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15.第515章 小乔老师
    “你解决不了的问题,以后我跟楠楠帮你解决了,你要怎么对待楠楠,可得掂量掂量,别恩将仇报。”擦完澡,翟升把水给倒了:“爸,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他要睡了。

    翟耀辉一脸囫囵吞枣被噎到的怪模样:“怎么,你这儿我还留不得,我今天睡这儿,不成吗?我睡下铺,你睡上铺去!”

    翟升没有结婚,所以没有申请小套房,住的还是放着上下铺的屋子,只是这屋子只有翟升一人住。

    翟升脸一板:“我从小到大还真没跟长辈一块儿睡过,爸,你这是来弥补我童年遗憾来了?谢谢,这一点,你以后还是留着给我和楠楠的儿子吧。”女儿,绝对不让他爸带。

    “你也看到了,就上下铺,上铺什么都没有。你跟我妈,又怎么了,之前在家是睡书房,现在跑我这儿来睡?你跟妈闹别扭……翟耀辉同志,小家的问题,自己解决,不要打扰别人,可以吗?”

    “别人,你是我跟你妈的谁啊,怎么就成了别人了?我跟你妈哪儿闹矛盾了,你别瞎说,不能盼点我跟你妈好啊?”翟耀辉不服气,他就不信了,他这个老子还治不了儿子!

    翟升呵呵笑,然后手脚利落地在上铺铺了张草席:“我盼着你跟我妈好,最后的结果就是,你要睡在我这儿,这是我小时候都没有过的待遇。亏得现在是夏天,只要一张草席就好了。你说,你要是冬天往我这儿挤,大半夜的,我上哪儿去拿垫被和被子?”

    刺了翟耀辉一句话之后,翟升利索地翻上了上铺,衣服往自己的身上一搭,睡了。

    “臭小子,关灯!”翟耀辉脸黑得厉害,只知道自己擦澡,帮他打盆水,让他洗把脸不回吗?

    想到翟华跟翟升差不多粗枝大叶,翟耀辉更郁闷了,他跟苗苗生的真是一儿子一女儿吗,怎么就跟两儿子似的?

    “……”闭上眼睛的翟升无奈地睁开眼睛,也没跟翟耀辉争,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个五毛钱的硬币,朝着电灯的开关掷了过去。

    “啪”的一声,电灯就被关了。

    听到翟耀辉躺下来的声音,翟升身子一趴,脑袋往下伸,借着月光看着翟耀辉:“爸,话又说回来了,这次你又怎么惹着我妈,让我妈把你给赶出来了,要知道,这里可是部队。”

    “……”回答翟升的,不是翟耀辉的话而是迎面飞来的一只枕头。

    那准头,是直直朝着翟升的脸给砸过来的。

    翟升伸手一接:“又是为了丘晨曦的事儿吧,不过枕头,谢谢了。”说着,翟升把枕头往自己的脑袋下面一枕,表示舒服了,这下子真的可以睡觉了。

    翟耀辉呼吸一顿,又气又笑:“臭小子。”故意说那话刺激他把枕头给丢了,连个枕头都要跟他算计,一点都不懂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小乔老师,今天这么早就起了啊?”女辅导员醒来的时候,乔楠衣服都穿好了:“这才六点。”

    “昨天睡得早,所以今天起得早,我先绕操场跑两圈,你慢慢来。”山里早上的空气,特别好,负离子多啊。

    乔楠深吸了几口气,总有一种,自己的肺都被洗涤了一般的舒爽感。

    “小乔老师。”

    “小乔老师早。”

    “小乔老师跑步呢?”

    部队里的人挺热情的,哪怕乔楠也只是给他们上了一堂课,但凡对乔楠有印象的人,都叫乔楠一声小乔老师。

    “大家早。”乔楠一边跑,一连盈盈地回了一个笑脸。

    乔楠跑了几圈,大概七点不到的时候,替丘晨曦打早饭的钱艳燕看到这一幕,端着粥和菜,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丘晨曦的寝室:“丘晨曦,你知道我一大早看见谁了吗?”

    “谁?”已经一个晚上没睡,眼眶红红的,眼皮子底下泛着青黑色的丘晨曦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

    “还能是谁啊,不就是那个高中生吗?就教了一堂课,还真当自己是老师了,一大早地在部队里跑步,可威风了,见到她的人,都喊她一声小乔老师,我就不明白了,她脸皮怎么那么厚,也有脸应这一声老师,不嫌臊得慌。”

    “古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别说一声老师了,那些人愿意喊乔楠‘妈’,乔楠都有那个脸应。”丘晨曦刺激地说了一句:“行了,我一个晚上没睡,脑仁疼,你别吵我,让我静静。”

    钱艳燕喝了一口粥,完全不了解丘晨曦在紧张什么:“粥和菜,我给你打回来了。丘晨曦,你也真的,昨晚你上得多好啊,同时开两堂课就开两堂课呗,你有什么可怕的,竟然为了备课,一个晚上都没睡,是不是夸张了点?丘晨曦,你是不是担心比不过那个高中生啊?不至于吧?”

    一个高中生,一个大学毕业生,这两者之间,有可比性吗?

    “你懂什么,我是认认真真想上好课,对部队里的同志负责,对自己的工作负责,所以才尽心尽力,这跟乔楠有什么关系?”丘晨曦不承认。

    “你要不怕比不过那个高中生,干嘛还让我去拿那个高中生写的东西?”钱艳燕有点贪,但人不傻,不至于这点情况都弄不清楚。

    丘晨曦猛地变脸,连忙把房间门给关上了:“我警告你,刚刚的话,你要再说第二遍,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保不住你!”

    钱艳芳一愣:“几个意思,什么叫出了事,出啥事儿?”

    “乔楠把本子不见了的事情,告诉了政委。政委说,这事儿必须查。部队里的纪律,你也知道。你说这事儿要是被人发现了,你还能不能继续留在这个部队里?”丘晨曦故意没把话说清楚,说得就跟乔楠告的状一样,让钱艳燕把账全算在乔楠一个人的头上。

    钱艳燕真的吓了一大跳:“什么,那个高中生也太小气了,她可是林老的徒弟,家里有的是钱,就一本五毛钱的本子还告到了政委的面前,这,这人太过分了,要不要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