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603.第603章 翟华放狠话(加更)
    翟升脸黑鸦鸦的:“行了,我不想再聊这个了,免得说出让你伤心的话。不过妈,不得不说一句,难怪当年爷爷会觉得你好,非得让你嫁给爸。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你跟爷爷的脾气,挺像的。”

    一样那么霸道,别人的事情都要以自己的好恶做标准。

    “你要说什么伤人的话?”苗靓脸变了变,受伤地看着翟升。

    儿大不由娘,翟升还没跟那姑娘结婚呢,就为了那个姑娘这么说她这个当妈的?

    “车开快点。”翟升觉得窒息,觉得没办法跟他妈沟通。

    “你……”此时车里的气氛比之前的那桌饭的时候,更冷漠。

    回到翟家,翟升二话不说,黑着一张脸回了自己的房间,而且关门的声音很大,大到让苗靓脸色发青。

    苗靓眼角含泪,却固执地不肯让眼泪流睛下来。

    “作!”一直坐在家里的翟耀辉看到这一幕,不乐意地甩了甩报纸。

    打从一开始,翟耀辉就知道苗靓吃这顿饭,打的是什么主意。

    苗靓跟翟耀辉冷战了这么久,头一次主动跟翟耀辉开口说话,就是为了让翟耀辉一起参加这次的饭局,让翟升明白他们夫妻俩的意思。

    苗靓能够感觉到,翟耀辉最近的求和,只是骄情的没答应,所以她以为,自己这么一开口,翟耀辉肯定会乐意的,谁知道,翟耀辉拒绝,表示宁可一个人在家吃饭的。

    现在翟耀辉这么一说,苗靓差点没炸了:“作?我怎么作了,我所做的一切,还不是都是为了翟升好?翟升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能不疼他,不在意他?他如今是年轻不懂事,所以有脾气,你这个当爸的,就这么不闻不问不管?是不是只有丘晨曦,才能让你费这个精力?”

    “够了,你别再无理取闹啊。以前你提丘晨曦,提齐敏蓝,我不反对。哪怕我的立场从来都很坚定,但我的态度的确是容易让人怀疑。我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我承认,我反省,我改过。今天你要再提这话,苗靓,你跟你年轻的时候,差别太大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翟耀辉对苗靓很失望,冷哼地笑了:“你这个时候的样子,跟当年的老爷子,真像!”

    “哈哈哈……”苗靓脸白了:“好,你们俩父子连心,是不是商量过的,连说的话都一样。你们是父子,我是外人,我是外人,成了吧!”吼了一顿之后,苗靓伤心地回房了。

    她不明白,她的一片苦心没人接受就算了,怎么连个理解的人都没有?

    以往苗靓伤心,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来安慰苗靓,就算是一句话也不说,也会有些关心的动作,但是这一次,没有,一点都没有。

    苗靓就那么坐了一个晚上,越坐越伤心,但又忍不住惊慌了起来。

    年轻那会儿,她天天围着翟耀辉转,从来没好好照顾过两个孩子,可就算是这样,哪怕翟升是个儿子,面上看着冷冷淡淡的,但从来对她这个妈非常关心。

    哪怕她跟翟耀辉吵架了,翟升也是站在她这边。

    可是今天这一次,翟升不但没有回心转意哄自己,还硬到底,再加上翟耀辉的态度,苗靓心里就更没谱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看六点半,苗靓连忙打了个电话给翟华:“华华,你说说,你爸跟你弟,是不是很没良心,很没道理。我一片好意,他们不接受就算了,但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才回部队的翟华还没缓过神来呢,听到苗靓的话,心里烦得厉害:“这事儿,我听说了,我爸有问过我的意见,我直接说了,这事儿肯定不成。翟升多聪明的人,就妈你那点小把戏,估计你一照面,就被翟升给看穿了。翟升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你们还是别让他当兵了,肯定会死在外面被抬回来的。”

    “你瞎说什么呢!”苗靓吓得心惊肉跳,这次翟升回来之前,苗靓天天担心得吃不下饭,所以最听不得这种不吉利的话。

    “知道担心,害怕了?你知道怕,就该明白,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翟升活着,在你身边,他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翟升面冷,心软着呢,什么重话都舍不得跟你说。我是他姐,那就我来当这个坏人。妈,我跟翟升小的时候,最需要父母在身边的时候,你跟爸,没管过我们姐弟俩吧?现在我们俩长大成人了,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会照顾自己了。妈,你以前没管过我们,我们现在长大了,你只要跟以前一样,继续不管我们,天天跟在我爸身边就行了。”

    “你放心,小的时候,我们都没怨过你,长大了,更不可能。指不定,我跟翟升反而还要感谢你给我们的自由。妈,在我们的心里当个好人不行吗,非要当恶人,做些我们不乐意,不高兴的事吗?妈,何必呢?”

    翟华是真的不明白,她妈是怎么想的。

    小时候,他们姐弟俩还脆弱,生个病指不定都可能没的年纪,她妈什么时候在他们身边照顾过他们了。

    现在的他们,哪怕乔楠真的是个骗子,是个坏姑娘,最后最坏的结果就是,翟升受了点感情的伤害,伤了心,痛一痛什么的。

    以翟升的脾气,为情自杀,那肯定不能够啊。

    因此,她妈管个什么劲儿!

    该管的时候不管,不该管的时候,偏偏霸道得厉害。

    “成了,不说了,我困呢,还得睡。下午的时候,我会回去。”说完,翟华就冷然地把电话给挂了。

    翟华有一句话没说错,翟华面冷心热,翟华面热,心可比翟升这个弟弟硬多了。

    听到电话的“嘟嘟”声,苗靓彻底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想求得女儿的认同,最后却被女儿骂得最惨。

    坐在客厅里的翟耀辉看着苗靓胀红着一张脸跑了出来,又朝家外跑去,叫上司机,他叹了一口气,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