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36.第636章 不明白
    卫德告诉自己,只要一立军功就立马去翟家提亲,要把翟华给娶过门了。

    他是一个大男人,晚一点无所谓,就是翟华的年纪不小了,本就是个老姑娘了,要是他再不想办法娶到翟华,翟华就得被其他人给娶走了。

    “嗯,下一次。”有情饮水饱的翟华是一点都不担心跟着急,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卫德的能力。

    要不是卫德希望自己在部队里的地位能够再高一点,才能明正言顺地站在她爸妈的面前,要不然的话,她觉得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她喜欢的是卫德这个人,卫德同样是冲着她这个人来的。

    不过,翟华不得不承认卫德的话是对的。

    他们翟家的身份摆在那儿,要是卫德这个做女婿的身份太低了,肯定也不行。

    要不是这样,翟华和卫德也不至于拿乔楠来做试验,看看翟耀辉和苗靓的接受能力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跟乔楠比起来,卫德年纪大了。

    乔楠是高中生,优资生,将来妥妥的大学生。

    卫德哟,卫德除了是个老兵,一个老的底层兵之外,学历什么的都没法儿拿出手来看。

    哪怕翟家的人接受了乔楠,卫德也想营造出跟乔楠一样的结果来,还有很大的空间要努力。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卫德深吸了一口气,眼里满满都是野心。

    华华这个人虽然不懂得变通,但有一点,她说对。

    要是自己想跟翟团长的话,他必须得有长进,有能让翟团长看得上他的地方,要不然的话,别说是第二个,就算是第三个宋寅也轮不到他来当。

    “好吧。”翟华遗憾地点点头,她想跟卫德再多待一会儿的,她有外出执行任务,卫德有部队训练任务。

    就算翟华待在部队里的时间比家里的多的多,但是她能够跟卫德独处的时间,也没多到哪里去。

    “华华,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一定会努力,尽早结束这样的生活。”卫德摸摸翟华的脑袋。

    “我信你。”

    听到翟华这句“我信你”,卫德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儿:“那我回去了,华华,你自己注意一点。”

    “好的,再见。”翟华没有送卫德,等卫德走了一会儿之后,她再离开。

    这是一直以来,她跟卫德之间的习惯,毕竟他们俩的身份有点尴尬,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俩的保密措施做得可比乔楠和翟升好太多了。

    等卫德回到部队,听到又一群人依旧在讨论宋寅的这次有多幸运,卫德的脸色变了变。

    卫德忍不住问自己,如果让翟团长知道他跟华华在一起了,他以后的机会会不会多一点,至少比宋寅多?

    可惜,问归问,卫德却没有那个勇气让翟升太早知道他跟翟华之间的关系。

    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卫德看着天花板发呆。

    华华跟他在一起之后,对他不错,什么事儿都肯告诉他,就是翟团长现在在谈的那个情况跟他差不多糟糕的小女朋友到底是谁,华华却从来没有说过。

    想到这事儿,卫德也郁闷。

    他真弄不明白,翟团长是怎么想的,丘同志长得漂亮,年纪跟翟团长也刚好合适,最重要的是,丘家的身份够高。

    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当老婆,真的是上辈子烧高香了,所以翟团长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要,去要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女孩,什么心态。

    翟团长不想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楼,不想让翟家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吗?

    “卫德,你在干嘛了,大白天地就躺在床上,睡得着?”同部队里的人看到卫德这个懒洋洋的样子,都觉得卫德最近好奇怪:“卫德,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训练的时候,认真起来大有不要命的意思。这结束训练,你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别不得劲,哪怕宋寅进部队的时间比你短,可人家现在是知识份子。我们也努力着,早晚也能轮得到我们。”

    “早晚啊……”早是不能早了,如果是晚的话,那又要多晚才能行呢?

    卫德搓了搓自己的头发:“行了,你们聊,我困了,小睡一会儿。”

    “呵呵呵……”

    看到卫德这个样子,其他战友都笑了。

    大家心里都明白,卫德文化水平不高,对学校也没有宋寅的那股牛劲儿。

    哪怕卫德的资格比宋寅老,但像这次这样的好事儿,宋寅遇得到,卫德撞上了,估计也只是白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像这样的事情和福气,真不是人人都可以奢望的。

    光心里不高兴,不服气有个屁用啊,争军功,就得靠真凭实力和硬功夫!

    大家心里明白归心里明白,却也不至于总说些扎卫德心窝子的话。

    眼见着比自己晚来的宋寅地位比自己高了,哪怕战友什么都没说,卫德的心里也够不舒服的了。

    此时的卫德心情糟糕透了,要不是还有一个像翟华这样的女朋友做安慰奖,要不然他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他是不是并不合适留在部队里了。

    与此同时一起怀疑人生的,不光只有卫德,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施晴。

    好不容易安安静静过了一个周末,施晴还以为没事儿,齐敏蓝终于想明白,与其把心思浪费在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还不如想点办法跟丘勤多沟通沟通。

    要合要分,总得拿出个章程来。

    谁知道,齐敏蓝就是个光长年纪不长心的人,出了问题,就先揪着别人,而不是去想办法自己解决一下。

    “行了,你有气,别拿你的笔撒气。再这么下去,整个图书馆的人都得盯着我们。你的笔废了不说,你这本本子也用不了了吧?”听着耳边吱吱喳喳的尖锐声,乔楠挖了挖耳朵:“学校的人已经把她给拦下来了,又没让她进学校,更何况,你不是也已经跑到图书馆里来了吗,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就不能接受,为什么有的人能够蠢成这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