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57.第457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他用强硬地手段,把楠楠给霸了下来,不给楠楠半点选择的机会。在楠楠还对感情的事情,懵懵懂懂的时候,强行在楠楠的身上,盖上了一个翟家的印子。

    他绝对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永远对楠楠好,给楠楠幸福,楠楠选择自己,更是不会错的。

    但是在知道,乔楠跟自己的心意一样,也是很重视、在意自己,自己所付出的感情得到回应,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情?

    乔楠苦笑不已,她还小,她都一个“四十好几”的老女人了,小什么小。

    上辈子连婚都没结过的自己,这辈子抱上了翟升这条粗大腿,自打跟翟大哥在一起之后,她天天怀疑自己的重生以及重生后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场梦。

    等什么时候,她的眼睛一睁开,梦醒了,她就又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出租房里,面对明明已经风光无限,还一直压迫自己的乔子衿,更要面对她妈的逼迫,让她同意把自己的肾捐一个出来给乔子衿。

    从极不幸到极幸,这样的转变,让乔楠时常有一种自己正置云雾之中一般,脚下踩着的都是一片软绵绵的,自己正在天空上飘一样的不真实感。

    在感情上,多少人能做到不患得患失,总之,乔楠是做不到。

    “翟大哥,你应该信我的。”

    “以后,我会!”翟升的目光跟语气都变得坚定起来:“楠楠你要记住,别人的态度是无法改变我对你的想法的,只有你,你才能影响我的判断和决定。”

    “翟大哥,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我这人,被我妈和我姐欺负惯了,从骨子里就有一股掉不改的软孬。当初是你主动的,但我对你也是认真的。除非你不要我,要不然的话,别人的话,你别信,我也只信你一个人的。但是,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翟大哥,我是绝对不会回头的,一次都不会!”

    感受到乔楠强烈、与自己一般无二炙热的感情,翟升心潮澎湃,眼睛晶亮,猛地拉着乔楠躲进了旁边黑漆漆的小巷子里。

    乔楠还没反应过来,唇上便贴着一个同样软软的,烫人烫的不行,让她浑身一颤的薄唇。

    翟升的唇不但烫人,就连他鼻前喷出来的呼吸都烫得要把乔楠给化了似的。

    翟升的这个吻,没有半点技术,甚至显得粗暴笨拙,除了用力的亲吸,几乎没有别的动作。四片唇,紧紧粘合在一起,两人的呼吸更是交缠得分不清是谁的。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都不带半点****的吻,却同时叫两人为之战栗,兴奋!

    乔楠的腿一软,身子就要往下掉。

    翟升如铁一般的臂弯搂住乔楠的腰,把乔楠更压向自己,让两人的身体如同两的唇一般,紧紧,没有一线缝隙地贴合在一起。

    乔楠星眼迷离,脸上满是霞红,翟升的眼睛却是越来越灼亮,如同猎豹一般紧紧地锁住自己的猎物,要扑上去,将自己的猎物一口完完全全地吞进自己的肚子里,纳为己有,绝不叫旁人沾到一星半点。

    上辈子,连亲亲都没有过的乔楠面对翟升这么热烈、丰沛,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感情,哪里承受得起,整个人就跟面儿团似的,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乔楠真得感谢她找的男人是军人,有着铁一般的毅力和克制力。

    要是换作其他男人,碰上今天这种情况,乔楠都别想能去学校。

    在乔楠还迷迷糊糊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翟升喘着粗气,把脸埋在乔楠的肩窝上,浑身僵硬如铁,呼吸更是比之前的还要烫人三分。

    等乔楠稍有意识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不是被翟升抱着,而是陷入了一个极小箍住自己的小铁牢里一样,四面都是硬梆梆的铁条,勒得自己都有点疼了。

    “翟、翟大哥,我还要上学呢,再不去学校,要、要迟到了。”这个时候,乔楠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刚才跟翟升的动作有多不合适。

    接吻了,她跟翟大哥竟然接吻了!

    一下子,乔楠不知道该为自己两辈子的初吻总算是交出去了该感到高兴,还是该为眼前的情况感到尴尬。

    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起了强烈反应,腿都不能动一下的翟升听到乔楠这话,牙都痒了,非常不客气地隔着衣服,在乔楠锁骨的位置咬了一口:“就算是女的,也不行。平时在学校,自己洗澡,小心一点,明白吗?还有,等一下到了学校,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你喜欢吃辣,今天乔叔给你做了非常辣的川菜,明白吗?”

    看着乔楠比脸还殷红三分,微肿的红唇,翟升满意地说了一句。

    楠楠肿起来的唇,是他给亲的!

    乔楠哭笑不得,这也太小心眼儿了,更何况,她从来没有在同性面前祼体的习惯啊:“翟大哥,别告诉我你在部队里,一群大老爷们儿洗澡,还有隔间啊!”

    要真这样,21世纪哪儿来捡肥皂的梗?

    “我是团长,我有单独的房间和浴室!”翟升绝口不提,他刚进部队当大头兵的时候,当然也是大家一块儿洗澡的。

    那个时候,翟升并没有半点感觉,但一想到乔楠在别的女人面前露出身体,翟升的心里就特别不舒服,也绝不愿意接受。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乔楠的锁骨上咬一口。

    就算没咬破,以他的力度,印子肯定有,得两、三天才能消得掉。

    除非楠楠想跟同学解释,要不然的话,至少这几天的时间里,楠楠得把衣服穿牢一点。

    “翟大哥,再不去学校,我真的要迟到了!”乔楠眼眶一红,身体都僵了。不为别的,小腹间那挺杀气腾腾的重型机关枪的存在,她已经感受到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想到翟升都二十三了,正是年轻冲动的时候,乔楠都吓傻了。不就是一个贴唇的亲亲吗,怎么就成这样了?

    “翟、翟、翟大哥,你、你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