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56.第556章 心疼乔楠
    说重了,怕伤到女儿的心,说轻了,又怕女儿不明白。

    说白了,谁都没看穿,其实施鹏是个女儿奴。

    忽然被点名的乔楠翻了一个白眼,才说送她一个小小的“谢礼”,这就让她还回去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

    施长官真是一个正宗的中国人啊!

    “你今天所犯的错,就是差点让我们原本站在道德至高点的优势,变成了对长辈不敬的劣势。中国的情况,你也清楚,很讲究一个‘孝’字。齐敏蓝是你亲姑姑,你在外面对她大喊大叫,不知道原因的人第一眼肯定是认为你是错的。你爸是个病人,但你姑姑是女人。你吼你姑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你爸帮着你欺负齐敏蓝。最后,齐敏蓝别说是伤筋动骨了,还赚足了别人的同情,你爸就先得被那些政敌抓住把柄,推到浪尖儿上。还有你,你一定会在部队里‘声名大噪’。这个词是褒是贬,你应该听得出来。”

    小提大作,这个词不光只是说说。

    被一些政治家运用得当,小风小浪真的会被翻成大风大浪,甚至是狂风、龙卷风的。

    “晴晴,你应该向乔楠同志好好学习一下才行。”女儿一副懵然未知,乔楠却解释得头头是道,施鹏不得不承认,以前他把女儿保护得太好了,这样女儿以后走出去,太容易吃亏被人欺负。

    智商高没有用,除开课本知识,在这个社会里能吃得开的人,从来都是情商高的人。

    “明明是我姑姑的错,还能这么来了?”施晴瞪瞪眼睛,扯扯嘴角,冷笑不已。

    错的成了对的,对的反倒错了,所谓的指黑为白的,说的就是这个吧?

    “施晴,听你这么说,我觉得你是一个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孩子。”无疑,拥有这样的父母是幸福的,反面,一旦失去父母的保护,离开象牙搭,那么施晴所要吃的苦和亏,会是儿时总和的几倍。

    “没办法,就一个闺女,宠坏了。在学校的时候,她姓施,加上聪明,成绩好,老师喜欢,就没人会欺负她。”到目前为止,晴晴所拥有的,全是校园生活。

    “少在我面前装老成,别忘了,你跟我同龄!”施晴不服气。

    “同龄又不代表同智商。”乔楠驳了一句。

    乔楠是早了一年上学,而施晴则是在初中的时候跳过一级,所以她们俩的年纪是一样的。

    “好了,别逗嘴了,晴晴,现在你已经明白为什么了,是不是欠了乔楠一句谢谢?”施鹏哭笑不得,明明平时在他们面前,晴晴一直挺老成,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怎么在乔楠的面前,就这么幼稚呢了。

    都说意乱情迷,哪怕是在翟升的面前,晴晴也不至于啊。

    “我送了那么厚的一本牛津字典给她,还不够谢谢她的啊?”施晴是真的郁闷了,你说成绩比不上乔楠也就算了,怎么在人情世故上,她就差乔楠那么多呢?

    “的确,跟轻飘飘的‘谢谢’两个字比起来,我更喜欢实际点的东西。”乔楠世故地说了一句。

    “酸。”施晴把杯子里的白开水全灌进肚子里去,好像为了扑灭由齐敏蓝和丘晨曦引发的火气:“爸,今天这么一来,姑姑和丘晨曦是不是就不会再来闹了?”

    她爸要休息,在离开部队之前,肯定还有事情要忙。

    如果还要时不时地应付丘晨曦和姑姑制造的麻烦,她爸的身体怎么能够好。

    “至少也能安全一段时间吧。”施鹏冷漠地说道,来看他,就代表着丘家要大出血。齐敏蓝早就习惯只进不出了,爸妈也因为翟耀辉的关系,以为在齐敏蓝的身上有利可图,施家最后还是要靠齐敏蓝这个外嫁的女儿。

    想到这些,施鹏眼里闪过讽刺的光芒。

    当年丘家之所以愿意接受齐敏蓝,丘勤愿意娶齐敏蓝,可不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吗?

    施晴气得手握拳头,在桌子上狠狠地砸了一下:“乔楠,答应我,一定不能让丘晨曦得逞,你一定要嫁给翟……反正你跟他的婚事,一定要成。就是要气死丘晨曦,气死姑姑。她们现在最大的得意,不就是因为丘晨曦差点跟翟大哥定婚吗?现在,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翟家人的认同,我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狂。”

    所以说,爷爷、奶奶之所以对丘晨曦这么好,最大的原因其实是出在翟家?

    想着隔了那么远的距离,爷爷、奶奶还要费这个心思,动这个脑筋,施晴觉得即可悲又可怜。

    施晴一副气得脸都红了的样子让施鹏和乔楠明白,这个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小姑娘,开始开窍了。

    “行了,不早了,你们回去干你们自己的事吧,我这里已经没情况了。乔楠,你好好上晚上的课,好像也没几堂了,别虎头蛇尾,有那么好的开头,却有一个糟糕的结尾。”因为这次的活动,乔楠至少在部队里的名声非常好。

    除开政委和翟家的人见了乔楠称呼一声小乔同志之后,下到普通士兵,上到营长,哪个不得恭恭敬敬叫乔楠一声小乔同志。

    就乔楠这个年纪,能让营长级别的人物叫她老师,这绝对是其他一般同龄人绝对不可能拥有的经验和收获。

    “谢谢施长官的提醒,我知道了。”乔楠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了不少。

    本来,她只是因为师父的关系才来上课的,但是被施长官那么一说,她肩膀上的压力就重了不少。看来,她课上得好不好,还关系着以后她进翟家容不容易,甚至能得到多少人的认同和接受了。

    明明是挺简单的一件事情,非要发展得这么复杂,乔楠也是无言以对。

    看着乔楠的脸色不太好地离开,施晴晚了一步走:“爸,你老跟乔楠说这种事,不怕把她吓坏吗?她就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这么大的压力,会把人压垮的。”想着乔楠的情况,施晴挺心疼乔楠的,觉得乔楠的路不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