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20.第520章 湿身之惑
    除了冷笑和苦笑,乔楠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样的表情和反应。

    跟她一起工作的人,谁不知道,只要工厂一发工资,她妈就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工厂,甚至是有好几次,都是直接跟着她跑到财务室,直接替她把工资领了拿走,一分都不给她剩下。

    哪怕是她之后做家教,英语翻译赚来的外快,她妈必须也要拿到一半以上,给她留下微薄的一点钱,仅够她一个月清汤寡面地熬日子。

    如果她当了老师,以后工资都是打到工资卡里的。

    以她妈的性格,这张卡,她妈肯定要抢走。

    假如,她狠心补办一张工资卡,她妈必跑到学校里来撒泼打滚,骂她没良心,有了赚钱的能力,就不养爸妈,不管长辈的死活。

    这一年里,她妈无论在平城高中怎么闹,她都不担心,不害怕。

    为什么?

    因为,她在平城高中,只会待三年,三年后,她高中毕业,就可以去其他城市念大学。

    那么,她妈曾经闹过的事,都会因为她的离开而烟消云散。

    可是,如果她成了平城高中的老师,情况会怎么样?那样的场面和情况,乔楠是真的不敢想象。

    她受够了因为她妈的关系,而旁人对她总带着异样的目光,有嘲弄,有冷漠,有同情,还有幸灾乐祸的。

    “老师这份职业,太光明正面了,我家的情况,我没法儿当老师。有我妈在,只要我还有理智,那么,要不了几个月,学校所有师生就都会知道,我是一个冷血无情,抛弃老父老母,不肯赡养父母的人渣。闹到最后,只有三个可能:第一,我把我所有的一切给我妈,只要她得到满足了,才不会闹我。第二,老师是个铁碗饭的工作,所以,学校为了避免这些不好的影响,把我调到角角落落里去。接着,我就会在我妈一次又一次地寻麻烦之下,兜兜转转,永远没有一个停歇,直到我的名声彻底被我妈败坏干净。第三,我不干这份工作了。”

    这三种可能,几乎没有一个是好的。

    明知道干这分活不会有好结果,乔楠又怎么可能给丁佳怡为难自己到这种地步的机会呢。

    听到乔楠的话里,似乎是字字句句都带着旁人不明白的血泪,翟升心疼极了。

    他没法儿劝乔楠,这或许是乔楠杞人忧天了,丁佳怡再不像话,也是位母亲,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可是听了乔楠的话,翟升总有一种丁佳怡早就做过这种事情,把乔楠逼到绝境的错觉,为此,翟升更怜惜乔楠了:“楠楠,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们结婚之后,你家的事情,就该交给我去解决了。”

    乔楠勉强笑了笑:“所以‘我们结婚’才是重点吧?”

    别的她不担心,她就怕自己真的跟翟大哥在一起,她妈会不会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剥削的对象。

    再冲着陈军的事例,乔楠只担心,万一她跟翟升的关系被她妈给知道了,她妈能做出来的事情远比翟大哥想象中的更加荒唐百倍,千倍。

    “不要想那么多,你累了,回去好好休息。”翟升特别想抱抱乔楠,让乔楠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让乔楠知道,他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地,只要有他在,他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可是这一刻,翟升变得特别能够控制自己心中的渴望与欲望,生理上的冲动,完全被心中因为那股疼惜乔楠的理智而牢牢压制住。

    楠楠太招人疼了,他之前让丁佳怡和乔子衿离开平城,这办法只是一时的。

    在没能想到一个办法彻底替楠楠解决这些问题之前,他至少应该尊重楠楠的意见,不再主动替楠楠制造问题和麻烦。

    亏得翟升这一刻够理智,否则,乔楠真的要多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大麻烦了。

    “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乔楠和翟升追跑过来。

    微热的夜风轻轻掀起丘晨曦的裙摆,半披在肩上的长发,被风吹起几缕,在这样的夜色之下,不看丘晨曦脸上粘着的头发,倒还真有几分仙气。

    “翟、翟大哥……”丘晨曦跑得气喘吁吁,本来这天气就够热,丘晨曦这么一跑,身体里的水分争着往外冒。丘晨曦停下来没十几秒,少了夜风吹着,加上大量的汗水冒出来,丘晨曦的衣服都半湿地粘在身上。

    亏得丘晨曦买的衣服质量够好,否则,要是布料一薄一透,粘在身上,直接就是****了!

    不过即使如此,这来来往往偶尔几个人,还是会故意往丘晨曦的身上多瞟几眼。

    “有事?”翟升冷冷地问了一句。

    丘晨曦深吸了一口气,平缓呼吸,然后才娇气地拿出小手帕,轻轻擦拭自己脸上以及额头上的汗水:“乔楠,听说今天你下课特别早。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想到,那么多人直接都来听我的课了。本来,我也是想替你分担分担,一人一半,你轻松,我也轻松。谁知道……乔楠,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听说了,你带了不少暑假作业呢。你能够早点完成课堂进度,早点结束下课,也能多点时间干自己的活。乔楠,你还小,我年纪比你大,肯定会多照顾你一点的。”

    乔楠抿嘴乐了:“是挺好的,谢谢啊。”

    这一声谢谢,乔楠说得无比真诚。

    丘晨曦脸色一滞,乔楠是真的在谢谢她呢,还是在故意说反话,讽刺她呢?

    “丘同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点我完全可以理解。”丘晨曦听不明白,乔楠就再多说几句:“但是呢,在什么样的场合,应该有什么样的穿着打扮,我希望你还是注意一下。”

    “翟大哥,你看乔楠说的,就跟今天那么多人来听我的课,全是冲着我的打扮来的。”丘晨曦脸色一僵,看向了翟升。

    他们这个圈子的规矩,哪怕真有什么不妥,一般也不会当着大家的面,直接说出来给人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