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66.第566章 难得同感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吗?”乔楠笑了:“姐,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好了,爸,你跟姐出去看电视吧,难得我姐替我烧一回洗澡水,可不能浪费了。”

    “是,楠楠,你先洗澡,我跟爸出去坐着。爸买了不少的菜,都准备做辣的,你一定会喜欢吃的。”乔子衿主动从卫生间里退了出来。

    女儿要洗澡,乔栋梁当然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比乔子衿还快一步地退了出来。

    在部队里养成了洗澡的速度,没十分钟,乔楠就把自己从头到尾都给洗了一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顶着一头湿乎乎的头发,眼睛上就跟蒙了一层雾气似的,眼睫上还缀着水珠子。

    乔楠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脸,乔子衿这次回来,是不是真的变好了,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像乔子衿这种人,不能做亲人,更不能做朋友,只能做普通的陌生人。

    “爸,你说刚刚楠楠跟我们说了那个故事,是什么意思?”乔子衿坐下来,魂不守舍地看一看电视,又瞄一眼卫生间的门,心里很是不安。乔楠总不可能无缘无故随便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吧,肯定是有什么用意的。

    只是这个用意,乔子衿想了半天,也愣是没能想出来,只能向乔栋梁求救。

    乔栋梁把切好的西瓜端了出来:“能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一桩她听来的事情吗?”

    “所以楠楠只是随便说说的?”她不信。

    “不然能有多不随便?”乔栋梁给乔子衿一块西瓜,乔子衿嫌弃地皱了皱眉毛,吃一块儿西瓜,她宁可不吃,她就喜欢一个人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来吃的那种感觉。

    想着乔栋梁对乔楠的喜好知道得那么清楚,却连自己这么小的习惯都不记得了,乔子衿敛了敛眸色,没说话。

    “你这又是怎么了?”乔子衿不说话了,乔栋梁不看电视看乔子衿了:“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又跟以前似的,变得怪怪的了。楠楠也没说什么啊,你哪儿来这么多的问题。你是不是也太小心眼儿了?你放心,只要你是真的改过,楠楠感受到了,一定会原谅你的。楠楠心软,大家又都是一家人,你别想太多了,给自己那么多的负担。你想得多了,指不定还更容易曲解了楠楠的意思。你啊,就是想太多。”

    做人单纯点有什么不好,要不是子衿就喜欢想太多,做太多,也不至于跟楠楠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爸,我就是多嘴问一句,看你把话扯到哪儿去了。等一下楠楠出来了,你可千万别在楠楠的面前说这些。楠楠还没原谅我呢,你要这么一提,楠楠一旦想起以前的事情,那我跟楠楠和好又得推迟很久呢。”乔子衿紧张地西瓜都不吃了。

    乔栋梁重新把西瓜放回乔子衿的手里:“我是你爸,这一点,我能不知道吗?就是趁楠楠不在这儿的时候,我才要多劝劝你,免得你在楠楠的面前也犯糊涂。子衿,以前你做错了,你得真知道错,真的想改才行啊。子衿,你应该不是在哄我和楠楠吧?”

    乔子衿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冷笑:“哄你们?爸,说句没良心的话,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有什么呀。如果你不是我亲爸,我哄着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楠楠比我小,下学期也就读高二。你把我跟妈所有的后路堵死了,讨好你,我得不到什么好处,讨好楠楠,我就能有好处了?”

    乔栋梁一想,也对,现在乔家要什么没什么,除了一套小小的老院子,真的是连多点的钱都拿不出来。

    这么一来,就算乔子衿能够讨好乔栋梁,乔栋梁也拿不出什么给乔子衿啊。

    没了好处,哄也就不存在了。

    “你也别生气,要知道,你没资格生气,谁让你有那么多的前科。”乔栋梁把西瓜皮扔进垃圾桶里:“我跟你妈,就只有你和楠楠两个孩子。我的情况,你最清楚,就因为我没有兄弟姐妹,这几年来,家里有点事,连找个帮忙的人都没对象。你跟楠楠不一样,你们要遇到困难,如果姐妹关系正常的话,你可以找楠楠帮你,楠楠也可以找你帮她。要知道,在这个社会里生存,独木难支。等我跟你妈没了,你们姐妹俩就会成为彼此唯一的依靠。就现在这个样子……”

    楠楠那么会读书,子衿好不容易考的第八名,还是作弊抄袭抄别人得来的。

    哪怕成绩不等于一切,成绩好也不代表以后一定会有一份好的工作,高收入,但乔栋梁始终觉得,乔楠的将来必是比乔子衿的光明许多。

    说句自私的话,哪里是互相扶持啊。

    真到那个时候,都是楠楠在帮着子衿这个姐姐,子衿这个当姐姐的反而只能沾妹妹的光。更何况,楠楠现在跟翟升在一块儿呢。

    不管是靠男人,还是靠自己,楠楠的将来绝对比子衿的将来好了不止一、两倍。

    乔栋梁非常清楚,他这么劝着乔子衿,就是为让乔子衿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又替乔子衿留了点面子。

    他要是直接说,以后子衿去求楠楠也能方便一点,就算子衿的脾气改了,肯定也会忍不住发脾气,然后把所有的事情再次搞僵。

    为人父母,明明是一番好意的话,还得考虑到子女的心情,免得越劝越坏,当爸爸当到这个份儿上,乔栋梁也是心累。

    难怪老人家总是说,儿女就是父母上辈子欠下的债,这辈子来还的。

    至少他上辈子,肯定欠了子衿很多,这辈子才要劳心劳力到这个份儿上。

    乔栋梁的好意,乔子衿完全感受不到,她仅能感受到的就是亲爸看不起她。

    放假前,她去了新同学的家里一趟,新同学也是家里的老大,也是个姑娘。

    她就曾经亲耳听到新同学的父母总这么告诉新同学:你是家里的老大,是所有弟弟、妹妹的姐姐,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努力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照顾好弟弟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