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06.第606章 脑仁疼
    只要不再让翟升去相亲,两个孩子就不至于再生她的气,其他的不就没有事情了吗?

    乔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苗阿姨,昨天你不是让翟大哥跟别的姑娘相亲了吗?翟大哥的态度是不好,可那个姑娘和她爸爸呢?有没有发脾气,说什么翟大哥既然都已经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来找他们家之类的话?”

    “没有,他们说的是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苗靓回过神来了:“你是说,昨天翟升都叫钱家姑娘为钱姨了,钱家对翟升还没死心呢?”

    没那么夸张吧,一般小姑娘遇上这样的事情,早就气死了。

    “你觉得有可能吗?”翟家这样的人家,只有钱家平时想攀,却找不到渠道,凑不跟前的。现在如今,是苗阿姨主动找的他们钱家,钱家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句“钱姨”就放弃呢:“苗阿姨,这次的相亲,总是你牵的头,你最好稍微注意一下,如果你解决不了,可以跟翟首长反应一下。别的没什么,也不是针对钱家父女俩,毕竟谁家没几个糟心的亲戚。万一有人知道你们俩家相亲,就仗着这一层关系,到处就亲你们翟家成亲家了,大行方便之事,影响到翟大哥就不好了。翟大哥才完成任务回来,风头正盛,盯的人也多。”

    一个闹不好,就是等于送把柄给人家了。

    “……”苗靓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她总算是清楚明白地知道,这次相亲,她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有可能给翟家带来多大的麻烦了。

    的确,像他们这种人家,做事的确应该小心谨慎,不该留给别人机会的。

    “你说的对,我还是跟你翟伯伯打声招呼吧。”苗靓叹气,拿起了乔家的电话。

    乔楠一把按住了苗靓的手:“苗阿姨,既然你已经想明白了,以后也不会再管翟大哥这方面的事情。昨天那事儿是你做得不地道,与其打电话回去,干嘛不直接人回去。一家人,把话往敞亮里说,不是更好吗?”打电话,这是逃避的行为,苗阿姨总不可能今天又赖在她家,不回去吧?

    赖,顶多也只能赖一个晚上了。

    苗靓一脸的苦笑:“你这个小丫头,未免也太厉害了,怎么什么都要管?”

    “我倒是不想管,您能不来找我吗?”

    “不能。”

    在乔楠的劝说之前,苗靓再尴尬不自在,还是没在乔家多留,让司机送自己回翟家。

    “哟,总算是走了?”苗靓一离开,施晴就走出来了:“你说苗阿姨这是什么毛病,明明看着跟你处得挺好的,为什么非要反对你跟翟大哥在一起?太奇怪了。”

    “我也不清楚。”乔楠心里苦,但不能说。

    “你跟她的谈话,我听到了一些。你长得不错,成绩又好,苗阿姨为什么不相信你就是翟大哥的女朋友。你跟翟大哥,不是挺般配的。”不同意,不相信,面对苗靓的这两个态度,施晴百思不得其解。

    乔楠扯扯嘴角,回到屋里一扑:“别问我,我现在脑仁疼得厉害。我被人挖墙角了,还要安慰挖我墙角的人,这世上,还有比我更惨的人吗?像这样的情况要是再来几次,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坚持多久。果然,枪林弹雨无法让我跟翟大哥分开,能够导致我们俩分手的是柴米油盐。”

    “可怜的孩子,我对你表示同情。”好在她跟翟大哥没可能,也没结果,否则,受这样折磨的人就是自己了。

    这辈子没办法跟翟大哥在一起,看来他不单只有失去,也是有获得的。

    苗靓刚从车上上来,正好翟华也回翟家了。

    一看她妈这个样子,翟华特别无语地问了一句:“就因为昨天相亲的事,你又闹脾气跑出去,还找乔楠了?”

    “你们不愿意搭理我,还不许别人搭理我了吗?”苗靓依旧忘不了女儿在电话里残酷无比的话:“跟乔楠比起来,我都不知道谁才是我生的。”怎么生的还不如认识的孩子?

    “呵呵呵……”翟华笑了,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眼里充满了嘲讽和荒谬之意:“我真的怀疑,乔楠上几辈子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才会这么倒霉的遇上这么多坑她的人:“算了,懒得跟你说。”

    翟华一身的汗味儿,头发都是油腻腻的。

    翟华丢下苗靓,回了自己的房间,用热水狠狠地洗了一个澡,直到二十分钟之后才出来。

    至于她不在的这二十分钟里,外头的一家三口人要怎么相处,翟华完全不管,管不着,外头的三个人,两个是她的长辈,一个是她最疼爱的弟弟,这三个人的主意一个比一个大,她敢管谁,能管谁啊?

    苗靓就跟屁股底下长了刺儿似的,坐立不安,时不时地盯着翟耀辉看,巴望着翟耀辉能够开口问问自己是什么事儿。

    不过,今天翟耀辉也是有心要晾一晾苗靓,明明看到苗靓的意思,他就愣是不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苗靓先沉不住气道:“翟耀辉,翟升不喜欢,我这个当妈的也不可能真的逼他娶了人家姑娘。昨天的事儿,就到此为止,但为了避免对方误会,你要不要去钱家打个招呼,给人一个交待。”

    相亲相亲,成不成功,彼此双方总得透个气儿,免得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又或者是耽误了对方的时间。

    “想到了?”翟耀辉没好气地看着苗靓:“苗苗,你跟我都这把年纪了,以后少闹闹,更别拿孩子的事情来闹。”

    “我现在是让你跟钱家说清楚!”是,她不过是乡下来的一个野丫头人,什么都不懂,不能帮翟耀辉和翟家的忙,只会拖后腿。当年齐敏蓝对她说的话,今天看看,还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哪怕她再倔强,再不肯认输,最后呢,就连儿子、女儿都不肯站在她这边。

    翟华脑袋上顶着一条毛巾出来,满是痞气地说道:“妈,这事儿明明是你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