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35.第535章 听得懂就好
    今天是第三堂课,包括政委、翟首长以及翟升这些大人物,都不来了,因为他们完全放心地把课堂的一切交给乔楠去处理。

    有施晴在,翟升也放心让施晴送乔楠回宿舍,这么一来,乔楠当然有空带施晴去个地方看看。

    “去哪儿啊?”

    “跟过来不就知道了。”乔楠让施晴跟上,去看这些军人下了英语课之后,都干了什么。

    乔楠昨天晚上才教了他们怎么样用英语练习列队,但上了课的只有那么三、四十个,其他人不懂啊。

    正因如此,但凡对此有兴趣的人,肯定得向自己部队里的同志讨教。为了发挥出部队团结友爱的优良传统,所以这些士兵私底下协商好,互相补课一番。

    “这是……”当施晴听到这些“汪兔汪”地喊着,整个列队的过程,几乎全英语,施晴看傻眼了:“虽然发音,有点点问题,语序有那么一点点别扭,但我完全听明白了……”

    好神奇啊,这样她都能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那就够了。部队只是给他们提供一次学习和进步的机会,不是要把他们当成小学生一样教导,再来个笔试考试,非得要硬试考试多少分,才算是及格、良好、优秀。他们要学的跟我们要掌握的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学习的方式,并不适合用在他们的身上。施晴,你自己想想,我今天教的,是有点乱。但在左右练习的时候,坐你旁边的人跟你的对话,你听懂了没?”乔楠对这些士兵的要求向来不高,一直都觉得,这些人掌握到这种程度,够了。

    “好吧,我先入为主。”施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的确是犯糊涂了。

    部队旨在组织活动,让这些人接触一下新的知识,与外面的社会多一点接触和联系。

    要是乔楠真像她想的那样教这些士兵,那才叫乱弹琴。

    “正常,毕竟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我的人。”乔楠扭了扭脖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宿舍吧,我想洗洗睡了。对了,你睡觉之前,不去见你爸一面,说句晚安?”今天从下午开始,施晴就一直待在她的身边,没去见施长官啊。

    “不用了。”施晴兴致不怎么高地说了一句。

    “又难受了,下午不是还想得挺明白的?在月亮的影响之下,坏心情又回来了?”乔楠再一次意外。

    施晴呵呵干笑:“行了,别刺我了,老用激将法,也不厌。我不去我爸那儿,是免得我爸尴尬,也免得我自己听了难受。所以,干脆不去了。”

    “难受、尴尬,哪儿跟哪儿啊?”

    “我爷爷。”施晴往宿舍走:“别看我爷爷今天嘴挺硬的,逼着我爸搞定丘晨曦的事,我爸说没办法要请辞,我那个爷爷同意了。其实,他肯定以为我爸在唬他呢,还对我爸放狠话,解决不了丘晨曦的事,干脆辞了算了。说什么我爸在部队里,连亲外甥女的忙都帮不上,还有什么意外,不如走了干净。事实上,我爸真要走,爷爷他第一个舍不得。”

    爷爷就爸和姑姑两个孩子,姑姑这辈子就是个享福的人,施家全靠爸撑着。

    要是爸离开了部队,施家的势就倒了大半,爷爷能乐意见到?

    爸的报告都打上去了,爷爷这会儿肯定是收到消息,打电话来训爸了。

    “作。”乔楠冷哼了一声,她家是妈犯糊涂,施家是老爷子犯糊涂啊。

    施晴踢了踢脚边的石头:“乔楠,你说我爷爷他几个意思啊,帮女儿帮外孙女是不是帮得有点过分了,还拿我爸的职位堵气。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是堵气,认定了我爸不敢的。谁知道,我爸偏偏就跟他来真的。”

    中国不是普遍重男轻女吗,怎么在施家,就是重女轻男了?

    乔楠沉默了一下:“我听说,当初你姑姑也就是丘晨曦的妈,差一点就嫁给了翟伯伯,最后没成,你姑姑没闹?”

    “闹,怎么没闹,差点闹自杀啊,还非逼着爷爷和爸替她做主,上翟家抢人,把苗阿姨赶走。哎哟喂,我都不明白,她哪儿来这么大的脸说这些话。她闹的时候,翟伯伯跟苗阿姨的请贴都发遍了,结婚报告和证早扯好了,没一个月的时间都摆喜酒了。”换句话说,当时,翟伯伯跟苗阿姨已经是被部队和国家都认同的合法夫妻。

    姑姑真要插上一脚,那就是十足足的小三儿啊。

    “可是你们家不是没同意吗?”当时她听了这话,还觉得,齐敏蓝任性妄为了点,可是施家其他人好比是施老爷子和施长官,还是明白人,挺讲道理的。

    但今天听施晴这么一说,施老爷子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明事理啊?

    “是没同意啊。其实我还在纳闷儿呢,爷爷那么宠姑姑,当年怎么能硬下心肠,没去管姑姑,应了姑姑的要求呢?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就跟那会儿的爷爷和此时的爷爷,根本就是两个人似的。这事儿,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说它们了,烦。”

    施家跟翟家这复杂的关系,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形成了。

    “嗯,赶紧回去洗个澡,也该睡了。”施晴不说了,乔楠就不多问,因为她知道施晴这儿估计问不出什么了,想知道答案,还是得去找翟升。

    “你不做作业了?”学习狂热份子,也知道要适度?指不定明天要来台风了!

    乔楠睨了丘晨曦一眼:“我又不是自虐狂,今天的量已经做完了。”

    “哈哈哈,不是不是,你肯定不是。”瞧见乔楠鄙视自己的眼神,特别逗,施晴不气,还笑了,那张狂的笑声听得乔楠脸都黑了。她鄙视的眼神,就这么不好使吗?

    “丘晨曦,听说那不是施长官的女儿,不就是你堂妹吗?她怎么跟那个高中生在一起儿,反而理都没有理你这个姐姐一回。”施长官不是丘晨曦在部队里最大的依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