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38.第538章 没有如果(加更)
    好吧,是她做贼心虚了。

    “这么难得,主动约我出来?”翟升深沉如海般的眸子就那么静静地盯着乔楠看。

    以前乔楠在平城,他在部队,离得老远,翟升只能通过一个星期偶尔一、两次的电话,以解相思。可是,现在明明两个人都在部队,还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见面,翟升这才发现这样的情况才是最难熬的相思之苦。

    咫尺天涯,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乔楠又气又笑,都在一个部队,翟大哥的情况怎么比以前还厉害啊:“翟大哥,你的眼神收敛你一点。这会儿,你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亮,部队里的这些人,眼神一个比一个好使。”

    “星星再亮,也比不过月亮。”

    乔楠脸一红:“翟大哥,今天我来你来,是有问题问你。”

    “猜到了。”翟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楠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要不然的话,她为什么会从翟大哥的语气之中,听出一点幽怨的味道来,弄得她就跟个负心人似的,无事不登门。

    “翟大哥,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入相思门,不知相思苦?”

    “哎哟喂……”乔楠表示自己脑仁疼,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可是心里那股甜滋滋的感觉,又让她有一种羞耻感,她又不是真的十八岁,还会被这种话给哄住:“翟大哥,你当我是老师,对我背书呢?”

    她真正想问的是,翟大哥最近是不是跑去看言情小说,或者追求女友一百零一式之类的书,恶补的?

    怪不得人家都说,不怕流氓会打架,最怕流氓有文化。

    最可怕的是,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有文化的军痞流氓。

    看到乔楠不自在地就跟只兔子似的,快要找兔子洞钻了,翟升才恢复正常:“什么事?”

    “关于施家的事。”翟升一正常,乔楠连忙松了一口气,然后把施晴跟自己说的话,反应给翟升:“翟大哥,我怎么觉得施家怪怪的啊。听施晴的说法,施老爷子绝对不是那种明事理的人。”那当年,翟首长娶苗阿姨的时候,施老爷子怎么没给翟家来一招狠的,然后把翟首长给抢过来?

    “感觉到了?”翟升捏了一下乔楠软嫩滑溜的小脸,然后趁乔楠发火之前收回来:“爸娶妈那会儿,爸跟施长官在争一个位置。”

    “最后翟首长赢了?”

    “嗯。”

    “噢,那我明白了。”如果当初争到那个位置的人是施长官的话,那么施晴今天就是首长的女儿。

    儿子跟女婿争位置,施老爷子肯定是支持自己的儿子。如果赢的是施长官,那么施长官就会变成今天的施首长。

    作为施家的手下败将,施老爷子当然是没必要死叽掰咧地非把女儿嫁给翟首长不可,免得别人误会,施家的女儿嫁不掉,非得嫁给翟首长,让翟家的人踩脸。

    尤其是当初,翟老爷子的态度那么坚决,怎么也不肯接受齐敏蓝当他的儿媳妇,而翟首长在那个时候,也没明确的表态。

    现在吗……

    首长之花落在翟家,施长官在有生之年与首长之位肯定是无缘了。

    所以,施老爷子这是把主意打到了丘晨曦这个外孙女的身上,想把丘晨曦跟翟大哥凑一对,施老爷子是认定了,翟大哥将来会接翟首长的班,成为翟家的第二个首长。

    想到上辈子自己听到的消息,她不得不承认,施家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现在知道,为什么爷爷特别瞧不上施家的人了吧?”翟升一脸默然,身处他这个位置,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之中,其实这样的算计,翟升一点都不意外。

    算计还算是好的,如果是那些政敌,那就是陷害了。

    “哼哼哼。”乔楠心情不怎么好地垂下了脑袋。

    上辈子,她离翟大哥太遥远了,哪怕是曾经住在一个大院里的哥哥,她对他没什么印象,更没任何接触。

    为此,她只知道翟大哥当上了首长,关于翟大哥的经历,她却没怎么听说。但再怎么没印象,她不记得鼎鼎大名的翟升翟首长是个老光棍,跟她一样,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没结婚。

    如果翟大哥结婚了,那翟大哥娶的人,会不会是丘晨曦?

    “怎么了,不高兴了?”翟升不明白地看着乔楠。

    乔楠酸溜溜地说道:“你跟翟华姐都说,苗阿姨是受了我的影响才看开,不搭理丘晨曦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我,苗阿姨也没有想通,哪怕你知道施家的算计,你最后是不是依旧会娶丘晨曦?”

    “没有如果。”翟升严肃地说了一句:“没有如果的事,我觉得就没有问的必要。”就是有楠楠,楠楠就是出现了,所以这个如果不存在。

    一想到这个“如果”,翟升特别得不舒服。

    如果,如果没有遇到楠楠,不管他娶的是丘晨曦还是李晨曦,他结婚的原因,绝对不会因为爱。

    没有爱的婚姻,在已经遇到乔楠的翟升看来,是非常可悲又哀伤的事情。

    或许对于没有遇见过楠楠的他来说,结婚只是例行公事,完成人生的一个过程,可对于遇到楠楠的他来说,这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看到翟升拧着眉毛,眼底有一丝丝难受压抑,乔楠叹气,笑了,主动靠近翟升:“翟大哥,别介意我的话,把它忘了吧。你也听说过,女孩子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我那不是吃醋吗?你说得对,没有如果,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你遇到了我。”

    亏得她一直觉得自己挺成熟的,不是真正十八岁的小姑娘,竟然还会吃这种陈年老醋,真是傻了。

    “以后不许再提这个‘如果’,我不喜欢。”他不接受没有楠楠的“如果”。

    “不提,永远都不提了。”上辈子就是上辈子,她从来要把握的是现在,这辈子。

    “楠楠,你在意我,吃我的醋,我都挺高兴的,小醋谊情。但是这种话题,以后真的不要再提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