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84.第484章 擦“枪”要走火
    翟升的声音从乔楠的背后传了过来,吓得乔楠猛地一个回头:“翟大哥?你,你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爸出门的时候,把门给关上了啊。等等,翟大哥,你又……”

    乔楠头疼地扶额:“翟大哥,鉴于你的表现,我觉得以后我家还是带院子的,我指定让我爸在院子的墙上,多放点那种尖尖的玻璃渣,要不然的话,我不太安全了。”

    翟升脸皮厚地坐了下来,还一脸的赞同:“的确是该这么盖,院子的墙不能太低了,玻璃渣不能放太少了。”

    “翟大哥,我让我爸这么干,是为了防‘狼’。”防翟大哥这头穿着绿色军装的大野狼!

    “狼是必须要防的。”翟升拿过乔楠喝过的杯子,把乔楠喝剩下的半杯白开水给喝了,夏天流汗多,得多补充一点水份才行:“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到时候说一声,我让人把东西给你送来。”

    “真这么干了,你以后怎么进来?”乔楠奇怪地看着翟升,难道翟大哥对自己的身手这么有信心,放了一堆玻璃渣,翟大哥都不会受伤?

    “我的傻姑娘。”翟升手揽着乔楠的小腰,让乔楠的身体半倚在自己的身上。

    乔楠不乐意地拍了拍翟升,想把翟升推开:“你才傻呢,我可不傻。现在可是夏天,我吹着电风扇呢还在流汗,俩人贴在一起,你不热啊?你不热,我热,赶紧松开,你身上好烫!”

    隔着两层布,乔楠明显感觉到翟升身上的温度比自己高多了。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老人常说的,年轻小伙阳气旺,反正被翟升这么抱着,乔楠受不了,身上的汗冒得更厉害了。

    “我身上热,但你身上凉啊,抱着挺好的。”翟升不嫌热,只嫌不够热。等以后俩人在一起做点爱做的事情,到时候,流的汗会更多,更热,楠楠得提前习惯起来。

    “还不承认自己傻,等那个时候,你应该读大学了,我的结婚报告也应该得到批准了。这么一来,你就是我老婆,是军嫂了,我还用翻墙,堂堂正正走大门。”所以,围墙上的那些玻璃渣肯定是放得越多越尖锐越好。

    “……”乔楠扯了扯嘴角,对翟升的这个理由佩服得不要不要的:“翟大哥,跟你说件正事儿。”

    “什么事?”

    “那天你送我去学校,估计是被陈军看到了。陈军见你拉我进小巷,猜了猜。他之后来找我,对我说了什么话,你应该明白吧?”乔楠可没忘记陈军那一碴。

    “这都一、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你倒是能憋得住,今天才告诉我,嗯?”乔楠对自己隐瞒另一个男人的事情,翟升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尤其这个男人对乔楠还有企图。

    “他给我的最后时间差不多就是这几天,在此之前,他不会来骚扰我。更何况,你比我忙多了,我急什么啊,你又不是不回来。更何况,翟大哥你这话里的酸味儿,太无聊了。我跟他的情况,是你在意的那一种吗?”

    翟大哥平时明明看着挺硬汉,挺理智的一个人,怎么那么爱吃醋啊。

    她要真对陈军有什么想法,翟大哥都没机会跟她表白了。

    “翟大哥,你要记住,陈军跟丘晨曦那就是一个类型。丘晨曦找借口寻上你家门的时候,多了去了,我要像你一样,我不得被酸死?”

    “小嘴倒是挺溜的,在学校里学的那点知识,全用在我身上了?”翟升轻轻捏了捏乔楠腰间软嫩的小肉肉:“就因为知道,你跟他是这么一个情况,要不然的话,我就不会用说的了。直接报告一打,在你的身上敲上军嫂的标志。要知道,破坏军婚是犯法的。”

    理智归理智,情感是情感。

    不过,乔楠提到丘晨曦,到底是戳中了翟升的心虚点,总算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成了,他的事,我会搞定的。或许,早在搞定你姐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应该也把他弄走,是我手下留情了。”

    “你准备怎么做?”乔楠皱了下眉毛:“别太过火了,你是军人,谁都有几个敌人,你别因为陈军的关系,被人抓到小辫子,那多不划算。陈军的事儿,还不值得你拿自己的前途来冒险。要真有什么事儿,我估计苗阿姨真会怨死我的。”

    翟升笑了,一手抱着乔楠的腰,一手扶着乔楠的脖子,头一低,直接在乔楠的嘴上备儿响地香了一口,然后就着乔楠的唇线,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跟上次那个生涩而又猛烈的初吻比起来,这次翟升的吻真的是进步神速,都知道接吻不单单只是嘴巴碰嘴巴,原来还可以有更亲近,更亲密的“进一步”了解。

    或许男人在这方面是天生的学习能手,跟翟升的技术娴熟比起来,乔楠依旧生涩地跟只小菜鸟一样,瘫在翟升的怀里,只能由着翟升使坏。

    两人亲吻的水声在房间里显得特别突兀,就连电视机里的对话声都盖不过水声,听得乔楠满脸潮红,羞得连脚指都蜷缩起来。

    当乔楠快要晕倒在翟升怀里的时候,这个要命的吻总算是结束了。

    翟升用力地把乔楠搂在怀里,那力度就像是要把乔楠揉碎了,然后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楠楠,快点长大吧,你应该懂,我这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不能受太多的刺激。下一次,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作为军人,自己向来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楠楠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感觉到自家的“二兄弟”已经小兵站立,亢奋不已,翟升难受得厉害,脸都憋红了。

    “松开松开。”乔楠忍着要冲破喉咙的尖叫,挣扎着想从翟升的怀里离开。

    翟升也是怕继续抱着乔楠最后会擦“枪”走火,只能放开乔楠,看着乔楠跟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一蹦三跳地逃离自己的身边。要不然的话,就乔楠的那点力气,翟升向来都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