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25.第625章 你的是练手之作
    “就算没有被人踩过,你以为机器织出来的能多干净,有尘,有机油,还有那么多人摸过。你可以想象,你穿的衣服是被很多人摸过的,而且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男的。”乔楠突然想到了当初军训的时候,唐梦然对付自己的那一招,然后直接套在了施晴的身上。

    施晴果然变脸:“你,你故意骗我玩儿的吧?”说是说这么,施晴的脖子上已经起了不少的小疙瘩。

    “爱信不信。”乔楠醉了:“衣服送你了,就是你的,两套都是你的,衣服又跑不了,你急什么?”

    “也是。”被乔楠哄了一会儿,丘晨曦好不容易才答应把衣服换下来,穿上之前穿的。

    “你真是大小姐,什么都不懂,就算你买回去的衣服再贵,哪一件不是洗了再给你穿的?衣服毕竟是机器做出来的,洗一洗,更安全,有点常识行不行?”

    “行啊,你教我呗。”她不懂的,不会的,乔楠教她,她不就懂了,会了吗?

    “这不是已经在教你了吗?”乔楠乐了,倒是会顺竿爬。

    “还继续做吗?”施晴真没想到,乔楠做衣服,自己不但有,而且还是第一个,一次拿到两套,真是意外的惊喜。

    “都十一点了,不做了,吃饭。”乔楠摸摸自己的肚子,在缝刃机的前面坐了一个上午,她腰和脖子都酸了:“米跟菜你洗,等一下我来做,我去院子里活动活动,感觉骨头僵掉了。”

    “成。”施晴痛快地点点头,要不是她实在是不会做饭,否则,不光洗,饭菜她直接都包了。冲着那两套衣服,今天乔楠绝对是功劳卓著,别说是一顿饭了,包一个月的饭都行。

    乔楠去院子里活动活动筋骨,施晴则把米菜给洗好了。

    吃着乔楠做的饭菜,施晴嘴巴甜得不行:“乔楠,刚到平城的时候,我觉得,你跟能翟大哥在一起,你简直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现在看来遇上你才是翟大哥的幸运,我怎么就不是个男的。要不然的话,就凭你这身本事,我估计得要跟翟大哥抢上一抢。”

    想到当初施晴刚来平城的时候,一口一个翟大哥,如今能换成她乔楠,真心不容易,今天这两套衣服,可是没有白送。

    “你下午还要继续做吗?”

    “肯定的啊,那么多的布料,不加紧做,放着就坏了。”她顶多是花这两天的时间把衣服给做了,再多的时间就没有了。

    亏得乔楠是熟练功,要不然的话,就这个衣服质量,这点时间一般人根本就赶不出来。

    乔楠下午的时候,又在缝刃机的面前,连坐了六个小时,赶出了四套衣服。

    这四套衣服毕竟是要送给翟家的人的,所以乔楠没下水洗,只是用熨斗烫烫平,折好之后装起来。

    “乔楠,你做的全是别人的,你自己的呢?”施晴看了半天,发现乔楠就是没有做自己的,把自己给落下了。

    “放心,最好的留在明天,明天我做自己的,也给自己弄两身。”乔楠甩了甩头发:“到底好久不做了,怕手脚生疏,手艺退步。不过现在,肯定没有问题,明天我一定能把自己的衣服做到最好。”

    “……”施晴一愣,顿时大叫了一声:“合着你最先做我的衣服,是拿我的衣服练手呢!”

    乔楠明媚一笑:“不然呢?你以为我暗恋你,所以第一个先做你的?少女,你想太多了。”

    施晴手痒了痒,真没想乔楠欠扁的脸上揍一拳:“算了,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你小人计较。看在这两件衣服挺漂亮的份儿上,放过你。”

    “那就谢谢你。”乔楠打了一哈欠:“人一吃饱就容易犯困,这个毛病是真的改不了。”

    “要不,你睡会儿,今天你没午睡?”施晴问一句。

    乔楠看了看钟:“才六点半,我爸还没回来,不睡。更何况,今天书一点都没看,作为也没做,接下来得干正事儿了。”乔楠把一摞一摞的书拿出来,放在书桌上,笔头顺带“唰唰唰”地写起来。

    看着如此勤奋的乔楠,施晴觉得她爸把她留在乔家太聪明了,她连个偷懒的理由都找不出来。

    乔楠做作业,施晴就跟着做。

    大概七点半的时候,乔栋梁总算是回来了。

    乔栋梁是说,给自己留点饭菜就行,他自己热。

    不过乔楠是直接替乔栋梁夹了一份出来,放在冰箱,免得馊了。

    听到乔栋梁回来了,乔楠二话不说,放下笔,替乔栋梁热饭碗去:“爸,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我替你热饭,等你出来了,饭也没那么烫了,你可以直接吃。”

    “乔叔叔,要不,你先喝杯水?”施晴也是个坐不住的,乔楠给热饭,她就给端水,两小姑娘配合得倒也不错。

    “谢谢啊。”加班到这个点的乔栋梁只觉得身上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反而好得不得了:“让你们俩小辛苦了,应该是我这个长辈照顾你们的。”

    “乔叔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是借住你们家的。我姑姑就嫁在平城,我明明有亲戚不住,住你们这儿来,就说明你跟乔楠对我多好啊,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更何况,平时乔楠很照顾,教了我不少东西,这些都是应该的。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乔楠对我爸也很好。”

    她爸打辞职报告,心情不好,她更不好。

    她只顾着自己不高兴,却忘了,她爸才是受伤害最大的人。

    明知道爸的身体不好,她也什么都不记得。

    那一天要不是有乔楠在,她饿肚子没什么,她爸的胃却是饿不起。

    哪怕只是一顿饭,但这样的一顿饭却足矣让施晴记很久。

    “好好好,你跟乔楠都是好孩子,你们都懂事。”乔栋梁高兴得不行:“那就辛苦你们俩个,我一身的汗味儿加烟味儿,别薰着你了,我去洗澡换衣服。”

    特别得劲儿乔栋梁洗澡速度非常快,到底他也是从部队里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