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29.第529章 由己思彼
    施晴不吭声。

    乔楠为难地直叹气:“我说了,我不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不能断定,你爸做的这个决定,是早就有这个打算还是一时兴起。你跟你爸是一家人,你要真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想劝你爸的,直接说啊。只要一家人,沟通好了,事情总能解释,意见达成一致的。”

    施长官在部队里的身份,只是比翟伯伯差了那么一点点,人才正年,也可以说是如日中天。

    让施长官放弃部队里的一切,这话说出来,的确是有点轻飘飘了,施晴不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

    “乔楠,你不用解释,我心情的确有点不太好,所以容易受影响,你也别把我的反应放在心上。我现在去找我爸。”对,有什么话,她想直接去问她爸。

    “这样就最好了。”她是一个外人,无论发表什么意见,结果是好的,还好,结果要是稍微差强人意,就会遭人埋怨,所以好人真不容易做。

    施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施晴一离开,乔楠就一心一意地做暑假作业。

    等乔楠再见到施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在食堂吃饭那一会儿了。

    见到施晴一脸蔫蔫儿的过来,乔楠倒吸了一口气,赶紧把饭给吃完,大有跑路的意思,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事情,必须要逃的。

    直等施晴不偏不倚,真地直愣愣地走向自己,都不带拐弯的,乔楠忍不住后悔,怎么就没再吃快一点,被施晴逮个正着了呢。

    “你吃完了,正好,我有话要跟你说。”施晴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想找你聊聊。”

    “施晴,你是不是把我当树洞了?”找她聊聊,所以不是找她算账了,那还好。

    “树洞,什么意思,你长得像树洞吗?”施晴一脸不明。

    “这大中午的,你要不先吃几口,我们再聊,反正有时间啊?”想着,乔楠站了起来:“我把我的饭盒洗了,给你打?”

    施晴精神委蔫地趴在桌上:“没胃口,不想吃。”

    “那你等我五分钟。”乔楠摇摇头,还是把饭盒给洗干净,重新去打了饭菜:“师傅,麻烦你,我要俩人份的饭菜。”

    “同志打这么多,吃得完吗,浪费可耻啊。”食堂师傅提醒了一句。

    “打回去给别人吃的,两个人。”

    “噢,那成。”师傅也实诚,知道乔楠不是那种浪费的人,是帮同志打饭,这两人份的饭足,他给的足足的。

    拎着沉甸甸地饭盒,乔楠走到施晴的身边,踢了踢施晴:“走吧,不是要跟我聊聊吗?”

    “嗯。”

    最后俩人依旧回乔楠的宿舍。

    一直乔楠的宿舍,施晴眼角一湿,声音一哑:“乔楠,我爸真打辞职报告了,我亲眼看着他写的。”

    “你没拦着呀?”

    “嗯,没拦。”施晴苦巴着一张脸:“后来听了你的话,我回去,就问了我爸一个问题。我问他,他想打报告离开部队,是今天因为丘晨曦的关系,还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结果呢?”

    “我爸说,他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她爸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劝?

    “乔楠,我心里难受,特别难受,就跟堵了一块石头似的,怎么办?你不知道,我看见我爸写报告的时候,手是抖的,字写得可丑可丑了。”在形容施鹏的字有多丑时,施晴哭腔越发明显了:“平时我爸的字,很漂亮的。”

    乔楠坐下来,给施晴倒了一杯茶,抿着嘴唇想了想道:“你爸这么回答你,其实你也已经明白,你爸的决心了,所以难怕你爸的手在抖,你也没有拒绝,不是吗?”

    “可为什么?”爸的确是喜欢部队,舍不得离开的。爸写那封辞职报告的时候,她似乎都能听到她爸那颗心在滴血的声音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肯放弃翟大哥了?”

    “他喜欢你,又不乐意搭理我,我能怎么办!”

    “对啊,你那么喜欢翟大哥,放弃翟大哥,不伤心,不痛苦,可你的骄傲还是让你选择了放手。一理通百理,你说你爸是为什么?”不该是翟大哥的,施晴好凶。

    施晴急得不行:“我是因为翟大哥……靠,干嘛总揭我伤疤!”

    “只有这样,你才能明白你爸的‘为什么’。你不清楚你爸放弃的理由,并不代表,这个理由就不存在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有我的烦恼,你爸过的未必就那么轻闲。”乔楠叹气:“施晴,想做过孝顺的女儿不?”

    “当然想!”施晴肯定地回答:“但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有什么可能,好让我爸回心转意的。”

    “相当孝顺女儿呢,未必非得给自己安这么高难度的任务。你想想,为了这事儿,你都难受过成这样了,你说你爸现在心情是怎么样的?你难受得吃不下饭,你爸估计也一样。但你们俩不同的是,你年轻,身体好,饭少吃个一顿两顿,短时间里肯定没问题。我记得你爸才出院没多久吧,让他这么饿一顿两顿,真的好吗?你成绩那么好,应该也懂这个道理。这人吃饱了,总能产生安逸的感觉,或者多吃点糖,多少也能改善一下心情。别光想着你自己啊,不去多安慰安慰你爸?”

    施长官的情况,肯定不会比施晴的好多少。

    施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子:“枉我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这种时候就犯糊涂了。不管能不能改变这个情况,我爸的确才是那个最伤心、最舍不得的人。我爸在部队里废寝忘食常有的事,所以胃不太好,的确是饿不起。我、我现在给我爸打饭去!”

    “得了吧。”乔楠一把拉住了要往外跑的施晴:“部队食堂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小灶小炒还不一定呢。把这个拿着吧。”乔楠把自己之前打的那一份满满的盒饭,交到了施晴的手里:“吃完洗干净,给我送回来,晚上我还得靠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