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86.第486章 没和好
    “不知不觉,都到这个点了。长者赐不可辞,那我就留在乔家吃午饭吧,乔叔,我帮你。买的都是楠楠爱吃的菜吧,上次你教我的,我还记得呢,我们一块儿做给楠楠吃?”

    说完,翟升就拎着乔栋梁买回来的车,拉着反应不过来的乔栋梁挤进了厨房。

    直到乔栋梁上手开始做菜,才惊呼自己上了翟升的当。

    他什么时候有请翟升留下来用午饭了?

    一般情况之下,的确是要客气客气的,但对翟升这头一心想叼走楠楠的狼,他根本连假客气一下都不愿意,只差没直接赶人了。

    作为乔家曾经最底层的那一个,到如今家里两个男人都要给自己烧饭菜,乔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摇控器,眼睛盯着电视机,心思却已经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人生,果然是不可思议。

    翟升这一赖,在乔家一直赖到了下午三点半才肯走的。

    在这段时间里,乔栋梁非常“不识相”地一直留在家里,甚至还特意坐在乔楠跟翟升的中间,杜绝翟升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可以接触到女儿的所有机会。

    三人这样子就仿佛乔楠是宝贝的鸡蛋,作为母鸡的乔栋梁死死地把鸡蛋护在自己的翼下,尽一切努力阻止身为黄鼠狼的翟升有半点机会,偷走自家的鸡蛋一样。

    紧张了一个下午的乔栋梁听到翟升好不容易要走了,差点没想大大地松一口气,欢送翟升地离开。

    就乔栋梁这样子,翟升笑了:“乔叔,今天打扰了,明天我再拜访,感谢。”

    “不用……”乔栋梁才想说不用了,翟升早一步上了车子,然后踩着油门离开了,差点没让乔栋梁吃一嘴的灰。

    乔栋梁像牛喘气似地哼了哼,赶忙跑回家里:“楠楠,我回来之前,你跟翟升没什么吧?”

    “翟大哥在跟我聊天。”

    “就只是聊天?”

    “对……”

    “都聊了什么?”

    “学习。”

    “那我回来之前,翟升到了多久了?”

    “翟大哥比你买菜回来早到了五、七分钟吧。”

    翟升走了倒是利索,难为乔楠要顺着翟升说过的话,把这个谎继续编下去。

    乔楠要面对乔栋梁的诸多问题,回到翟家的翟升也没比乔楠好到哪里去。

    “你还真回来了?看来施晴是收到消息,早就知道你要回来,所以才跑到我们家来的。翟升,我可警告你啊,丘晨曦不行,这个施晴也不行。你要真不喜欢,我不逼你接受别的姑娘,但这俩,不行啊。”苗靓一肚子的怨气。

    就因为施晴的关系,她喝了一肚子的茶水,上了好几趟厕所,闹得家里的阿姨还以为是自己做的食物出了问题,让她吃坏拉肚子了。

    翟升坐了下来:“施晴来过我们家了?”

    翟升的眸光闪了闪,暗暗打量了苗靓几眼,发现苗靓除了提到施晴的时候有点小小的怨气之外,并没有其他情绪,翟升就放心了。

    这至少证明了,施晴没有背着他跟他妈告黑状,把楠楠的事扯出来说,以此博取******好感。

    “可不是吗?平时你这小子,天天板着一张脸,也从来不跟人家小姑娘一块儿玩,打小就这样。丘晨曦也就算了,我不明白这个施晴干嘛往我们家跑,你啊,摆着这张臭脸就招桃花了,我真替你以后的老婆担心。”苗靓上看下看,自己的儿子除了长得好看一点,高大威猛一点,可是脸上的表情臭得厉害,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现在的孩子,娇气的多。

    所以她才想不通啊,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她家儿子,她从来没想过,翟升能这么招女孩子的喜欢。

    儿媳要娶,一个就够了,所以她的儿子不需要被太多的小姑娘喜欢,只要对的一个就够了。

    “不用担心,我对我老婆一心一意着呢。”翟升也不客气。

    苗靓乐了:“看你这话说得,就跟你已经有了对象结婚似的。等等,翟升,你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事儿吧?你打结婚报告了?!”苗靓转念一想,直接被这个可能给吓到了。

    “户口簿一直在家,妈,你逗我呢?”翟升淡定地答了一句,他在乔栋梁的面前能装样子,在苗靓的面前更会装样子了:“妈你放心,别的不能承诺,但在没得到你的允许之前,我是不会结婚的。”

    反正这话,楠楠已经丢出去了。

    夫妻立场得一致,既然是楠楠说的,他当然也要守。

    苗靓半惊半喜地问了一句“真的?你可别哄我,我一定会当真的?”翟升真能这么听她的话,在意她这个当妈的意见?她还以为,华华跟翟升都不喜欢她这个妈呢。

    “我不会拿这种事情来玩儿。”更何况,他要真的偷偷背着妈跟楠楠结婚了,妈也拦不住啊,真的假的问来真没意思。

    苗靓可不知道翟升的内心想法,却是因为翟升的这个承诺,心里甜得就跟吃了蜜一样:“成,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丘晨曦最近有没有找你?”

    “为什么这么问?”

    “她可是齐敏蓝的女儿,德性差不多,不是那种肯轻易就放弃的人。”苗靓哼了哼。

    翟升的动作停了停,打量地看着苗靓:“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跟我们说?”

    他爸那一代人,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他跟翟华从来没有好好了解过。以前他跟翟华都以为是妈的性子别扭,现在看来,当年所发生的事表,不单只是他跟翟华了解的那一点。

    “哪有什么事情,没事没事。”苗靓倔强着依旧不肯说:“我饿了,阿姨,饭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可以吃了。”在厨房里的阿姨闷闷地应了一句。

    苗靓借故起身:“饭都好了,你去叫你爸吃饭,我可不管。”

    “还在跟爸闹别扭,没跟爸合和好?”翟升有意所指地望了一眼书房的方向。

    苗靓不高兴地转过脸去,坐在饭桌上不回答。

    翟升皱了下眉毛,心里大概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