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61.第561章 我也觉得我是好舅舅
    丘晨曦能有这样远大的“志愿和目标”,“好”事情,“好”事情啊。

    就冲有丘家能有丘晨曦这样的姑娘,他也绝对愿意相信,丘家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丘晨曦在离开之前,去见了施鹏一面:“舅舅,今天我也要离开部队了。你身体不好,之前有晴晴在你的身边照顾着,我跟我妈还能比较放心。现在晴晴要回去念书了,我也得离开部队了。舅舅,你以后怎么办?一想到你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万一你不舒服了,也没人能给你倒一杯热茶,我就放心不下。”

    丘晨曦擦擦眼泪吸吸鼻子,眼泪汪汪,眼巴巴地看着施鹏,想让施鹏说些什么。

    施鹏喝了口茶安抚一下被丘晨曦刚才几句话吓到的心:“这个,你放心,我的身体情况,部队里的人了解得很清楚。部队已经给我暂时安排一个男护士照顾我了,直到我离开部队为止。本来,我是不愿意因为个人的关系,占了部队这么多资源。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辞职报告打上去了,早点晚点,我也得离开部队。所以部队的这些资源,我也占用不了多久。晨曦,你关心我的身体,我很高兴。你只管放心,没问题的。等我离开部队了,你要真有心,想照顾我,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丘晨曦想以此为理由,再借着他的名声留在部队里,他只能说,丘晨曦是聪明,可惜是打错了算盘。

    “舅舅,大家是亲戚一场,你是真的关心你,想照顾你,你真的不成全我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在政委那儿撞墙,又在施鹏这儿吃瘪,丘晨曦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成全?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我怎么能不成全呢?我说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不急在一时。”

    丘晨曦冷狞地抿起了嘴角:“舅舅,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我们是至亲,你一定会帮我的,毕竟这也不是多让人为难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小忙而已。”

    “……”施鹏正色地看着丘晨曦:“你说我们是至亲,那么作为长辈,这话我只说一次。不属于你的东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最后也是一场空。我想,你妈的事情,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你还年轻,更不应该就这么浪费自己的时间,好好努力,靠自己才能拥有一个真正好的未来。”

    “呵呵呵。”丘晨曦完全听不进施鹏带有善意的劝解:“我也不过只是当了几天的老师,不过看来舅舅比我更有当老师的瘾。这些至理名言,舅舅,可得记好了,再说一遍给晴晴听啊。”

    是施晴,明知道她跟翟大哥的关系,还要横插一脚,舅舅更是助纣为虐。

    施晴想要抢她的东西,抢她幸福而又光明的未来。

    所以,那个要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一切的人不是她,是施晴才对,舅舅这句话可是说错了对象。

    “晴晴很好。”晴晴不用他教,也会知道,该放手的时候要放手,否则受伤的是自己。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还没让自己这么操心,可是他付出的一番好意,偏还被丘晨曦误解成这个样子。

    如果今天站在施鹏面前的人是齐敏蓝的话,施鹏表示,他连一个字都不会说,至于丘晨曦,就算知道她不会听,他这个当长辈的也要尽尽心地劝一次。

    “行了,你回去吧,别太晚回丘家,免得让丘家的人担心你。”

    “舅舅,真是谢谢你了,这么为我们家着想。”

    “不客气。”

    “舅舅,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就算以后我不可能再来部队了,要不了多久,我们一家人就应该能在平城见面。到时候,我肯定会让我妈请舅舅去我们吃顿饭,算是我答谢舅舅在这段时间里对我的‘照顾’。”

    “可以。”

    施鹏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让丘晨曦一点办法都使不出来。

    可以说,施鹏的身体情况是她能够留在部队里的最后一张王牌,她哪里会想到,当着她这个亲外甥女的面,施鹏也这么不给面子,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对了舅舅,政委告诉我,把我从部队里除名是大家一致的决定。舅舅,你当时投的是同意还是反对?”

    听到这个问题,施鹏笑了:“同意。”

    “舅舅,你可真是我的好舅舅!”

    “我也觉得,我是个好舅舅。”自从他跟他爸说清楚,把辞职报告打上去,他还真不胆怯向丘晨曦承认这件事情。

    “舅舅,再、见!”

    “再见。”

    丘晨曦离开的时候,狠狠地甩上了施鹏办公室的门,发出了一声“砰”的巨响。

    施鹏无奈地摇摇头,丘晨曦是被两家的老人完全给宠坏了。

    以前丘晨曦跟翟升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是默认的娃娃样,所以丘晨曦注定了将来必能成为首长夫人,多宠一点是应该的。

    现在,首长夫人的位置已经丘晨曦没什么关系了,希望两家的老人还能一如既往地宠着丘晨曦,别让这个孩子受太大的打击。

    也是他想太多了,丘晨曦跟齐敏蓝都没有死心,两家的老人也必会因此而抱着想头,他担心什么?

    “丘同志,你快点,我们都等你五分钟了。真是的,你也是部队里的同志,怎么连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要是教官让你集合的时候,你迟到五分钟,先被罚跑千米!”要去平城购物资的同志急得都火烧眉毛了。

    他买的这些东西,可是要供整个部队里的人一块儿吃的,万一去晚了,好的、新鲜的都被挑完了,部队里的战士们营养跟不上,身体不够好,到时候怪谁?

    “我……”丘晨曦懒得搭理这些“最底层”的人,只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哪成想,对方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时间,一把抢过她的行礼箱,利索地塞到后面:“成了,赶紧上车,要不真赶不急了。”丘晨曦慢吞吞的样子让他恨不得直接把她拖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