的这点东西,以后好传给孙子,免得家里有的这些东西,全被丘晨曦一个人给祸害光了。

    “反正已经摔了好几个了,也不差这么一个吧。”丘晨曦心里有气,所以对施老爷子说话可是没有以前那么客气:“在我们家,我打小就没这个习惯。爷爷,你这会儿才想培养我,是不是晚了点?”

    丘老爷子脸一板:“都跟你妈学坏了,这是你对待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

    “那我也没有办法啊,谁让我在爷爷的心里还没有一部电话机来得重要呢。”丘晨曦冷哼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丘老爷子也来气了:“不是人没有电话重要,是人连电话的作用都没有,才是最可悲的。埋怨之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取其辱,有意思吗?生在我们丘家,这种腐败的思想,首先就不能有。”

    头一次被丘老爷子当着佣人的面这么训,丘晨曦的眼眶红了红:“腐败,也不知道在这个家,谁最腐败。”

    丢下这句话,丘晨曦就离开了客奇效,去找她妈了:“妈,你准备得怎么样了,爷爷现在已经完全不把我当成孙女看待了,抠门抠得厉害。他现在巴不得把丘家所有的东西都牢牢地看起来,不让我沾手,然后好留给那个女人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