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11.第611章 看热闹不嫌大
    她要像上辈子一样,走到人生的尽头,依旧只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吗?

    这个时候,乔楠无比庆幸苗靓当初的坚持,才能有她今天的幸福。

    想当然的,对苗靓曾经表现出来的古怪以及冷漠对她的排斥,此时乔楠表示她通通都可以接受。

    “嗯,那是我爸的福气,不过,我的福气比我爸的更好。”翟升直言不讳,说出来的话,脸皮也够厚的。

    乔楠被翟升这话给逗乐了:“你爸听到你这话,估计能气死。不过这事儿闹出来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翟升翻着手里的书,眼里闪过精光:“不用我想,翟华会去做的。”翟华不是个忍得住的性子,这事儿她去做,倒也合适:“你不用担心,翟华闹得狠了,还有我爸兜着呢。”

    “你的意思是,翟首长会给翟华姐放行?”

    “我爸对我妈,感情也挺深的。”大家都是男人,所以在某些时候,当然是儿子比女儿更懂当爸的心:“在我看来,我爸对我妈未必真那么不在意,对齐敏蓝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好。”

    至少,换作是他的话,他要真喜欢齐敏蓝,第一,不可能娶他妈,第二,丘家今天的地位,也不可能这么低。

    “翟大哥,关于翟首长跟齐敏蓝的事儿,最近我也听说了一点。齐敏蓝跟翟首长一块儿那会儿,翟首长还不是首长,正在跟施长官竞争对吧?”

    “是。”

    “翟首长是在娶了苗阿姨,有了你跟翟华姐,才升上的首长位置吧?”

    “对。”

    “……”乔楠沉默了,按照这个顺利排列,再加上她从施晴那儿了解到的一些施家的情况以及齐敏蓝的性格,乔楠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翟首长,是个挺腹黑的小气鬼啊。”

    “……”翟升早就猜到,乔楠一定会想得到,只是没料到,乔楠的反应太快了:“最近施晴住在你家,跟你聊得挺多的啊。”

    “施晴IQ高,EQ,呵呵呵。没接触的时候,她是高冷傲,接触了之后,那就是个傻白甜。”很多关于施家的事,她都不需要问,施晴就跟倒豆子似的,通通说给她听,完全没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意识。

    可能是在家的时候,憋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施晴话唠的潜质完全爆发了出来。

    “算了,不聊这个,总有一种在别人背后说坏话的感觉。”乔楠打住,也不愿意再多想,这些都是翟耀辉这些上一代人的事情了,她知道了那么多也没什么好处,稍微了解一下就行了。

    “放心,我替你瞒着,你公公不会知道你说的这些话。”翟升毫不在意,他爸这事儿都做了,还怕人说吗?

    也就齐敏蓝这二十几年来一直太傻,或者说对自己太有自信,从来没有看穿过他爸的真面目。

    “行了,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了,翟大哥我再问你件事儿。”看到施晴的耳朵都快要贴过来听了,乔楠一巴掌乎开了施晴的脸,让施晴离自己远点。

    “表扬信?”

    “嗯。那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总不可能因为我在部队里教了几天英语,部队就这么隆重其事地给我写表扬信吧?孟校长说,他跟教育部确定过,因为这封表扬信,我高考还能加分!”这事儿跟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什么区别,差点没把她给砸晕了。

    要是在部队里参加点活动,会有这么好的福利。

    从此以后,我泱泱华夏大国所有高中生,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在暑假的时候拼了命地往部队里挤,争取把这些加分拿到手。

    “这个跟部队里的一些秘密任务有关系,暂时还不能向外公布。那封表扬信,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但是你应得的,你不用担心。楠楠,人家说妻贤夫祸少,我是家有贤妻福气足。楠楠,这次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要不是宋寅刚好听到那两个外国人的对话,又依样画葫芦地学回来一句话,否则,这次的任务没那么容易,最重要的是,边境的几个城市都会遭到不小规矩的恐怖组织枪杀。

    就因为这事儿危险极大,影响极其恶劣,险中求胜,乔楠才得能这封表扬信,宋寅一个大头兵也被记了一个三等功。

    “不能说,就别说吧,没有弄错就好。”万一摆的是乌龙,学校里估计有挺多人等着看她笑话,并且这种乌龙闹出来,对部队的影响也不好:“行了,我没事儿了,要不电话就这么挂了?”

    被施晴盯着打电话,乔楠实在是说不下去了,不管说什么话,心里都特别有负担。

    尤其是刚刚翟升说妻贤夫祸少的时候,乔楠把听筒捂得死死的,免得被耳尖的施晴偷听了去。

    听到乔楠闷闷的语气,显然是捂着话筒,乔家什么情况,翟升当然能猜得到:“好,下次见面聊。”

    “翟大哥再见。”乔楠用最快的速度把电话给挂了:“行了,现在没什么可听的了,你是不是该去做你的作业了?”

    “切。”施晴不满意地直哼了哼:“你太小气了。”

    “我也没说过我大方啊,如果你对我有这样的印象,那我只能说,孩子,那只是你的错觉。”

    “好吧。”施晴把脑袋靠在乔楠的肩膀上,就跟只猫似的:“要不要跟我聊聊,之前你们聊的那些跟我那个姑姑有关的话题,到底是几个意思?”

    “你听到了?”乔楠郁闷,她明明已经捂得很紧了。

    “不该听到的,没听到,该听到了,一个字也没有错过。”施晴的眼睛亮了亮:“依你的意思,翟首长对我姑姑的感情,也没那么深,是我姑姑一厢情愿地那么认为。来来来,跟我聊聊。”

    “就这么想聊?”

    “想啊!她跟丘晨曦害得我爸提早打辞职报告,让他必须这么早离开部队。哪怕你劝过我,就我爸的身边,早点离开休息或许更好,但我就是不乐意,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