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64.第564章 当个好姐姐
    偏偏就是因为乔子衿有的毛病和缺点,乔楠几乎都没有表现出来过,这才让乔栋梁更加明白,乔子衿本身就存在着这些问题,和年纪小、不懂事,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爸别生气,就是因为我以前不懂事,做了伤楠楠心的事,所以才更担心楠楠见到我不高兴。是,是我以小人之心度楠楠的君子之腹,我想改,你也得让我慢慢改啊。我怕楠楠才回来,没见到我的诚意,对我还有意见,我担心的肯定就多了点。爸你放心,我不让你帮忙。只要我真的改好了,我相信,只要我表现得好,楠楠总会原谅我,跟我合好如初的。要是连这件事情,都要你帮忙,那就说明我认错的态度还不够,楠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乔子衿连连保证,这事儿,她绝对不让乔栋梁帮忙,她要自己慢慢解决。

    “真的?”乔栋梁怀疑地问了一句:“楠楠对你的心结可不浅,想让她原谅你,难。”

    “再难,我也得办到了!”乔子衿握握拳头:“楠楠讨厌我的程度就表明了我以前做的事到底有多错,我犯的错,肯定要自己去补偿,补到够为止。爸,这事儿你别管,我会努力让楠楠接受我,感受到我的诚意的。”

    “你真的都明白了?”听到乔子衿说得这么恳切,也的确没有说过一字半句要让自己帮忙的话,乔栋梁犹豫了一下。

    “明白了,都明白了。爸,你只管放心,以后你就看我的表现,我肯定不会再让你为了我跟楠楠的事情为难了。我犯的错,我自己去弥补,爸,你千万别帮忙啊,你要帮忙,我可会生气的。你总说我没长大,不懂事,楠楠的情况只有我亲自解决了,我才能长大。你跟妈不可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帮我打理所有的事情,是不是这么一个理儿?”乔子衿说得头头是道,字字恳切,听得乔栋梁一愣一愣的。

    乔栋梁颇为安慰:“你要真能这么想,那我就能稍微放心一点了,子衿,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爸,那是肯定的,你就等着看我表现呗。我说十句话,也不如我做一件事情。等楠楠看到我的行动,我相信我们姐妹俩肯定能重归于好的。”

    “哎,好。”

    难得乔子衿有这份改过的心,当爸的乔栋梁能不高兴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乔子衿摇头:“这次日子,我跟妈住在外面,这些小活儿,我都学会了。爸,你要不信的话,你看。”

    乔子衿伸出自己的一双手。

    以前在乔家的时候,乔子衿是伸手不沾阳春水,过着就跟古时候闺中大小姐一样的生活,所以那十根手指,一根根就跟青葱似的,嫩白嫩白。

    可是现在,乔栋梁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乔子衿的手指不但变粗了,皮肤也没之前的细白。

    “你手上怎么有疤了?”这才是让乔栋梁觉得最奇怪的事。

    “我得学会做饭、做菜,要拿刀子,刚开始,不熟悉,所以很容易切到手,就留疤了。不过,现在我都习惯,都会了,不会再切到手了。”乔子衿握了握自己的手,表示虽然受了点伤,留了点疤,但是手还是好好的,有几个疤,顶多是难看了那么一点点。

    “跟以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比,我现在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挺踏实的。到底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更好吃。爸,我连挑食的毛病都好了。爸,我进步大不大?”

    “大,子衿,你真的长大了。”乔栋梁的脸色越来越好看:“难得你有这份心,爸也不拦着你。你之前那么害楠楠,你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成了,为了让楠楠看到你的诚意,我不帮你,你自己做。行吧?”

    “行!”

    “好,那我回客厅了。”这下子,乔栋梁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他坚信,只要子衿是真有悔改之心,子衿跟楠楠肯定会合好,顶多只是早点晚点的区别。

    丁佳怡最听子衿的话,要是子衿都改好了,跟楠楠姐妹情深,哪怕丁佳怡心里不乐意,也一定会受子衿的影响,改变对楠楠的态度。

    想到自己一家四口,还有团圆和乐的一天,乔栋梁就跟打了一记鸡血似的,浑身充满了干劲儿,觉得人生处处是希望。

    “好。”乔子衿笑眯眯地送乔栋梁离开。

    确定乔栋梁走远,不可能再看到自己这里的情况时,刚才还一脸暖阳拂面的乔子衿猛的一沉,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阴郁晦沉之气。

    看着浑身散发着阴纣之气的乔子衿,要是乔栋梁在这儿的话,就一定笑不出来。

    大概三分钟的时间,锅里的火差不多要烧好了,上一秒还阴霾吓人的乔子衿立刻如雨后绽晴一般,嘴角自然上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乔子衿对着灶房里的玻璃窗看了看,确定自己的笑容就跟以往每一次练习的一样,自然、阳光,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之后,乔子衿才把热水都盛了出来,甚至还亲自替乔楠搬到了卫生间去:“楠楠,热水都烧好了,你洗洗吧。”

    坐在客厅里休息了许久的乔楠,就那么盯着乔子衿看。

    此时的乔子衿,狼狈久了。

    大夏天要对着火近二十分钟,那简直是非一般的折磨。

    正因如此,乔子衿这会儿整个人就像是刚被从水里捞起来似的,浑身湿漉漉的,被汗水湿透的衣服,大片大片地粘贴在乔子衿的身上。乔子衿的头发,更是像一条条蚯蚓,蜿蜒地贴着乔子衿的脸上。

    此时此刻的乔子衿,只比刚刚回到家的乔楠更难受,流的汗也更多。

    “楠楠,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洗洗,等洗干净了,汗没了,人才舒服。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刚开始或许还新鲜,久了肯定是家里好。你洗完澡,去睡一会儿,等晚饭做好了,我再喊你出来吃。”乔子衿就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