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506.第506章 备课本被“拿”了
    “啪”的一声,灯熄灭了。

    乔楠倒是一夜的好眠,难为乔栋梁在接到乔楠报平安的电话之后,许久都睡不着。部队,这对于乔栋梁来说是一个熟悉而又遥远的词语了。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跟部队有半点关系。

    因为乔栋梁非常清楚,以丁佳怡对乔子衿的宠爱,就算乔子衿身体素质合格了,丁佳怡也绝对不会同意让乔子衿去部队里吃这份苦儿。

    至于乔楠,乔栋梁自己是当兵的,就算他看不出来乔楠有营养不良的现象,但也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的确是偏轻,身体素质不合格,怎么可能有机会去部队。

    但是乔栋梁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小女儿竟然会以这么特殊的身份去部队。

    无论如何,只要乔楠能去部队待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比这更叫乔栋梁高兴的了。

    乔栋梁整个晚上都在想,现在部队变成什么样子了,还会不会有他熟悉的老战友在,那些老战友,一个个都已经带小兵了吧,是什么样的职位,乔楠见了他们,要怎么喊他们。

    整一个晚上,乔栋梁既紧张又兴奋,愣是没合过眼。

    第二天一大早,乔栋梁就接到了乔楠的电话,听说乔楠在部队里一切都好,部队里的人现在都叫她小乔老师呢,乔栋梁听了嘴巴就没有闭起来过。

    给乔栋梁说了说自己的基本情况之后,乔楠就把心思完全放在了备课上。

    也亏得这些英语课并不多,时间不长,乔楠不需要把自己整个暑假的时间都砸在部队里。但是,乔楠依旧想在这规定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地把平时惯用到的一些情景对话,教给这些最可爱的人。

    为此,备课对于乔楠来说是十分必要的,这可以让她好好把握节奏,合理安排时间,决定好学习的进度。

    为了这事儿,乔楠一本本子都写完了,上面全是乔楠准备的课程安排。

    整整一个白天,乔楠没有出过宿舍一步。

    写完大部分的教案之后,乔楠才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女辅导进来了又是赞赏又是摇头:“你啊,小小年纪,要不要这么勤快,知道的,当然清楚你是在写教案,不清楚的,还以为你在写暑假作业呢。这么厚的一本,急个什么劲儿,慢慢来呗。”

    “我又不用参加你们部队里的训练,我来这儿,只有这一件事情啊,肯定得抓紧时间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干好了,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没事儿,我都写得差不多了。”

    女辅导员好奇地走上前去,翻了翻,看着满满当当,尤其那像印刷出来一样的字迹,啧啧称奇:“我说小乔老师,你这字儿可真好,就跟我女儿课本上机器印出来的字,一模一样,太好看了。行了,好不容易写完了,你也要放松放松,吃晚饭啊。还有,你身板儿太薄了,其实你都来部队了,也可以参加我们的训练,把身体锻炼好了。要知道,没有强健的体魄,怎么应付那么多的考试。”

    乔楠摆摆手:“算了吧,就我这身体素质,比你们部队里那些第一天入队的兵差了不止一点点。我要跟着一起训练,我肯定跟不上,到时候,教官管还是不管我,别让我给新兵带来不好的影响,给你们捣乱了。”自己有几斤几量重,她太清楚了,这活儿,她还真是干不来。

    “辅导员,你不用担心,明天早起,我会起床跑步的,跟着训练就算了,我自我训练锻炼一下就好了。”

    “这也成啊,说了那么多,赶紧的,吃饭去。”女辅导员拉着乔楠就去了部队里的食堂,免得晚到,没饭吃。

    女辅导员跟乔楠才离开,一个人就鬼鬼祟祟地进了乔楠的房间。那人在乔楠的桌子上翻了没几下,很快就找到了乔楠才写完的备课本。

    看了眼上面的内容的确是自己要找的,那人直接把备课本塞到自己的衣服里,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偷回自己的宿舍。

    “东西拿回来了没有?”在宿舍里跺步许久,急得都咬手指的丘晨曦听到脚步声,连忙转身回头看。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钱艳燕拍了拍自己的胸:“你看这是什么?”

    丘晨曦连忙从钱艳燕的手里把笔记本抢了过来,翻开来一看:“的确是我要的东西。”还是不能小看了乔楠,这个乔楠能被林原康收为徒弟,并不是全靠运气,而是有点实力的。

    她跟乔楠不一样,乔楠还在学校里念书,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些东西。

    她都毕业一年多了,又没学过教师专业,对这些东西,她一点都不熟悉。

    丘晨曦已经在政委的面前立下了军令状,非要教今天晚上的英语,这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等到丘晨曦把活接过来,要自己干时,她才发现,这活儿是一点都不好完成。

    “没想到,乔楠还挺认真的。”就教这么一段时间的课,乔楠还真的写了备课笔记,想显摆给谁看啊?做作!

    不过这一次,乔楠这么婊的行为,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丘晨曦,你赶紧看看,你今天要教的这一堂课的内容,她有没有写。”钱艳燕好奇地看着笔记,虽然那上面一堆的英语,她几乎都没有看到几个认识的字儿。

    “她安排的课随机性比较高,又没有规定的课程,灵活性非常大。”丘晨曦一页一页地翻着乔楠的笔记,不知不觉中,把乔楠的备课内容全给看了。

    “什么意思,是能用啊,还是不能用?”要是不能用的话,那她岂不是白忙一场了。

    “当然是好用了。”丘晨曦鄙视地看了钱艳燕一眼,这么简单明白的话,都听不懂,她也是醉了:“我的意思是,她每一堂课有一定的连贯性,我只要稍微改动一下,不管我抽出这些课里的哪一堂,稍微做点修改,这样的话,我就能让课堂的连贯性更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