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69.第569章 拐婚
    乔楠出神了一下,有流星,难道说,她许的愿望还有成真的机会?

    没一会儿,乔楠苦笑了,流星真有用的话,那人们都不用睡觉,每天晚上都盯着天空就得了。还有,流星真能帮助人们实现愿望的话,她要许的就不该是乔子衿赶紧离开,乔子衿跟她妈干脆走得远远的,以后再也不要回来,大家老死不相往来,不是更好吗?

    乔楠拿了块毛巾,往自己的脸上一盖,继续睡觉。

    睡着的乔楠完全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她就梦想成真了,当然,帮她实现愿望的,当然不可能是一颗流星。

    睡得多了,乔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八点了,脑袋都睡昏沉了。

    乔楠打着哈欠,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出来后却发现家里没了乔子衿:“爸,姐呢?这一大早,都这个点了,我姐去买菜了?”

    八点,七月尾的上午八点,顶头高挂的太阳能热到把人都给晒死了。

    乔子衿吃辣就够意外了,乔子衿还能顶着这么大的日头去买菜,那就是不可思议了。

    “不,你姐回你妈那儿去了。”乔栋梁有些沉闷地说了一句。

    “回去了?”乔楠眨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然后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睡觉前才想着,乔子衿能够赶紧离开该多好啊,回头做梦就给梦到了:“爸,我是不是还在睡觉没醒啊?”

    乔栋梁又气又笑,往乔楠手里塞了一块冰镇西瓜:“凉不凉?”

    “凉!”

    “那就是没做梦,你姐真的回去了。”

    “这么快,我明明记得她说还要再留几天,要跟我好好‘叙叙旧’的。”这‘旧’还没叙上,人就走了,有这么好的事儿?

    乔栋梁坐下来,替乔楠把电视打开:“行了,别迷迷糊糊的,你姐真的走了。她说她临时有事,又想你妈了,舍不得你妈一个人在家太久,所以今天七点半的时候,就走了。”

    乔楠这个态度,乔栋梁也不怪她。

    乔子衿是说要改,可两人才接触了不到半天的时间,乔楠根本就没机会看到乔子衿的诚意,乔楠能改变对乔子衿的态度,乔栋梁才觉得奇怪。

    乔楠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八点一刻:“怎么没叫我?”

    “你姐不让。”乔栋梁中立地说道:“你姐说,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很辛苦,大家是一家人,不必那么客气,就让你好好睡,又不是以后没机会见面了。”乔栋梁想着,乔楠的确是累到了,也就真的没去叫乔楠。

    最后,乔栋梁送乔子衿离不开的。

    就在乔楠醒过来的前五分钟,乔栋梁刚送完乔子衿回来:“怎么样,睡饱了没,还累不累?”

    “累?不累,我一点都不累,我现在精神好的都可以打死一头老虎!”乔子衿不在了,她整个人都生龙活虎了,怎么可能不累。

    “你呀。”乔栋梁苦笑不已:“行了,你们姐妹俩都长大了,都是成年人了。以后你们的路要怎么走,关系怎么样人,你们自己决定,我不会干涉你们的。所以楠楠,你不用紧张。我管你们一年、两年,还能管一辈子?你们姐妹俩的关系,不是靠我管就能管好的。”

    两个女儿,脾气都大,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一个都管不了,干脆就一个都不管。

    “爸,别人家一个孩子,你养了两个女儿,真是辛苦了。我现在是高中,其实我毕业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等我毕业出来工作赚钱了,我肯定好好孝顺你。爸,你也该享享清福了。”爸只要享福就好,至于她跟乔子衿的事,本来就不用管那么多的。

    “成了,看你高兴的样。你起来就好,我去上班了。”

    “爸,你这会儿才上班,不迟到吗?”

    “不会,今天送你姐回去,我早跟厂子里请了两个小时的假说明了会晚点到的,现在去,顶多也就是迟到一个小时。你一个人在家,别整天看书,注意视力,别累着自己知道吗?”乔栋梁拿起公文包,推出自行车就往厂子里赶。

    乔楠前脚出门,家里的电话后脚就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乔楠高兴地接了起来:“翟大哥,你任务完成回到部队了?”

    听到乔楠愉悦的声音,电话另一头的翟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单我回来了,你的周大哥也回来了。”

    “……”乔楠翻白眼,小气的男人,不就是因为她之前在部队里的时候,提了一句周大哥怎么不在,翟大哥竟然记到了今天:“周大哥也回来了呀,真巧,要不,你把周大哥叫过来,我跟他聊两句?”

    翟升眸光一阵虚闪:“你确定,确定我就把人叫过来?”

    乔楠挑了挑眉毛:“这么大方,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他刚到部队,听说之前在部队里教英语的是一位叫乔楠的小乔老师后,他现在还难受呢。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他知道一下我们俩的关系,毕竟难过一阵子,好了就彻底好了。”在知道楠楠就是团长夫人之后,以周军的脾气,周军以后就再也不敢想着楠楠了,这才叫一劳永逸。

    “呵呵呵。”乔楠大写了一个“服”字给翟升:“算你厉害,我斗不过你。不过,我跟你在一起,为什么非要跟周大哥报告,他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吗?我叫他一声大哥,那是年龄的关系。难不成,我们俩以后结婚,你还要让他包红包?”

    “楠楠,我们部队里可不流行这一套,收红包有受贿的嫌疑。不过,你喝他敬的一杯酒,还是有资格的。楠楠,你准备什么时候喝这杯酒?”听到结婚两个字,翟升就跟吃了个冰淇淋似的,心里特别舒服,甜滋滋的。

    “翟大哥,作为军人,请你有点自律性行不行?我还没到国家法定结婚的年龄,翟团长,身为国家的军人,你想知法犯法?”结婚,至少还有几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