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65.第565章 问个意见
    她成了家里的长女,懂事,体贴,心善,很细心照顾下面的弟弟妹妹。

    可以说,这一秒的乔子衿简直就是中国好姐姐的代表!

    好到,好到让人从她的身上找不到丁点的缺点。

    “怎么了,傻了?是不是太久没见到我,都不认识我了。行了,我们是亲姐妹,等误会解开了,我们以后当姐妹的路,还有几十年呢。到时候,只怕你看厌了我。很多事情,得慢慢来。”乔子衿直接用她之前拧给乔楠擦过汗的毛巾,往自己的脸上糊了一把。

    汗水淌满脸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难受!

    “你的确是变了。”半晌,乔楠淡淡地说了一句。

    乔子衿和善地笑道:“是人总要变,要学会长大,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原来是这样。”乔楠不否认。

    “行了,别聊了,我过两天才离开,你要真有什么想跟我聊的,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聊。”乔子衿亲切地将乔楠从沙发上拉起来:“别因为累着了,一回到家里瘫着舒服了,就不动了,洗了澡换了衣服睡一觉,那才是真正的舒服,赶紧的。”

    一直从房里偷偷观察姐妹俩情况的乔栋梁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个打从心里发出来的笑容。

    乔楠也没甩开乔子衿拉着自己的手,感觉到乔楠的没有拒绝,好像软化的意思,走在前面的乔子衿勾了勾嘴角,笑了。

    到了卫生间门口,乔子衿停了下来:“你先进去洗,我帮你拿衣服。”

    “不用了,衣服我已经放在卫生间里了。”乔楠脑袋一斜,似调皮,似打量一般地看着乔子衿:“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当然,愿不愿意回答,你随意。”

    “你问。”只要乔楠肯问,她一定能给乔楠一个满意的回答!

    “我跟我师父去的地方,比较偏远,所以看见一件荒唐的事情。我离开的时候,这事儿都没解决,姐,你听听,给评评理。说的是一户人家啊,生了两个儿子。那户人家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就让大儿子上学,小儿子打工给大儿子交学费。长大之后,大儿子拿着弟弟赚来的钱,娶了媳妇儿又生了孩子,反倒是会赚钱的弟弟不但没钱还没人,光棍一个。后来,那哥哥得了肾病,要换肾,想找弟弟要一个。弟弟不肯,哥哥就跟他爸妈合起伙来,还是弄到了一个肾给哥哥换上。”

    “天呐,现在都是法治社会了,这不是草菅人命吗,怎么能这么干?!”乔子衿颇有正义感地反驳斥责这种行为:“应该报警,这都什么爸妈,什么哥哥啊,根本就是吃人肉,吸人血的魔鬼!”

    “问题是他们爸妈说了,哥哥得了肾病,不换肾要死的,弟弟身体好啊,给哥哥一个肾,死不了。这样的话,两个儿子都可以活着。”乔楠的眼里闪过冷意,是啊,这不是人,这是吃人肉,喝人血,吸人髓的魔鬼!

    “那也没这么做的,就算父母再想,可以劝,可以再想办法,怎么能用强的,多伤人心啊。这个弟弟,太可怜了。”此时极具正义感的乔子衿丝毫没有把这个例子往自己的身上想。

    因为这辈子,这几年里,乔楠不但没有缀学打工赚她,她也没拿过乔楠的一分钱,更没什么嫁人生孩子。最重要的一点,她的身体可好了,怎么可能肾病严重到不换就要死呢。

    越是能够确定这个故意与自己没有半毛线关系,乔子衿就越是能把自己最正义的一面拿出来,去博得乔楠的好感。

    “后来啊,那哥哥换了肾之后,的确活下来了,弟弟也没死。只不过呢,弟弟因为这件事情,伤心了,干脆走得远远的,不跟家里有往来。弟弟赚的钱,不需要再给家里了,自己的条件慢慢好起来了,小有存款。这个时候,那个哥哥又找上门来向弟弟认错,说当年的事,是他跟父母过分了,希望弟弟可以原谅他们。姐,你说就这种情况,如果你是那个弟弟,你会怎么做?”

    乔子衿犹豫了一下,乔楠问这个问题,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陷阱啊?

    “姐,如果是你,你会原谅这么一个哥哥吗?”乔楠的眼里闪过诡异的光芒,大有问这个问题就是不安好心的意思:“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也好衡量以后我跟你之间的相处模式。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姐你宠爱,疼过,护过呢。”

    乔子衿心中一颤,乔楠这么说,难道她像想这个事件里的哥哥对弟弟一样来对待她?

    那肯定不行!

    乔楠敢要她的一个肾,她就敢要乔楠的命!

    “如果我是那个弟弟,我肯定不会答应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弟弟把之前赚的钱,全给了哥哥,对那个家的付出也算是够了,更何况,他还少了一个肾。好不容易才有点好日子可过,万一要是再被盯上,天知道这个弟弟还会失去什么。如果我遇上这对兄弟,我肯定会支持那个弟弟,那个弟弟至少也要跟哥哥保持距离。”不管有没有陷阱,这样的回答,算是比较好的了吧?

    既不闹僵,也不回头,进可攻,退可守。

    乔楠这死丫头,才半年不见,说话就这么刁了!

    乔子衿甚至可以感觉到,乔楠往她的四周撒了密密麻麻的陷阱,一踩一个准。

    “爸,你觉得呢?”看到乔栋梁的门开了一道缝儿,乔楠声音一扬,问道。

    被发现乔栋梁尴尬地笑了笑走了出来:“我觉得啊,我觉得子衿说得挺对的。咱们中国人最讲究一个‘孝’字,但也不能愚孝。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得珍惜。而且那户人家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真要闹到这个份儿上,冷了的心是绝对捂不过来了。”

    乔栋梁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眼角的余光却是暗示地瞥向了乔子衿,希望乔子衿是真的改过,更是千万别走到故事里兄弟的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