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32.第632章 翟华的双标
    翟升把自己拦得死死的,翟华气个半死:“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想问,是不是楠楠告诉我的吧?”

    “哼,明白就成,赶紧给我一个答案,我好死得明白。”她对乔楠偶尔有点小怀疑和小试探,不是没有必要的,看吧,就这么一次,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像乔楠这种受不了委屈的,太大的问题没有,可是不利翟家的团结。

    “妈说你从乔家回来之后,就销假回部队了。我清楚地记得,七岁那年,我用爷爷送我的子弹壳粘了一个模型出来。你把它砸坏了之后,也是这么跑的。”

    可以说,那个模型是翟升小时候的宝贝。

    子弹壳是翟老爷子当年打鬼子的时候,留下来的,非常有纪念意义。

    翟老爷子也是疼爱翟升,才肯拿出来,否则哪怕是不值钱的东西,他也是一直当压箱底一样的宝贝保存着。

    一开始翟华不高兴,她的年纪比翟升大,论起收礼物来,这份礼物应该先给她的。

    之后看到翟升硬是对着照片,把那光秃秃、脏兮兮,丑不拉叽的子弹壳粘成了一辆小坦克之后,翟华身体之内身为翟家人的血液被唤醒,对那辆坦克模型喜欢得不得了。

    翟升不让,翟华就越是手痒。

    后来,翟华一个不小心把模型给砸了,怕翟升生气,愣是提前结束小学暑假,跑回平城,说是要好好做暑假作业,不能让老师有机会抓住她的小辫子,批评她。

    “那么早以前的事儿,你还记得呢。”翟华一脸的尴尬,她还真是忘记了,原来她小的时候,已经有过这样不良的记录了,难道翟升一逮一个冷呢:“乔楠什么都没告诉你?”她不信。

    “你自己挑,是你自己坦白交待,还是我们过两招,你输了再自首?”翟升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眼里透着一股杀气。

    看到翟升这个样子,翟华知道,翟升并没有跟她开玩笑,翟华脸色也正了正:“没打过,就想我什么都交待了,你想得太美了。我就不信,这么多年了,我还打不赢你。”说着,翟华干脆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一把丢在地上。

    翟华一准备好,翟升二话不说,凶悍敏捷地如同一头豹子一般,凶狠不已地扑向了翟华。

    翟华的身手也不是光靠吹的,至少比施晴的还要好一些。

    姐弟俩缠斗在一起,那交手的速度,就跟武侠小说里所描写似的,拳来腿往,速度极快,招招生风,拳拳霸道。

    若是此时有旁观者的话,必会看得叹为观止,惊呼原来打架真可以这么精彩,打架动作的复杂度,凶狠度,也没比电视里武侠片儿的弱多少。

    翟华跟翟升脸上和身上各有损伤,不同的是,翟华挨的拳头多一点,翟升挨得少一点。

    “砰”的一声,翟升以强而猛的一拳将翟华击倒在地,一身大汗的翟华干脆就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难怪当初爷爷那么喜欢你,一直都说你是当兵的好料子。最后,他还把他宝贝的子弹壳送给你,不是没有道理的。”

    “羡慕我,也不该把我的模型给砸了,这不是我们翟家人的做派。”翟升黑着一张脸,坐了下来。

    儿时的一些小打小闹,或者是恶作剧,翟升从来没有跟翟华计较过,但是现在不行,尤其是在乔楠的身上,更不行。

    翟华不服气地坐了起来:“我是比你大,但你别忘了,我是你姐。”

    换句话说,她是女的。

    翟升明明知道她羡慕,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些子弹壳送给她,还非逼得她砸,最后自己把自己给吓跑了。

    有时候,翟华也是真的不明白,翟升这个亲弟弟,怎么从来都不肯让让她?

    翟升冷哼了一声:“得陇望蜀。”

    “哎,我怎么就得陇望蜀了,给我说清楚。”翟华不服气,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但她也不喜欢别人的偏心。

    翟华想知道,翟升干脆把话说白了:“你从小就觉得,爷爷疼我不疼你,所以翟家的男人也有重男轻女的毛病。你从来不觉得,你比男生差,更不觉得,比我差,你明明很优秀,你也一直在证明自己。”

    “是!”翟华毫不犹豫地承认:“我是女的,执行任务不单要靠武力,还要靠脑力,我武力值不如你,但灵活度不差。而且我又不是跟你比,跟其他人比,我不会差的,凭什么就因为我是个姑娘就觉得我不是天生当兵的料?”

    “问题是,我们家就我们俩个孩子,爷爷不拿你跟别人比,当然就拿你跟我比。你刚不也承认,你的武力值不如我,至少这一点证明了爷爷当年也没有看错。”

    翟升跟翟华的身手,是翟老爷子领进门的。

    他们姐弟俩对部队的认识,也全是翟老爷子教的,所以说,翟老爷子才是这对孙子的启蒙老师。

    “只有你的时候,爷爷也有夸过你。但有了我之后,我比你优秀,爷爷实事求是夸我,称我天生是当兵的好料子,怎么了?”翟升抿着薄唇,不悦地看着翟华:“事实,你接受不了吗?身为一民军人,你就只有这一点心胸?”

    “那也不能老这么打击我啊。”翟华不服气。

    “可是在别人面前的时候,爷爷有说这些话吗?你刚表示要进部队时,爷爷是赞成的,并且在部队里夸张你说,别说跟你同一届的入队的新兵,就算是才进没两年的兵,也不是你的对手。爷爷对你没有肯定吗?”

    “……”翟华皱了皱脸,好吧,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爷爷夸我的时候,你就想着,爷爷是重男轻女。可是怎么每次你在我这儿闹腾的时候,你就一直仗着你是女的,不让我跟你计较呢?我要跟你计较,就是我的错?”

    争表现就觉得,男女平等,自己不比任何人差。

    要吃亏了,翟华就拿出一套男生应该礼让女生的套路来,真是什么便宜都被翟华一个人占光了,翟华还叫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