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25.第525章 帮我解释一下
    然后,老天爷可怜她,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个机率,估计不大。

    “小乔老师,不聊这些了,吃饭吧,这是我给你打的粥。”女辅导员没好意思打听乔楠家里的事情,也是怕乔楠为难。

    “谢谢。”乔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沉着大方,异于同龄人的稳重成熟,特别叫人着迷。

    看着乔楠荣宠不惊的样子,女辅导员感叹道,丘晨曦那是外表看着成熟,实际内心幼稚得厉害,思想更是不成熟到了极点,且急功近利,自毁长城。

    反之,小乔同志明明年纪不大,涉世未深,历事未多,但是处事却颇有一股大将之风,在任何情况面前,应对自如。

    难怪政委会起了挖小乔同志的心思,这样的人物,的确是厉害。

    如果小乔同志是男的,然后又放在古代的话,这种人物妥妥的军师,智多星啊,必成一代英豪。

    这种感觉是女辅导员极少能从女性身上感受到的,同样作为一个女人,女辅导员非常以有乔楠这样的同性而感到骄傲。

    看到没有,女人可不光只是头发长见识短,女人厉害起来,那也是非常了不得的。

    至少最近这段时间里,部分一群大老爷们儿,哪个见了小乔同志,不是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小乔老师”?

    对于这位年长于自己,都可以叫对方一声阿姨的辅导员心中有多佩服自己,乔楠半点也不知道。

    乔楠只是本着初心,按照自己原本计划好的步子,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走下去,尽量调整好心态,以免被外来人事物给打扰。

    “咚咚咚……”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乔楠还没站起来,女辅导员在乔楠的肩膀上轻轻按了按:“小乔同志,你继续,我去开门,估计可能是来找我的。”

    女辅导员把门打开一看,看到了丘晨曦:“你来有什么事?”

    “我是来找小乔同志的。”所以女辅导员可以去一边凉快着,别挡了她的路。

    “什么事!”女辅导员“啪”的一声,把手撑在门框上,人往门口一立,摆明了丘晨曦不把话说清楚,就休想进去的态度:“现在可是大白天,还有,这屋子里,我点过蚊香,肯定没有蚊子,你来找小乔同志,总不可能又是为了来给小乔同志拍蚊子的吧?”

    “你……”丘晨曦脸色一菜,气得不行。

    都怪这个辅导员在政委的面前多嘴,她今天有事情请教舅舅,舅舅直接告诉她,这次活动结束之后,以后就别来部队了,部队不欢迎她。

    现在不但翟大哥不喜欢她,就连翟伯伯都变了。

    靠着这几天的时间,她怎么可能完成任务,让翟大哥重新爱上她,并且愿意娶她,而翟伯伯和苗靓则愿意接受她这个儿媳。

    如果,她失去了来部队的资格,以翟大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会在部队里待三百天的性格,别说是今年了,再给她十年,她也未必能达成目标。

    “辅导员,我怎么觉得,你特别针对我。部队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讲团结的地方。你这么搞小团体,针对同部队里的战友,真的好吗?辅导员,你应该好好熟读一下毛主席语录,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别带歪了部队里的风气!”丘晨曦道,她不给女辅导员一点厉害,女辅导员还真当她好欺负!

    女辅导员气得乐了:“我搞小团体?丘晨曦,别逼我说难听的话,你不想想你昨天的做法才叫真正的带坏部队里的风气。行了,你一个小姑娘,我懒得跟你吵。你思想有问题,我自问没那个能力,替你辅导过来。我想政委肯定已经有决定了,我绝对相信组织领导的决定。”

    “果然是你告的状!”乔楠都不急,女辅导员这个太监去告状,几个意思:“女辅导员,你能不能让让,我是真的有话跟小乔同志说。”

    “什么事,你说呗,我能听得到。”乔楠放下手里的笔,带着椅子一起转身看丘晨曦。

    丘晨曦抿了一下嘴,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还不是昨天的事儿,辅导员误会了,也不知道在政委面前怎么说的,闹得政委也误会我要打你。事实如何,你最清楚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政委的面前解释一下?昨天那一下,我真的是好意,想帮你赶蚊子。或许,我之前没有言明,动作太突然了,才会吓到你。要不这样,我赔偿,你开口,保证让你满意?”

    解铃还须系铃人。

    政委是因为乔楠的关系,才要让她离开部队,连丘家和她舅舅的面子都不给了。

    是不是只要乔楠不跟她计较,愿意和解此事,那么她就可以继续留在部队里追翟大哥了?

    乔楠挑了挑眉毛,眼里满是狡黠之光:“我最清楚,我清楚什么了?我什么也不清楚啊!还有,可别跟我提赔偿的事儿。到现在,我还纳闷儿呢,你那手扬起来是几个意思。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怎么可能要你的赔偿。”

    “辅导员,你也听到了,乔楠根本就不觉得,我是要打她!”反正她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这只是女辅导员一厢情愿的误会而已,凭什么把她赶出部队。

    “可我也没说,我就确定你不是要打我,而是真的想帮我赶蚊子啊。在那样的环境和情况之下,以一个正常人正常的想法,你的意图,就是要打我。所以,丘同志,这一趟,你来错了。你没打到我,并不代表你不想打我,既然你想打我,那么辅导员的话就不是误会和对你的误解,我更没有必要去政委的面前,替你解释。丘同志,你自己好好保重吧。”

    “你……”丘晨曦气得不行:“乔楠,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替我去解释?”

    “怎、么、也、不、肯。”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干嘛呢?”女辅导咧着嘴乐歪了,当她是摆设呢,昨天的事,丘晨曦还没收到教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