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59.第559章 十里军歌相送
    不过,心痛过之后,她依旧想知道答案:“利索点,知道两个字,不知道三个字!”

    “知道。”

    施晴一脸吃惊的表情:“不反对?!”Σ┗(@ロ@;)┛

    如果翟首长反对的话,乔楠早就被踢出部队了,哪怕乔楠是林老领来的。就她所知,借着这次机会,乔楠跟翟大哥都有不少的接触,惊天大新闻啊。

    乔楠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跟我爸的态度,应该说是差不多吧。”

    “不错了。”施晴替乔楠松一口气:“这一位才是家里的这个(比大姆指),只要他默许了,另一位,你迟早也能攻克下来的。就你们现在的情况,你挺乐观的呀。”

    “我可乐观不起来。”乔楠不明白,施晴伤过之后,怎么对她跟翟大哥的事这么起劲:“快一点,别让我师父等了。”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收拾起来磨磨蹭蹭的。”林原康苦笑着摇头,可是看着乔楠目光里的那股宠溺劲儿却极是明显,谁也不会真的当林原康在埋怨乔楠来得晚,还颇有以有这么一位小女徒弟而骄傲的味道。

    女人让男人等,那是正常的,男人等女人,那更是正常。

    “楠楠,赶紧把行礼,噢,是施晴拿着的啊,赶紧把礼物放到车的后备箱里去。我们得回去了。要不然,等到了平城,天都得黑了,你爸又得着急了。”

    “好咧。”施晴也痛快,利索地把礼物放在了后备箱里,自动自发地跟乔楠一起坐在了后面,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林老。

    就在车子的引擎启动,乔楠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嘹亮的歌声: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的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

    Mi suo la mi sao

    La suo mi dao ruai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一二三四。

    “《打靶归来》?”施晴挠挠脑袋,好端端的,部队里的人怎么突然唱起这首歌来,还怪好听的。

    乔楠想到什么,眼睛一睁,连忙把车窗摇了下来,然后探出脑袋去看。只见那整齐温和而有安全感的碧绿之色形成一片,如同连绵的小山丘,作为唯一的红花,女辅导员站在一角,看到乔楠回头看,对乔楠竖了竖大姆指,无声地表示,这是部队里的人想要送给乔楠的礼物,感谢乔楠的到来,欢送乔楠的离去,更期盼乔楠下一次的归来。

    施晴也跟着伸出脑袋看:“感情这首歌是专门唱给你听的?”

    乔楠没有回答施晴,而是用力地朝这些国家最可爱的人挥手。

    乔楠那似要将手臂挥断一般的力度,让兵哥哥们忍不住扯着嗓子,唱得更加响亮。哪怕车子开出去不少路,乔楠依稀还是能听到《打靶归来》的歌声,隐隐绰绰,但好听极了!

    “要哭了?”施晴吸吸鼻子,问了一句。

    这些年来,施晴在部队里来来去去,都已经习惯了,来部队就跟回第二个家似的,也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施晴并没有感受过这种情感。

    直到这一次,施晴颇有感同身受的味道:“我可真委屈,好多人以前还叫过我小师妹呢,怎么我离开的时候,就没唱歌给我听啊?”

    “别委屈,你说今天丘晨曦离开的时候,能不能听到这首军歌?”乔楠眨了眨眼睛,把眼里的泪意眨掉。记得她刚到部队的时候,女辅导员有意无意向她打听一些爱好。

    她还以为女辅导员单纯想了解她的情况呢,所以她直接告诉女辅导员,其实她不爱听流行歌曲,她最喜欢听的是军歌,其中,她对《打靶归来》这首歌,最听不厌。

    小时候,丁佳怡不乐意搭理乔楠,还不懂得自己为什么明明也是妈的女儿,却要遭受这种不平等的待遇,那时的乔楠也委屈,也要哭。

    丁佳怡不管乔楠,就只能是乔栋梁管。

    乔栋梁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更不会哄孩子。

    每每这个时候,乔栋梁就会抱着乔楠一遍又一遍的唱他会的所有军歌,哄着乔楠。

    乔楠听到“Mi suo la mi sao,La suo mi dao ruai”这一段时,总会破涕为笑,点着小脑袋,拍着小巴掌,瘦瘦的小身体在乔栋梁的怀里配合着节奏,一动一动的。

    “肯定不能啊!”施晴用力地拍一下椅背:“不行,等一下回到家,我肯定要打个电话问问我爸。要是丘晨曦有的听,我没的听,下次我去部队,我要挑战他们!”真是忘记她这个小师妹的厉害,不把她放在眼里了是吧?

    “这样,你不该平衡吗?你这个小师妹,厉害起来挺吓人的,朱宝国都被你打趴下了。我估摸着部队里被你打趴下的人,应该也有。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个小姑娘打趴下了,多丢人啊。丘晨曦好歹还是他们的老师,教过他们几堂课呢。要是你们俩的待遇都一样,至少就证明了在他们的心目中,你比丘晨曦可重要多了。是不是这个理儿?”乔楠想安慰施晴,那还不容易吗,几句话搞定。

    “是这个理儿。”施晴耿直地点了下头,总之只要她的待遇不比丘晨曦差,其他的她都不计较。

    “一离开部队,天又这么热,我感觉我就跟朵花儿似的被晒得发蔫儿了。我睡会儿,到了平城再叫我。”乔楠一上车就容易睡,林原康年纪大了,经不起舟车劳顿,情况不比乔楠的好。

    “得,你们徒弟俩就是老弱病残。”瞅着林原康跟乔楠都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休息,施晴嘲笑了一句。

    “呵呵呵。”

    “呵。”

    一老一少师徒俩都冷笑了一下,不跟施晴计较,他们这是头脑发达,哪及施晴的四肢发达。

    另一头,丘晨曦以为乔楠离开,部队就是自己的天下,乔楠之前所教授的一切最后都会成为自己的成绩,谁知道,政委直接给她来了个迎头一棒,打得她眼冒金星,缓不过神来:“政委,你、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