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36.第436章 军婚不易离
    这样一来,翟耀辉跟齐敏蓝幸福了,翟升也可以相对选择自己将来想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至于她,也有好处的,那就是她至少可以被解放了。

    “苗阿姨,你到底怎么了,可别吓我啊。”她还以为苗阿姨跟她说那些事,是冲着她跟翟大哥的关系来的,怎么听着听着,她更觉得苗阿姨说的是自己的情况。

    翟首长到底是怎么了,别告诉她,翟首长做了对不起苗阿姨的事情。

    别以为真的坐到了首长的位置,屁股底下就一定稳稳当当。身为一个军人,要是作风出了问题,翟首长不是没有可能被人从那个位置上给撸下来的。

    更何况,翟大哥也不是吃素的,可能让翟首长这么欺负苗阿姨。

    “没吓你,就是心里不舒服,所以想找人聊聊天。”苗靓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楠楠,这女人找老公就跟第二次投胎,尤其是军婚。要是找得不好,看错了人,那这个比喻就真的没错了,除非是死,要不然的话……”

    所以说,她就一定要这么扎眼地看着翟耀辉跟齐敏蓝之间再拉拉扯扯,永远弄不清楚下去吗?

    明明在这件事情上,错的是翟耀辉,不是她。

    “苗阿姨,说句不应该说的话,破坏军婚的确是犯法的,但是军嫂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离婚的。只要当兵的那一个同意,再努力一下,应该可以的吧?”乔楠是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苗阿姨这话,真的是连离婚这个话题都扯上了。

    这得多严重的事儿,苗阿姨才会跟她聊到这一步。

    “楠楠,你家有多的房间不?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回去也是我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我心里不舒服,难受,不想回去。”苗靓任性地说了一句。

    “楠楠……有客人在,是首长夫人啊!”乔栋梁下班回来,看到苗靓的时候,大吃一惊,丝毫不知道,他的出现打断了苗靓跟乔楠的谈话。

    看到乔栋梁,苗靓勉强笑了笑:“楠楠啊,别把我刚才的话当真,我就说笑的。翟家那么大,那么多房间我不睡,哪里可能留在你家过夜打扰你们家。”

    “爸,跟你商量件事儿。”乔楠二话不说站起来,然后拉着乔栋梁走到了一边去。

    “怎么了?”乔栋梁眼角的余光打量了苗靓一眼:“我怎么觉得今天首长夫人的样子怪怪的,她是不是不高兴,是不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说完,乔栋梁自己都无语了。

    他回自己的家,难不成也要挑时候啊。

    “苗阿姨的心情的确不太好,翟家又只有苗阿姨一个人。爸,要不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回乔家小院儿住一晚,今天晚上的时候,我睡你房间,我把我房间让给苗阿姨,你看成不成?”

    苗阿姨这个样子,她也不放心让苗阿姨一个人回去啊。

    实在不行,那就是她跟着苗阿姨回翟家,陪苗阿姨。

    “成。”乔栋梁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我把晚饭给你们准备好,然后我再回乔家小院儿。”

    首长夫人要住在自己家,乔楠不说,乔栋梁都不可能留下来,不自在不说,也合适啊,万一被人传闲言碎语怎么办?

    “苗阿姨,我跟我爸说好了。我爸今天正好有事儿,要回大院儿,住在乔家小院儿。要不这样,今天我睡我爸的房间,您睡我房间,成不成?”

    “可以吗?”苗靓意外地看着乔楠,并不打算拒绝。

    “可以的。”

    “那成!”苗靓想了想,顺从心意直点头。

    乔栋梁给乔楠和苗靓烧好了晚饭之后,自己打包了一份就直接骑着自行车离开,回了乔家小院儿,免得他跟苗靓同处一屋檐下,两人都不自在。

    乔栋梁一离开,苗靓就恢复了跟乔楠相处时的放松:“楠楠,你爸回乔家小院儿,你妈跟你姐不会有问题吧?”

    吃饱了,心情舒服一点,苗靓才想到乔楠的妈跟姐可是两个大麻烦。

    乔楠笑了:“苗阿姨你刚回来,所以不知道情况。我姐不在平城念书了,去了临镇。我妈为了照顾我姐,一起跟着去了,所以乔家小院儿空着呢,我爸回去住一晚,还能给家里多添个人气儿。更何况,在大院儿里有那么多认识的朋友老邻居,我爸这次回去,正好可以跟他们联络联络感情。”

    “噢,那就好。”要是因为她的关系,让楠楠跟她爸被那两个女人缠上,实在是没意思:“有热水不,我想洗澡。”

    “……”乔楠脖子一仰,苗阿姨这“老毛病”依旧没改啊,一年多了,一来她家,还真不把自己当客人:“想要热水洗澡不难,我给你现烧啊。但你有换洗的衣服吗?别告诉我,你洗了澡,可以忍受身上的衣服不换。”

    “那多简单啊,我看你这个附近也有点店,你随便给我买身衣服回来让我穿穿不就成了。一年前你就想帮我买鞋,没买成,今天我让你帮我买衣服啊。”苗靓难得有心情跟乔楠开玩笑。

    “得了吧,我的姨。那些衣服,就算是缝刃机自家踩出来的,那衣服,你摸摸我摸摸,你以为缝刃机能有多干净啊。还有,布从厂子里出来的,指不定布出来之前,还被人踩过呢。这种买回来的衣服,没洗过,能穿?”

    其实那些成匹的布出来脏不脏,乔楠是不知道。

    但是从二十一世纪回来的乔楠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从厂子里出来的成衣,绝对不是干净的,都是在工人的脚底下出来的。

    被乔楠这么一说,苗靓郁闷了:“那怎么办,这么晚了,你总不会想让我回家拿身衣服过来吧?人刚吃饱,我都犯困了,懒得动。”反正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而且是姓翟的家里。

    “……”苗靓要跟自己耍赖皮,乔楠也没办法。

    想了想,乔楠回了房间,翻出一身棉衣裙来:“苗阿姨,要不你穿这睡裙?我看你身体挺好的,跟小姑娘没什么区别。”