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50.第450章 不耽误你们家姑娘
    最让丘勤无法接受的是,齐敏蓝在翟耀辉的面前就装温柔可人,他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娶这么一个女人进门当老婆:“对了,今天我有点事儿,晚上不回来了,你们不用等我一起吃晚饭,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又不回来?!”齐敏蓝气得拿起化妆品,直接砸向了丘勤的脚后跟。这个月,都已经第五次了吧,到底有什么事情,会让丘勤忙成这样!

    想到哪怕位高权重如翟耀辉这样的男人,不是把苗靓带在身边,就是跟苗靓一起待在翟家,从来没有夜不归家,不在苗靓身边的时候,齐敏蓝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原本,那么厉害又尊贵的男人,应该是她的老公。

    凭什么苗靓那个乡下丫头抢走了她的幸福之后,日子过得那么好!

    “不回来不回来,有本事,一辈子都别回来!”

    “妈,你这是在干什么,拿这些东西出气有意思吗?”听到动静的丘晨曦捡起东西,放在了齐敏蓝的梳妆镜前:“妈,爸这一大早的,去哪儿啊?”

    “我怎么知道,说是约了人。”齐敏蓝收起脾气,一脸不在意地说道。

    丘晨曦皱了皱眉毛:“妈,你知道我爸约了谁吗?我怎么觉得我爸最近经常有几天不在家的时候,我爸他不会……”

    “不会的,你爸没那个胆子。”齐敏蓝轻蔑一笑。

    就因为翟老爷子喜欢苗靓,翟哥不得不放弃她娶了苗靓,丘勤的情况何尝不是这样。她之所以会嫁到丘家,那是因为她公公婆婆看上她了,哪怕丘勤并不喜欢她,还不照样娶了她,在她只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后,丘勤敢对她不好吗?

    齐敏蓝是防着丘勤跟别的女人走太近,但她从来不觉得,丘勤会背叛自己,甚至背着自己在外面养一个小三儿:“你爸今天要见的是个男的,你爸被我牢牢抓在手上,放心吧。”

    “……”丘晨曦叹息:“妈,其实你找个像我爸这样能抓在手里的男人,也挺好的。妈,你前天去找翟伯伯,翟伯伯到底怎么说啊?我总觉得翟升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肯定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你不是查了吗,有查到什么结果?”齐敏蓝其实不信这话,就像当年的翟耀辉,除了跟她走近之外,哪怕不少小姑娘因为翟耀辉自身的条件和家庭条件接近翟耀辉,她就从来没有见过翟耀辉给哪个小姑娘好难色过。

    几乎只有她一人,才能得到翟耀辉的温柔。

    翟升的脾气,跟翟耀辉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要是翟升连晨曦都不肯娶的话,就翟升的臭脾气,是绝对不可能接触第二个女人,或者是喜欢上别的女人。

    “没有。”

    “那不就成了,你只管放心,妈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的,翟升他跑不了。”苗靓抢走了她的男人,她就要让自己的女儿把苗靓的儿子抢过来。

    等翟升和晨曦蜜里调油,恩恩爱爱有孩子之后,她肯定要让晨曦经常往娘家跑,在娘家坐月子,还有,外孙她要自己带,苗靓休想碰到她外孙的一片衣角!

    “妈……”听到齐敏蓝说什么娘家、外孙的,丘晨曦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一下,直跺脚。

    “好了,在妈的面前,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了,翟升这个年纪的男人,其实挺冲动的。你要把握住每一次跟翟升独处的机会,早点成了翟升的人。到时候,你要是真怀上翟升的孩子,那当然是最好的,就算怀不上,只要米已成炊,这事儿就黄不了。晨曦,你自己也要努力啊,最近不是买了很多新衣服,穿起来!”

    “妈,不跟你说了,我回房了。”丘晨曦又气又急,她倒是不介意吃这个亏,提前成为翟升的人。

    但是,翟升别说是睡她了,两人偶尔独处,翟升从来都是跟她保持三步的距离,两人连手都没有挨过边儿呢!

    最初,丘晨曦还端着女孩子的矜持,等着翟升主动,甚至考虑过,要是翟升主动亲近自己,第一次和第二次,一定不能让翟升成功,要拒绝翟升。

    太容易到手的,都不会珍惜。

    等第三次了,她才让翟升牵自己的手,再有进一步的发展。

    就连齐敏蓝都不知道,这情况是丘晨曦在十六岁的时候幻想过的。

    今年她都二十二了,别说是进一步的发展,两人连手都没有牵过,这事儿,丘晨曦都不好意思跟她妈提。

    母女俩结束了早了“愉快”的谈话,而丘勤也依照约定,赶到了地方,就看到翟耀辉已经坐在那儿等了。

    丘勤忍不住紧张了一下:“翟首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五分钟,让您等。其实我完全可以去你家的。”

    “不用了,至于原因,你应该明白,我不想让我的太太不高兴。”翟耀辉也没生气,今天是来“退婚”的,理亏啊。不过是等了五分钟,翟耀辉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是是是。”丘勤可不敢在翟耀辉的面前拿乔,就因为这样,哪怕他再不高兴,却从来没有露出半点不悦的表情,非常能忍。

    看到丘勤这个样子,翟耀辉抿了一下嘴。

    作为一个男人,翟耀辉挺看不上丘勤这种没骨气又势力的人,但在官场上,像丘勤这种人,才是聪明人,就算遇到什么事情也绝对不会留下什么麻烦和把柄,大家都是好聚好散。

    “我今天约你来,是为了谈一谈翟升之前跟丘晨曦之间的事情。”

    丘勤眉毛一松,意识到了翟耀辉对他女儿称呼上的改变和疏远:“翟首长,其实有话,你不妨直说,我早就有心理准备的。”

    “再有一年,就是二十一世纪了,这是一个民主的时代。就算是结儿女亲家,也得子女乐意,不能像以前一样,搞封建老传统,家长给子女家婚事。翟升还年轻,肯定是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部队里,可是丘晨曦是小姑娘,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