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99.第599章 苗靓生日
    “弄错,怎么会弄错呢,部队发的肯定不会有错。至于是怎么个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这样啊,等你翟大哥忙完了,我帮你问,或者是让你翟大哥给你回个电话。”苗靓的心情似乎非常好在,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兴奋感。

    乔楠一开始也没在意,只当是翟升这次执行任务,平安归来,所以苗靓才会这么高兴的:“噢,好的,苗阿姨,那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怎么了,没问着?”施晴一点都不客气地坐在一边听着:“翟大哥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接你电话的苗阿姨啊?”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翟大哥回来了,苗阿姨去部队看翟大哥吧。”乔楠皱了皱眉毛,放下了电话:“算了,等翟大哥给我打电话吧。”

    “成吧,还有,把你一脸郁闷的表情收拾一下,万一乔叔叔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担心的。”施晴提醒了一句:“现在知道翟大哥平安回来了,你心里头的那块大石头也可以放下来了,别再像之前似的,就跟三魂不见了七魄一样。”

    “你说得对,我都快糊涂了。”乔楠做了一个深呼吸,并且揉了揉自己的脸。

    她明明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书念好,把握自己的将来,怎么日子过着过着就过偏,果然早恋是不对的。

    乔楠放下心思,好好学习,翟升那儿就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

    才执行完任务回来,翟升本来想一个人找个安静点的地方,给乔楠打个电话,如果能够回平城去看乔楠一眼,那是再好不过了。

    谁知道,他才回到部队没多久,他妈知道他这次出任务并没有受伤了,高兴得不行,直接喊了司机,开到了部队里来。

    “翟升,你衣服到底换好了没?”苗靓一直在催翟升。

    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这套正装,翟升的表情并不怎么好:“妈,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穿这种衣服,不自在。”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啊,你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不肯陪我去吃一顿饭吧?”苗靓不高兴了,别说是翟升了,苗靓自己还穿了一件极有中国风的旗袍,长头发规矩地盘在脑后,插着发簪,显得很高雅,很有味道。

    “你生日,让我陪你吃饭不是问题,为什么非得穿这一套衣服?我是军人,我穿军装就是对你最大的尊重。”翟升眸光闪了闪:“妈,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怪?哪里怪了,是你想太多了,我一点都不奇怪。行了,既然你衣服换上了,那我们赶紧去平城饭店吃饭吧。我蛋糕都定好了。”好不容易哄儿子穿上这套正装,苗靓可不想浪费这次的好机会。

    苗靓知道,翟升在部队里只有军装、迷彩服,别说是正经了,就连普通的便民服装都没有。

    所以,这次苗靓是有备而来,带着一身翟升尺码的正经来部队的。

    “等我一下。”翟升机敏地打开了自己房门,闪身进去,再把门给关严实了。

    “哎,你还要干嘛,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去,我们要迟到了。”苗靓急得拍门。

    “我换身衣服。”

    “不用换了,刚刚那套非常好,不用换了。”再换,就又穿回军装了。

    可惜,无论苗靓怎么拍门,等翟升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换回了平时在部队里的打扮,一身的迷彩服:“还是穿这一身更自在一点。”

    “不行,今天是我生日,你必须听我的,去换上刚才那一套。”苗靓不乐意,翟升换下来的那一套,穿着多帅啊,保证这世上任何一个姑娘看了,都会心动的。

    “那要不不去了?妈,你过生日,重要的不是在哪儿吃饭,而是谁陪在你的身边,我马上打个电话,把爸喊到部队里来,我跟爸陪你在部队里过生日?我跟爸都是军人,你的生日在部队里过,其实也挺有意义的。”

    去外面吃饭就必须换正装,那么如果待在部队里的话,那就不用了的意思吧?

    “别啊!”苗靓郁闷了,儿子小的时候好哄那会儿,她不在身边,等她想“哄”儿子了,已经完全哄不住了:“行吧,你爱穿什么就穿什么,最重要的是你的人。成了,我定的那一桌的饭,差不多都要到点了。再不去,真的要迟到了,走。”

    不换衣服就不换衣服,人到就成。

    否则,人不到,光有一身衣服,这事儿能成吗?

    “爸在饭店里等我们了?”妈的生日,爸不可能不出现。

    “你、你爸啊,他、他今天,有点不太舒服,留在家里,没去。怎么,就你一个人陪我过个生日,你不乐意啊?”苗靓一脸心虚,然后故意把腰一挺,虎着一张脸:“我跟你爸现在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想过个高高兴兴的生日,只想看见能让我高兴的人。惹我生气的人,我干嘛也要请。是不是你爸不去,你就不能陪我过日子了?”

    “爸不去?”翟升把这三个字在嘴里嚼了嚼:“行,当然可以。看来今天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能让妈你高兴的人,陪你一起过生日。”

    “……”苗靓脸色变了变,心虚得不行,翟升不是已经猜出来什么了吧?

    随后,当她想到,她才是妈,翟升是儿子,她又努力把自己的腰给挺起来了。

    她是在打算盘,那又怎么样,她这个当妈的,关心儿子的未来,难道不应该吗?

    “妈,都有哪些能让你高兴的人会来?”翟升冷淡地看着苗靓,什么时候起,他妈也喜欢耍这种“小聪明”了。

    “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你啊,整天待在部队里,都没机会认识什么人。人类是群居动作,适当的时候,认识几个新朋友,对心情和工作有更大的帮助。”苗靓说这话的时候,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翟升眯起眼睛来休息,也没戳破苗靓的谎言,车子里的空气一下子就凝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