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39.第639章 施鹏现身
    齐敏蓝此话一出,厂子里的人慌了,齐敏蓝带的那几个人倒是轻松下来了。

    “你不是想见我吗,我人来了,你的这几个人,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扰乱社会秩序,想让这几个人去牢时蹲几天,不难。”齐敏蓝是什么脾气,施鹏太清楚了。

    齐敏蓝一旦对乔栋梁下手,不逼出他或者施晴,齐敏蓝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当初苗靓嫁给翟耀辉的时候,要不是齐敏蓝没有这个能力,否则的话,她一定会自己带人去抢亲,就算是她不要的,也没道理让别人捡走,甚至还是翟耀辉主动不要她,另娶的苗靓。

    现在,齐敏蓝已经是丘家的儿媳妇了,齐敏蓝手里有钱、有权,叫几个人,并不难。

    料到这一点,施鹏才不得已带了几个兵过来,好歹也算是维护治安。

    听出施鹏的威胁,齐敏蓝的人面面相觑,怎么自己人跟自己人先打起来?

    看着这几个绿军装的兵,个个体型比自己还健壮,都不用施鹏开第二次口,他们直接让开了,让厂子里下班的人,赶紧回去。

    “哼。”齐敏蓝哼了哼,却也没拦着,算是默认了这些人的做法。

    “你好,你是乔楠的爸爸吧,我施晴的爸爸。”女儿在人家家里打扰了这么久,施鹏却是第一次见乔栋梁见面。

    乔栋梁略显激动:“施长官,你好。之前楠楠在部队里待了一段时间,多亏了你们照顾她。”

    “你好,给你添麻烦了。”不单是女儿给人家添麻烦了,现在就连妹妹也给人家添麻烦了。

    乔栋梁笑笑,却没有否认齐敏蓝或者施晴对于自己来说,的确是个麻烦。

    “老乔,认识,没问题吧?”老杨没肯走,这气势汹汹的,一会儿是对家,一会儿是亲人的,老杨不放心。

    “没事,这位长官是楠楠那个同学的爸爸,就是他把施晴放我家让我照顾的,没问题。”对施鹏的人品,乔栋梁是非常信得过的。

    反正他以己思人,他要是有那么一个大的闺女,放在别人家里,就像齐敏蓝说的,他还未必会放心。

    可是人家施长官放心啊,这人跟人的心胸不一样,长官就是长官。

    “那就成。”老杨放心地点点头:“我先走了?”

    “嗯。”

    “我们俩年纪差不多,我就叫你乔栋梁了。”

    “施长官客气。”在部队里的时候,他顶多只能轮到一个编号。

    “不耽误你,你可以先回去,等我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再去你家拜会。”施鹏面对乔栋梁的时候,很礼貌,至少态度比对齐敏蓝的时候客气多了。

    “好的,那我也先回去了。”乔栋梁没有拒绝,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在,不方便。

    更何况,施长官带了这么多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部队里出来的人,一个可以打一般人十人!

    “好,再见。”目送乔栋梁离开,施鹏才冷脸看齐敏蓝:“换个地方说话。”

    “好。”她也不乐意在这里罚站,被人看笑话一样看待。

    兄妹俩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喝着白开水,施鹏就那么看着齐敏蓝。

    齐敏蓝冷笑:“哥,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喝龙井吗?今天不用跟我客气,我请客。多了的我请不起,不过就是杯龙井茶,你随便喝。”施家现在这么不济了,她哥出来还要喝白开水?

    或许,她对这个娘家,的确是不应该再抱任何希望了,太浪费她的感情。

    “不用了。”施鹏喝着白开水,自在地说道:“早先在部队里的时候,乔楠向我提意见,说我的身体情况,还是喝白开水比较好。后来医生也这么说,我就不喝茶水了。”

    不喝,未必是喝不起,而是不能喝。

    只有像齐敏蓝这种以钱、以身份看人的人,才会把施鹏一个简简单单改掉的习惯硬是扭曲成这个样子。

    齐敏蓝狞笑了一下:“你们父女俩现在跟乔楠倒是挺熟的,一个个护她都护得这么紧。你们似乎忘记了,谁跟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胳膊肘往外拐,也没有这样的拐法。”

    “是啊,一家人胳膊肘往外拐,可不就是没有这样的拐法吗?说到底,已经不是一家人了。”施鹏半是暗示,半是回答,一句话,表了两个态。

    问题肯定是有的,但这些问题没有出在施家,而是出在了齐敏蓝的身上:“我人已经来了,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既然不是一家人了,以后少见面。当然,你的事,我不管。”

    不是少管,而是不管,施鹏实在是不乐意管了。

    要不是为了让家里的老爷子有个准备,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把这些资料交给老爷子。

    所以说,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站在齐敏蓝这一边,替齐敏蓝管教丘勤。

    施鹏痛痛快快的出现,明明白白地问齐敏蓝想怎么样,齐敏蓝反倒是愣住了,想了半天没说上话来。

    她想怎么样?

    她能想怎么样!

    “你是怎么知道丘勤在外面有问题的,早先你是不是见过,却瞒着我没告诉我,纯心要看我笑话?!”一想到那个女的,长像不如自己,学历不如自己,出身更没法儿和自己比。

    她输给这么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女人,齐敏蓝不甘心:“丘勤说想跟我离婚。”

    “他的政治生涯不要了?这事儿一旦闹开去,被人盯上,运气好了,降职,运气不好碰到对家,双规都有可能出现。”施鹏挺意外的,他只需要确定丘勤的确是做了对不起齐敏蓝的事,就够了。

    丘勤都跟齐敏蓝不是一条心了,自然就不可能再跟施家一条心。

    至于丘勤跟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施鹏没兴趣知道,也就没派人去查。

    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是,像丘勤这样的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之前所努力得来的一切,这简直就是在跟他开玩笑!

    “不要了,他都不要了,他只要那只狐狸精!”齐敏蓝不再倔强,眼泪流得就跟下雨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