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50.第650章 算个屁
    此时此刻,丘晨曦无比痛恨施家。

    作为她妈的娘家,为什么不可以像其他娘家一样,能够给出嫁的女儿撑腰,勒令她爸不准欺负她妈,更要与外面的女人断得干干净净。

    她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施家这么得畸形,尤其是施鹏一家子,就跟没心没肺似的,明明能够帮她一把,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她错失一辈子的幸福,不断拖她的后腿。

    她妈是施鹏唯一的妹妹,施鹏不对她妈好,他还能对谁好。

    但是这一家子的脑子都跟有坑似的,怎么也说不明白,逼着她用这种非常手段。

    施鹏一家子不仁在先,就别怪她不义在后。

    施家不肯成全她妈和她的幸福,那么她就自己争取!

    “没闹够,你还能怎么闹?”施晴一副看轻丘晨曦的样子,人都被她打完了,丘晨曦准备自己上场吗?

    乔楠总觉得丘晨曦的话有点不太对劲儿,就拉了拉施晴:“行了,别聊了,我们赶紧回去,我爸该等着我们了。”可以说,这次是丘晨曦玩得最硬的一次。

    以前,哪怕丘晨曦要动粗或者先礼后兵,都是自己亲自出马的。

    今天丘晨曦是请了打手来的,万一丘晨曦真有后招,就算施晴手上跟脚上的功夫不弱,问题是还有她这么一个拖累呢。

    作为被丘晨曦真正盯上的人,乔楠心中很是不安,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施晴瘪瘪嘴,丘晨曦的打手都被她给打趴下了,现在不是丘晨曦找她的麻烦,是她一个心情不好,指不定反揍丘晨曦一顿。

    优势在她们手里,乔楠有什么可怕的。

    好在施晴做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看到乔楠是真的不高兴了,便点头应道:“行,我们走,让乔叔叔等总不好。”

    “这么快走了,怕了吗?”丘晨曦的眸光闪了闪,语气透着一股紧张,大有不让施晴和乔楠就这么离开的意思。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咚咚咚”有人上楼的声音,这些声音又急又密,显然,踩上楼梯的人,不止一个。

    施晴哼了哼:“这是什么酒店啊,我肯定得跟我爸说,饭店内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才带人赶到,太逊了。以后要是有人来闹事,只要场数多一点,这家店准保开不下去,治安环境也太差了。”

    这下子,丘晨曦就更加没戏唱了。

    瞥见丘晨曦嘴角露出的笑容,乔楠脸色大变,拽着施晴就往外跑:“赶紧走!”

    只怕这阵“咚咚”声赶来的不是她们的救兵,而是丘晨曦早就安排好的第二批伏兵!

    丘晨曦得意大笑:“现在才发现,晚了!”

    乔楠是聪明,她不否认,但身边有自信过了头的施晴在,乔楠果然依旧是要犯在她手里的。

    “哗啦”一声,不等乔楠和施晴有机会出房间门,门被推开后,又进来一波跟刚才被施晴打趴下差不多的人。

    不同的是,这波人的手里竟然拿了攻击性的武器,哪怕不是亮晃晃吓人的西瓜刀,那也是棒球棍之类的大木头,一棍子砸下来,哪怕是强如施晴这样的人,也挨不了几棍子就得躺下。

    这下子,施晴也忍不住跟着变脸,她没想到丘晨曦这么疯,这都已经到达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以现在这个阵仗,要是警察来了,她完全可以告丘晨曦扰乱社会治安,让警察把丘晨曦带到警察局里喝几杯茶再出来。

    要是因为打架有所损伤,丘晨曦就该受到拘留的惩罚。

    这些人个个满头大汗:“小姐,没找到……咦,你怎么在这儿?”

    其中的领头才想告诉丘晨曦,他们没找到她说的那个小姑娘时,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看过照片的那个小姑娘,已经跟雇主在一起了:“小姐,那这单生意还算不算了?”

    目标人物出现的地点不一样,任务要不要继续,酬劳变不变,这些都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只要你们把她拿下,问出我想知道的事情,答应给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还是那句话,你们只管玩儿,只要不出人命,出了任何事情,有我担着。”丘晨曦这次是真的发狠了。

    她这带暗示的话,分明是想让这些男人毁了乔楠的清白,毁了乔楠的整个人生。

    “丘晨曦,你疯了!!!”施晴瞪大了眼睛,后悔自己的自信和大意,谁能想得到,丘晨曦现在已经疯到这种程度,不但雇打手,还会下这种犯法的命令。

    “是你们逼我的,你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们把那个女人的情况说出来,今天你们怎么来的,我就让你们怎么离开。”丘晨曦狞笑了一下。

    她疯了?

    或许吧。

    丘家之所以能有今天,全靠她妈的关系,没有权,丘家又哪儿来的钱。

    现如今,她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假如再跟那个女人有个儿子,丘家靠她妈赚来的大笔财富,最后全都便宜了外面那个死野种。

    与其让自己的钱被外人给花了,她宁可闯这种祸,反正丘家不缺钱,让丘家用钱解决这件事情啊。

    正好,她还在愁,自己没有大笔的花销,这样使得丘家的钱太多了,丘家的人才会起这么多的坏念头。

    如果她爸不能是她一个人的爸,那么她不介意做点极端的事情,让那个野种在一出生之后,就要以有丘勤这样的一位父亲而感到羞愧,甚至是没法儿抬起头来做人。

    子不教,父之过。

    无论她犯下什么样的错误,追其根本责任,通通都是丘勤的!

    丘勤的出轨,压断了丘晨曦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既是在努力挽回自己跟翟升的将来,也是想利用这件事情,彻底破坏丘家的根基。

    曾经,丘家因为有她们母女俩,名声有多好,她就要让丘家依旧因为她们母女俩的关系,名声就变得有多坏。

    自己倒霉成这个样子,丘晨曦表示,就算是死,她也要多拉几个垫被的。

    丘家有势,乔家在平城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