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22.第622章 田螺一样的乔楠
    “不信?走着瞧。”乔楠也不解释,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单纯的婚姻可不多见。

    施晴不相信,但之后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都被乔楠给“算”着了。

    没多久,翟家那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丘勤的那点破事儿,身为国家机关干部,做了一些不团结家庭,影响国家和组织名声的事情,丘勤在第一时间就得了一个口头警告。

    上级领导勒令丘勤必须尽快处理好这些事情,至于丘勤什么时候“回来”,那还得看情况了。

    当然,要是丘勤处理不好,能不能“回来”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了。

    丘勤一被勒令待在家,齐敏蓝就在第一时间去找施鹏,誓要让施鹏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件事情,让丘勤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单位上去,不能有半点延迟。

    施晴没猜到的事情,施鹏怎么可能半点准备都没有呢。

    施鹏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施老爷子把所有资料给齐敏蓝,并且在齐敏蓝的面前把自己给卖了的消息,于是施鹏二话不说,白着一张脸,住进了医院,而且是军区医院!

    只要施鹏不点头,齐敏蓝想以家属的身份进部队,可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军医医院都是有人站岗放哨的,警卫比一般的医院严密多了。

    想当然的,跑来部队找施鹏的齐敏蓝跟她女儿丘晨曦找翟升一样,只能扑个空,哪怕叫嚣的样子就跟个泼妇一般,再大吵大闹也是死死地被拦在了外面,不得踏入半步。

    听到这个消息,施晴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她姑姑就不能争一点点的气,能不能有一点不一样的反应,为什么样样都被乔楠给“算”准了,丢不丢人。

    早就料到这一点的乔楠当然不会再有意外的感觉:“现在还不是你气的时候,我的意见,你要不以病人家属的身份,跟你爸一块儿去部队里避避,或者干脆转校回魔都,别再留在平城了。”

    施长官够聪明,躲到军医院去了,齐敏蓝可是找不着他了,但是施晴不一样,施晴还只是一个学生。

    当姑姑的找上门来,总能撞见施晴的,就好比一年前,她妈堵她那会儿。

    都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施晴这问题就大了。

    “我怕她?”施晴不屑地哼了哼:“不就是想闹吗,就让她闹呗,她愿意让整个平城的人都知道,她齐敏蓝的老公背着她包了个二奶,还不要她了。她不嫌丢人,我怕什么,我躲什么。大人的事情,自己不解决,找到小辈这儿来,这种丢人的事儿,估计也就只有我那个姑姑才能做得出来。”

    病急乱投医,也不是这种“投”法。

    “你心里有数就可以。”

    “我有数,你呢?大周末的,翟大哥回部队了?”正在热恋期的年轻男女谈恋爱,是翟大哥跟乔楠这个样子的?

    施晴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吧,翟大哥当了丘晨曦那么多年的“未婚夫”,她也从来没有听丘晨曦对她吹嘘什么翟大哥带她去哪儿玩儿了,送她什么东西,两人粘乎在一起做了什么事情。

    丘晨曦在她的面前,除了总是翟大哥有多优秀之外,似乎并没有聊太多其他的“干货”。

    “乔楠,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你会不会不高兴啊?”接触是幻想破灭的开始,离得远,施晴觉得翟升是哪哪儿都好,是她一生最大的遗憾。

    现在住在同一个城市里,施晴才觉得,翟升再好,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也有缺点,这世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

    “不会。”乔楠写完最后一个字,把这张考卷给收了起来:“要是我告诉你,我比翟大哥忙,你信不信?”翟大哥的工作就是危险性高了点,但论到忙,她可不输给翟大哥。

    “好吧……”看着乔楠手边已经做完的海量作业,再瞄了一眼乔楠已经啃了一小半的牛津字典,一时之间,施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学校里,大家不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了,乔楠平时是怎么学习的,施晴不知道。

    可是等到了周末,施晴可以向所有人证明,乔楠的周末跟平时上学的时候,是一模一样,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再来三个早、中、晚自修各一节。

    到了八点,回房,看书两小时。

    时钟一旦到了十点,不管乔楠看到哪儿或者做到哪儿,一定会停笔收东西,上床,一分钟睡着。

    第二天大概六点的时候,乔楠基本上一定会醒……

    想到这些,施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乔楠这样的作息堪比她在部队里时受的训练,除了一个训练,另一个是读书之外,时间强度谁也不比谁的差。

    但差别在于,在部队里有教官管着,敢不服从命令,加倍的罚。

    乔楠在家所有的一切表现,那都是出于自觉。

    面对乔楠像机器人一样严格的作息,施晴捂脸,不怪她爸总说让她跟乔楠学习,像乔楠的这种自律,就算让她学一辈子,她也学不会啊,太可怕了,乔楠这种还是人吗?

    跟乔楠一比,想着自己曾经在魔都假期的生活,施晴表示,她就是个废柴。

    “乔楠,你不是人!”

    “……”才把作业收好的乔楠一脸的懵圈,她干了什么了,怎么就招了施晴这么严重的骂了:“我哪儿不是人了,我又没欺负你?”

    “你是变态!”施晴继续指责。

    “……”乔楠上下打量自己:“那我是蜻蜓的不完全变态,还是蝴蝶的完全变态?”

    “肯定是完全变态!!!”施晴用力地答了一句:“乔楠,你真给我有一种要破茧成蝶,展翅高飞的感觉。”

    乔楠不断地学习,读书,给自己额外增加任务,这就像蝴蝶还是爬虫的时候,绕着自己不断吐丝,做成一个困茧的过程。

    这个过程,很辛苦,很难熬,看着就像是在画地为牢一般。

    但是,只要给这只丑兮兮的虫子足够的时间,雨后绽晴,困茧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