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61.第461章 转校生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别提了,想想都郁闷。我爸妈说什么有压力才会有动力,等我考上了好的大学,他们就不再这么逼我,让我过得自由一点了。大学啊大学,还有两年,我才能奔向你的怀抱。”大学,那是自由的代表和征象!

    “转校生?”乔楠放下手里的书:“这个时候,有转校生,而且还是进的我们班,你们确定吗?”

    “确定啊,转校生下个星期就到了。”

    “下个星期就到了?”乔楠吓了一大跳:“还有三个星期,我们就要期末考了,这个学期的知识,老师们早就教完了。转校生这个时候过来,等于就是在我们学校走个过场,考个期末试就算完了?”

    “可不是吗,楠楠,你也觉得奇怪对吧。脑子有坑啊,真要转校,下个学期来才正常。这么急猴猴地转到我们班里来,有病,真的有病。”唐梦然好不容易得到乔楠的赞同说得越是起劲了。

    “这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也管不过来,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陶珍琴拍了拍唐梦然的肩膀:“你要是现在再不好好看书,期末考试考砸了,别到时候,我们这个寝室里的其他人在下个学期聚齐了,独独没有你。”

    “别,你别这么说,会吓到我的。那样的画面,想想就觉得恐怖。算了,不跟你们闲聊了,我还是好好看书吧。”唐梦然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连忙打起精神来看书,免得下个学期,自己真的被挤出去了。

    唐梦然一认真起来,心思全收回来,哪儿还记得什么转校生啊。

    等到这个星期周末结束,乔楠重新回到学校时,她还没来得及打听新的转校生到没到,就在学校里看到了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人:“翟大哥?”

    看着翟升一身绿色军装,神色严肃,薄唇轻抿,浓密的剑眉微竖,黑沉的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忍耐,整个人禁欲而又迷人,正气而又迫人,把不少高二、高三的女学生迷得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咦,这不是去年军训的时候,我们班的教官吗?”翟升实在是太出色,太抢眼了,哪怕只是身穿一身最朴实无华的绿色军装,如同衬在红花旁边的万绿之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焦距在他的身上,之后就再也转移不开去。

    如此出色的翟升,高一一班的学生几乎在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翟升。

    “翟大哥?”方芳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想着自己当日的猜测,方芳笑了,看来楠楠跟这位翟教官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熟啊。不过,那周教官怎么办?

    “他们好像是才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的。”

    “喂喂喂,教官旁边的小姑娘,谁啊?好漂亮!还有,她身上的那条裙子,漂亮死了,我怎么没见过。我要见过,我肯定会让我妈帮我买的!”唐梦然激动地扯着陶珍琴的衣服,指着翟升旁边小姑娘身上穿的裙子,眼睛贼亮贼亮。

    “你当然没见过,我听说这件裙子现在只有在北京能买的到,其他地方不好买。是外国的牌子,我们中国几乎还没有,听说什么还是限量版的,一件裙子贵得吓死人。就算你一辈子都待在一班,你爸妈都不可能给你买的,你别想了。”郑玲玲让唐梦然冷静,那件裙子可不是一般人想要就能买得到的。

    “不就是一件裙子吗,有、有这什么贵吗,难道它还是用金子做的?”唐梦然不信,因为那条裙子太漂亮了,她一定要找个机会买一条,穿上!

    “就是这么贵。”郑玲玲翻白眼:“不是说有转校生要来吗,这个女生我没见过,她会不会是要转来我们一班的转校生?”

    “楠楠?”方芳有些担心地看着乔楠,自打教官出现了之后,楠楠的表情一直不怎么好。

    如果那个女生真的是转校生,翟教官陪着这个女生来学校报道,却没告诉楠楠,难怪楠楠要生气了。

    “我没事。”乔楠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她必须要相信翟大哥。虽然她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翟大哥的表情可并不怎么愉快。

    更何况,翟大哥知道她是平城高中的学生。

    要是翟大哥跟这个女生背着她有什么的话,再怎么样,翟大哥也不会蠢到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带着这个女生出现在她的面前。

    “要不要我找个学生带你去高一一班?”孟校长看着施晴的表情很是慈祥,就跟看世侄女似的。

    “谢谢校长,不用找人给我带路了,有翟大哥陪我,我肯定能找得到高一一班在哪儿的。”施晴绽出一个如向日葵一般的笑容,很阳光,很灿烂,让人看了有一种心里暖暖的感觉:“翟大哥,这个书包好重,你帮我拎一下呗,里面全是书,我背不动了。”

    施晴把书包拿了下来,交到了翟升的手里。

    翟升警告地看了施晴一眼,让施晴别过分,但还是把书包拿了过来,提在手上。

    施晴得意地挑了挑眉毛,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她就像是早就知道高一一班在什么位置上,走得不要太顺畅,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给她带路。

    之前还一堆人盯着施晴看,施晴一往高一一班的方向走,高一一班的学生就跟做贼似的,不但通通地回到教室,还都乖乖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翟大哥,你在看什么呢?”施晴虽然走在前面,可是后脑勺就跟长了眼睛似的,不回头也知道翟升在看着谁。

    翟升的额前出现了一个“川”字,态度越发不耐烦了:“施晴,凡事要懂得适可而止,我的耐心向来不怎么好。”

    施晴瘪了瘪嘴:“我怎么听说,你对某个人的耐心出奇的好?”

    “你不也会说,我只对一个人的耐心特别好。”翟升不客气也不转弯地回答了一句,如非必要,他从来不会掩藏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